走下108级台阶,还是喀喇昆仑的兵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走下108级台阶,还是喀喇昆仑的兵
首页>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 > 正文

走下108级台阶,还是喀喇昆仑的兵

来源:解放军报2021-09-09 09:2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3名老兵完成最后一次站岗执勤任务后,面向哨楼敬礼。张云贺摄

  8月底,雪域高原气温骤降。位于喀喇昆仑山脉中段的神仙湾哨所瞭望楼上,3名老兵的身影在寒风中显得格外挺拔。

  在这3名老兵的军旅生涯中,这样无言的站岗执勤不知经历多少,但这次有些不同,因为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站在哨楼上眺望远方的巍峨雪山——再过几天,他们将退出现役,离开这里。

  下一班哨兵沿着台阶拾级而上,老兵曲磊从他们的前进速度判断出,他们都是今年才来到连队的新同志,这让曲磊回想起自己还是“新兵蛋子”时的情景。

  “第一个上哨的就是咱们连的‘好汉’,准备好了吗?”第一次站在神仙湾哨楼脚下,面前是先辈垒砌的台阶,周围是连绵不断的山脉,曲磊真正意识到自己肩负的责任——戍守边疆、保家卫国。班长告诉大家,从哨所到哨楼的台阶有108级,寓意新兵下连后,谁第一个上哨就是“好汉”。本就心潮澎湃的热血男儿在班长的激励下更加激动,为了成为同年兵中的“好汉”,曲磊在听到发令声后,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然而,看起来不长的路,却给了曲磊当头一棒。高原反应和高低不同的台阶让他心如擂鼓、呼吸急促,还没走到一半路程,就已头晕眼花,不得不走走歇歇。

  最终,曲磊与“好汉”失之交臂,他告诉笔者,这是神仙湾给他上的第一课——神仙湾上没有神仙,有的是面对挑战的勇气和面对困难的坚持。

  如今的曲磊,早已能够一口气走上哨楼,他知道第8级台阶由于风吹日晒,有了一条小小的裂缝;知道第65级台阶的坡度有73度,是所有台阶里最陡的;知道第74级台阶是唯一一级红色的,登上连队“龙虎榜”的战士每年都会来这里拍照留影……他也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最后一次走下这108级台阶,向军旅告别。

  “哨兵同志,执勤时间已到,请您下哨。”接哨战友的声音打断了曲磊的思绪,看着面前稚气未脱的脸庞,他心中感慨万分。站在曲磊右侧的下士刘卓豪率先向前踢出一步,准备交枪,他总是这样雷厉风行。

  与曲磊不同,刘卓豪是同年兵当中第一个登上哨楼的“好汉”,初来乍到就锋芒显露,此后“打头阵、当先锋”就是他投身军旅的座右铭。当兵5年,每次比武竞赛,他总是第一时间报名参加,并且成绩优异;面对各项任务,他总是冲锋在前,带领队伍圆满完成任务;连队里有什么大事小情,只要他知晓,就一定积极参与,贡献智慧力量……今年,面对有限的留队名额,刘卓豪主动提出退伍。

  即将离开,刘卓豪心有不舍,但仍是行动果决。离开哨楼前,他始终坚定的脚步却有了几分迟缓。这名向来沉默少言的老兵回过头来,对着寒风中的年轻身影留下嘱托:“能成为神仙湾哨所的兵,是我此生最光荣的事。戍边执勤重于生命。接过我们手中的钢枪,希望你们传承好喀喇昆仑精神,为祖国和人民站好岗。”“请老兵同志放心,担起戍边守防的重任,我们决不守丢祖国一寸土地!”听了几名新兵的回答,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步步走下台阶,3名老兵的步伐比以往都慢。一直没有说话的上等兵王迎已经红了眼眶。他越走越慢,终于忍不住蹲下身来,抚摸着脚下的台阶,声音哽咽:“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我舍不得大家,舍不得神仙湾……”面对离别,这名老兵哭得像刚入伍时思念家人的新兵。

  “敬礼!”

  “礼毕!”

  走完108级台阶,站在哨楼脚下,王迎擦干了泪水,与另外两名老兵一起面向哨楼,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整齐洪亮的声音在空中回荡:“我永远都是喀喇昆仑的兵!”(李小龙 杜海兵 本报特约通讯员 唐 帅)

 

  这是发生在火箭军某旅发射四连的故事。一名战士带着深深的不舍和遗憾,无奈退伍,而他不经意的一句话戳中了指导员的泪点。分别在即,且听他俩怎么说——

  离别,让我更知责任重

  ■火箭军某旅发射四连指导员 邓东睿

  “旅里留队指标有限,你们连还得再走一个,抓紧开支委会研究,午饭前把名单上报机关。”老兵退役前一周,教导员火急火燎地把我喊进房间。

  没有人愿意离开,作出选择很难。支委会上,综合考虑各个方面,最终决定上报六班上等兵崔殿志,一个极度渴望留队的战士。

  上报名单后,我的心情一直很压抑。集合吃饭时,我无法与崔殿志对视。也许是因为这种回避,他似乎知道了什么。回宿舍楼时,崔殿志一路跟着我,直至来到我的房门前,他终于声音颤抖地问了句:“指导员,我是不是真的留不下了?”那一瞬间,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躲进房间。关门前,透过门缝,我看到崔殿志用手挠着头,看着墙上的岗表,通红的双眼愣愣地盯着自己的名字。

  下午体能训练,我拉着崔殿志一起跑步。一路上,我给他分析了不能留队的原因,安慰他如果还想继续当兵,退役后可以二次入伍。而他的回答,让我平复了一中午才得以安定的心情再次无法平静:“指导员,可那个连队没有你啊!”

  我不想在这个战士的面前哭,但我忍不住。

  当指导员这一年来,我与他们分享人生道理,关注他们的成长进步,和他们一起奔跑拼搏……也许是因为我也太过年轻,不仅是崔殿志,送走哪一名战士,对我来说都是撕心裂肺的痛。但我知道,对于他们,军旅生涯终究是人生旅途的一站,踏出营门,他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从今天起,你们将完整地属于你们的父母、恋人,再也不用饱受相思之苦、忍受离别之痛。但是连队失去了你们,指导员也失去了你们。”老兵退役恳谈会上,看着一张张即将离队的老兵面庞,我说了一段伤感的话。那晚,我们哭得稀里哗啦,我和连长彻夜难眠。

  在微弱灯光中沉默无言,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带兵人对一名战士该有多么重要,尽管相处的时间有长有短,但足以影响终生。我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当一名深受战士喜爱的合格带兵人。

  离队,别留遗憾在军营

  ■火箭军某旅发射四连上等兵 崔殿志

  临近9月,我知道将有一场离别到来,只是没有想到,短短一个上午,自己从送别者变成了离开的人。

  得知连队还有一个人要退伍时,我的心就高高地悬了起来。中午吃完饭后,我跟了指导员一路,最终在他的房门前鼓起勇气问他,要走的是不是自己。面对我的提问,指导员没有像以往一样笑盈盈地把我迎进屋里,而是一反常态把我关在了门外,他没有给我回答,但我已经知道了答案。

  以前,班长骨干常对我说:“你的体能、作风都不错,但专业学习总落后头,想留队的话,还要加油。”这两年来,我总觉得日子还长,总在等待下一个机会,没想到是自己荒废了光阴。

  我爱这滚烫的军营,舍不得这身好不容易才穿上的军装。半个月前,我还在计划,选取士官后,年底休假回老家报喜。而现在,我拿着手机,却不敢打给父母。

  老兵退役恳谈会上,大家讲述着自己的故事,诉说着对连队的不舍,两年军营生活的一幕幕也在我眼前回放:练体能、训队列、强作风……但更多的是遗憾。

  如果能再来一次,我宁愿不休息,也要抓紧时间背记专业知识、学习岗位技能;

  如果能再来一次,我会克服所有的困难,跟着大伙儿多执行些任务,多看看大漠戈壁里“最美的烟火”;

  如果能再来一次,我会挺起胸膛,大声告诉连长、指导员:“上等兵崔殿志准备好了,已经具备留队条件!”

  “如果,如果真的能再来一次,我还想到这个连队当兵!”

  ……

  然而,时间不会倒流,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如果”。

  再见了,亲爱的连长、指导员,说好的要用笑容为大家送行,你们怎么泪眼蒙眬?

  再见了,火热军营、战友兄弟,我会永远把你们记在心中……

  (胡 耀整理)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5G赋能:创新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 共产党好,黄河水甜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年冬天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反弹。“所以,专家做出上述判断是对的,今年秋冬还是要严防死守,疫情多点散发、局部暴发不能完全避免,需要提高警惕。
2021-09-27 10:13
基于尼日利亚缺乏专业种子公司的现状,以及种子是粮食增产重要因素的考量,项目还对当地种质资源启动了收集利用,帮助当地有效改善种质资源,提升种业技术水平。
2021-09-27 10:11
为表彰奖励推动青海省科技创新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和科研团队,26日,2020年度青海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青海省西宁市召开。
2021-09-27 10:11
围绕“双碳”目标,工业化、数字化、绿色化正在成为建筑行业发展新趋势。还将以最优条件、最好环境、最佳生态、最快效率,建设大学生实习实践就业基地,吸引更多人才到江阴高新区创新创业。
2021-09-27 10:10
作为疾病焦虑障碍患者的亲友,当患者又开始反复抱怨他们的“症状”时,比较好的选择是忽视他们的抱怨和担忧,撤销曾给予的特殊关照。
2021-09-27 09:54
中医专家提醒,立秋之后,气温开始降低,雨量减少,空气湿度相对降低,且昼夜之间温差增大,是呼吸道疾病高发的季节。
2021-09-27 09:52
当前,全球疫情仍处于反弹当中,境外疫情输入并造成传播的风险仍然较高。自9月10日以来的新一轮疫情中,新增本土确诊病例一半以上为中小学、幼儿园师生和工厂员工,场所聚集性感染明显。
2021-09-27 09:52
俄罗斯莫斯科大学科研人员提出一种解决非固定数学题的新方法,并展示了有效使用这种方法的可能性,成功拓宽了无需超算而用常规操作台或笔记本电脑即可快速解开的题目类别。
2021-09-27 09:50
世界各地的表层和亚表层海水温度都在上升,海洋变暖和陆冰融化导致海平面继续以惊人的速度上升:地中海每年上升2.5毫米,全球每年上升3.1毫米。
2021-09-27 09:49
在由英国伦敦癌症研究所和皇家马斯登国民保健制度信托基金会领导的一期试验中,科学家们在25名低度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中测试了名为VS-6766和德法替尼的药物。
2021-09-27 09:48
扎克伯格向美国媒体宣布,他认为“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脸书拟在5年内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元宇宙”指在网络空间中创建物理环境的数字“分身”。
2021-09-27 09:48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纳米工程师们与韩国电池制造商LG能源解决方案公司的研究人员合作,使用固态电解质和全硅阳极,创造了一种新型的硅全固态电池。
2021-09-27 09:46
天文学家在银河系内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球形空腔。领导这项研究的CfA理论与计算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史缪尔·比亚利说:“数百颗恒星正在这个巨大气泡的表面形成或已经存在。”
2021-09-27 09:45
真正做到“看准、看清、看全”油气层,就要准确计算储层孔隙度、饱和度、渗透率,这三大参数,正是测井任务的主要目标。
2021-09-27 09:43
在全球工业信息安全威胁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如何加强工业信息安全防护、创新工业信息安全应急国际合作模式、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共同面对的重要命题。汪礼俊:下一步,我们将重点围绕以下三方面进一步加强工业信息安全应急国际合作。
2021-09-27 09:36
9月26日,14项2021年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在2021年“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上发布。
2021-09-27 09:27
种业是战略性、基础性核心产业,种子事关农业农村现代化及人民美好生活
2021-09-26 17:47
在全球工业信息安全威胁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如何加强工业信息安全防护、创新工业信息安全应急国际合作模式、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共同面对的重要命题。
2021-09-26 17:22
他进一步解释,尾羽是鸟类飞行系统中的重要一环,扇状尾羽的出现从空气动力学角度来说有利于飞行,这是典型的自然选择的结果。
2021-09-26 16:00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生态中心(鼎湖山站)博士常中兵在研究员闫俊华和王应平指导下,在遥感估算中国森林碳储量研究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2021-09-26 15:5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