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逻,向着冰山之巅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 > 正文

巡逻,向着冰山之巅

来源:解放军报2021-09-06 09:3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边关界碑无论有多远有多高,我们都要走近它、拥抱它。”

  一

  祖国西北边陲,阿尔泰山腹地。8月中旬,喀纳斯湖西岸,一队人马疾驰在密林狭窄的泥路上。河水隆隆的轰鸣声,混合着赶马人的吆喝声,马蹄落在石头上疾风暴雨般的踢踏声,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十万火急的紧张感。

  最紧张的是中士李茂余。8月11日,他接到连长郑海鹏从连部打来的电话:12日收拢20匹军马,13日将马赶到喀纳斯湖湖头,14日长途巡逻队伍向4号界碑进发。李茂余本想说说面临的困难,但他听得出来,连长很着急,于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

  从山城重庆入伍的李茂余,个子不高,灵活、精干。当兵7年,干军马饲养员已经3年。去年一位老兵退伍,他担任了“首席”军马饲养员,这意味着他是连队数十匹军马的“总指挥”。

  放牧点离连部40多公里,虽然相隔只有一两座山,但李茂余和另一位战友基本上是独立作战。李茂余说:“养马最难的是找马。”马放出去之后,不知它会跑到何处,有时找马的人在马背上颠一天都不见它的踪影。喝冰水、啃干粮、吃苦受累都不算啥,关键是焦虑,担心军马会不会跑远?会不会丢失?会不会越界?

  兵未动马先行。此次巡逻走的全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无明显道路,无手机信号,无放牧群众,通行和生活保障难度大,离开军马寸步难行。不愧是“首席”军马饲养员,李茂余带领6名少数民族护边员连续赶马近10个小时,跋山涉水奔袭55公里,按时将备好鞍具的军马护送到指定位置,其间经历的艰辛自不待言。

  二

  14日上午,雨雾笼罩在喀纳斯湖上空。经过1个多小时的汽车输送,再乘艇40多分钟,由党政军警兵民组成的“六位一体”联合长途巡逻队共28人,从喀纳斯湖南岸一号码头转运至北岸湖头。

  湖边沙滩旁,二三十匹马拴在白桦树或松树上,任雨水浇打,静静地昂首站立,像士兵整装待发。参加巡逻的人员下船后,码头上一片繁忙。紧马肚带的,捆马褡子的,往马背上装干粮等物资的,穿雨衣套绑腿的……笔者此时的心情既兴奋又有些紧张不安。

  队伍集合完毕,带队执行此次巡逻任务的阿勒泰军分区司令员陈意做简短动员。他说:“4号界碑是军分区守卫的海拔最高、距离最远、路途最险、气候最复杂的界碑之一。界碑是祖国尊严的象征,无论有多高、有多远、有多险,我们都要勇敢地走近它、拥抱它,这是戍边人的职责和光荣。”

  其实,阿勒泰军分区官兵心里都清楚:4号界碑离阿尔泰山主峰友谊峰仅数十公里,矗立在最大的冰川喀纳斯冰川上,离中国、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四国交界处很近,距离最近的边防连连部直线距离并不算太远,但要真正抵达似乎隔着千山万水。

  “能到4号界碑去巡逻的,在军分区都是英雄。”这是官兵们的心里话。

  出发前,笔者随队采访时在白哈巴边防连听到与巡逻4号界碑有关的3个故事——

  2019年8月2日至8日,陈意第一次带队巡逻4号界碑。那一次,他的坐骑受惊,他被重重地从马背上摔出去几米远。笔者向他证实此事时,他说:“我对你说实话,当时巡逻队员看我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又上了马,实际上我的后背痛了两三个月。”

  王志强,作为连队参加过2019年长途巡逻4号界碑的两名战士之一,在战友们心中的“地位”颇高。可遗憾的是,那次王志强停留在了山下,离界碑只有几公里远。当时有几匹马严重受伤,必须有人让出自己的马给更需要的人骑。王志强听完安排后,二话没说,把马缰绳恋恋不舍地交给了别人。一转身,他摘下自己的作训帽交给一位战友,让他带到界碑上去。笔者看到当时的一段录像:那位战友手拿王志强的作训帽,庄重地站在界碑旁,说:我的战友王志强很遗憾没有走到4号界碑,他让我用他的军帽代表他向界碑致敬,向祖国敬礼。看到这段视频时,笔者的眼眶湿润了。

  哈萨克族战士阿合卓勒,本来铆足了劲想参加4号界碑巡逻。没想到,在参加6月份另一次界碑巡逻时,因道路狭窄陡峭,路面湿滑,阿合卓勒骑的马马蹄打滑,一脚踏在了蛇腹型铁丝网上,马顿时乱蹦乱跳,将阿合卓勒摔在铁丝网上。接着,马又拖着铁丝网和他跑了几米远……4个多小时后,他被战友们护送到山下医院,受伤的右小腿和臀部整整缝了41针。见到笔者时,他刚刚出院归队,走路还有些不稳。说起不能参加这次巡逻,他说:“我们连守卫着漫长的边界线,重要哨位和执勤点多。等我伤养好了,参加长途巡逻的机会还很多。”

  三

  “准备出发!检查马鞍,检查物资,检查武器装备……”

  “上马!出发!”

  11时50分左右,白哈巴边防营代理营长李雪飞高声下达着口令,马队按序号钻进了莽莽原始森林。

  头天晚上一夜大雨,原来狭窄的马道此时变得更加泥泞,马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不时打着趔趄,几次差点跪倒在地。笔者在马背上被颠得前俯后仰,吓得双手紧紧抱着马鞍,不一会儿全身就被汗水湿透了。

  大约走了个把小时,大家才稍稍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四周,马队前后距离拉开百十米长。路两边的森林茂密,高耸入云;地上花草斑斓,香气袭人;天空湛蓝,阳光穿过树林洒在草地上,马队穿行其间,恰似一幅鲜艳夺目、色彩浓重的油画。

  是不是高兴得太早?走到一座木桥前,不管怎么拽缰绳,马就是不上去,拧着脖子要往桥左边走。笔者见左边是大石坡,马踩上去容易滑倒,便勒住缰绳不让它前行。此时,后面的马又涌了上来。正在手足无措之时,哈萨克族护边员雪苏荣骑马回身牵过笔者的马缰绳,想从右侧下坡绕行。没走几步,他的马“啪”地一声重重滑倒在石坡上。好在雪苏荣是骑马高手,一点都没有惊慌,干脆顺势下马。等他的马站起身,他就牵着笔者的马和他的马从桥上通过了。过了桥,雪苏荣说:“还好,我的马摔倒了,你们的马没有受惊,要不就有麻烦了。”

  中午休息一会,接着赶路,至16时许,终于到达第一天的宿营地阿克吐鲁滚管护站。此站是喀纳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管护人员季节性住宿点。几间木屋坐落在雪山脚下一片开阔平缓的草地上,给人温馨之感。管护站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牵马、腾房、倒茶、做饭,真像一家人一样。

  下马时,笔者的腿脚已僵硬酸痛得迈不开步。歇了好一会儿才有所缓解。解下沾满泥巴的绑腿,脱下雨衣雨裤,用手一摸,穿的6层衣裤都已潮乎乎的,一问才知是汗水出不去捂湿的。

  待笔者将气垫床床垫充满气、铺好睡袋,才发现4名连队护边员都在忙碌着,有的在钉马掌,有的在给马喂药。哈兰别克、布云克西克、马木尔别克、雪苏荣,他们4人都是哈巴河县铁热克提乡白哈巴村村民,与白哈巴边防连官兵是邻居,仅仅相隔一道铁丝网。

  护边员们的队长哈兰别克一边卸马鞍、解缰绳,一边说:今天有几匹马受伤了,有的是被马肚带磨伤的,有的是马蹄被石块刺伤的。那匹病马是路上喝冰水太多导致肠胃病,刚一到这里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怎么办?”有人着急地问。哈兰别克轻松地说:“没事,在它鼻子上划一刀,放点血就好了。”“你真能干!”大家都夸他,他有点害羞似的笑笑说:“我们牧民都懂。”

  哈兰别克是连队护边员中的“元老级”人物,是4号界碑立碑的见证者,他说 “那一次是拉着马尾巴上去的”。他还参加过2019年的4号界碑长途巡逻。他对笔者说:你们今年运气好,2019年那次长途巡逻遇到高温天气,森林里像蒸笼,蚊子黑压压地追着人和马跑,最多时一巴掌能抓几十只。好多人都被叮得鼻青脸肿。

  吃过晚饭,帐篷旁燃起了熊熊篝火。几名官兵和护边员围坐在一起,边聊天边烤浸湿的鞋袜和衣服。当笔者感谢护边员雪苏荣上午帮忙牵马过桥时,他说,负责你们的马上安全是我们的职责。他最担心的是过河时马摔倒,两三年前有位科考人员就是这样溺亡的;还有马受惊,他见过被马活活拖死的;他还怕遇到哈熊,他说哈熊能一掌将马打翻在地,但真正怕哈熊的不是人而是马,马一见它就惊,马受惊后极易将人摔伤、拖伤。

  四

  从阿克库勒管护站到4号界碑,高程近千米,路程不足十公里。从数据上看,17日的巡逻应该不太难,但是我们想错了,此次巡逻最危险最艰难的路段开始了。

  先上一个陡坡,再下坡,之后横向出现了一个长长的乱石滩。乱石滩横在半山腰上,一边是望不到头的陡峭山脊,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河谷。马已找不到明显的路印,只能低着头在石缝中小心翼翼地寻找下脚处,马蹄铁掌与石块的撞击,好像能迸出火星,让人心里一阵阵发紧。一名护边员神情严肃地反复提醒大家:“危险!危险!跟着马走,大家保持身体平衡就行了。”有的路段,马也停下脚步不肯往前走,是因其险而胆怯,还是因其难而不愿走,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使劲抖动缰绳它也不听招呼,许多人只好下马牵着它走。一步一步挪动,一个多小时后,好不容易熬过了这段“绝命坡”。

  小憩一会,继续前行,爬过一个长长的斜坡,至山顶,终于看到了雪白的冰川,冰川旁边是高耸的4号界碑。千辛万苦,我们为它而来!

  看到界碑,像看到久别的亲人,心脏怦怦直跳。大家翻身下马,不顾疲劳,奔跑过去,向界碑庄严敬礼。最后,大家展开国旗,围着界碑照了一张合影。一位哈萨克族护边员说:用我的手机照,回去放大了挂在家里。此刻,自豪与光荣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巡逻官兵顾不上休息,有的对照地图进行边界走向、地形勘察,有的举着望远镜瞭望对面情况。摄像员徐明远操作无人机,升上高空,越过山头,绕着冰川,收集边界地形地貌有关数据。

  依依不舍,队伍踏上归途,走了好远,回头看,摄像员徐明远还在收拾无人机,他落在了队伍的最后。

  徐明远是一位入伍4年的大学生士兵,到部队后身兼数职,写报道,搞摄影,会录像,还能熟练操作多种型号无人机,且样样都干得出彩,官兵都喜欢他,亲切地叫他“徐记者”。让笔者佩服的是,来自河北平原的徐明远马骑得特别好,能在飞奔的马上照相、录像。一路上,只见他骑在马上如履平地,跑前跑后,不知疲倦,真有点专业记者的范儿。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还真是。下山时,人马重心向下,身体必须尽最大可能往后仰,加上全身酸痛,使不上劲儿,极容易从马上摔下来。下山后,徐明远心有余悸地告诉我们,他在追赶队伍时,马失前蹄,受惊后跑了好远才被护边员抓住。好在他没有被摔到山下一侧,否则从几十米高的悬崖掉进河里,人都可能找不到。笔者一时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他,喃喃自语:“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下山后,行至一片开阔草地,马儿都十分兴奋,任凭主人使劲拽缰绳都拽不住,一个劲儿地往前飞奔。团机关一位股长骑的马膘肥体壮、好胜心强,因脾气急躁被人取名为“无常”。它跑起来不跑到队伍最前面不罢休。在一拐弯处,股长被重重地摔到草丛中,好几分钟失去了知觉,庆幸的是身体并无大碍,稍做休息后他又骑马上路了。这是此次巡逻中最大的一次险情,细想起来十分后怕。事后,股长对笔者说,太丢人了,我这个老边防本不该出这种事。笔者安慰他说:“这就是边防军人,危险常常不期而至。”

  笔者的坐骑叫“铁手”,老实,性子不急。上山时,笔者给它鼓劲:“兄弟,加油!”过河时,叮嘱它:“好战友,别着急,踩稳了再走!”见其他马飞奔,哄它:“咱不急!慢慢跑,跑快了危险!”“铁手”好像能听懂话似的,一路上我俩都没有出大的险情。

  “哈熊!哈熊!”领路的哈萨克族干警恩特别克突然高声大喊,队伍一下子紧张起来。仅几秒钟时间,只见一只黑灰色小熊仔摇摇晃晃地钻进了树林。“大哈熊在不远的地方!”护边员雪苏荣提醒说。陈意司令员命令道:“拿枪的往前走,队伍跟紧!”马儿此时很敏感,好像感受到了周围的危险,打着响鼻,紧紧挤靠在一起,低着头奋力往前走。阿克库勒管护站站长波拉提别克,14日送5匹参加此次巡逻的马到湖头,途中见到了一只大哈熊和两只熊娃子。他说老熊大得很,比马高得多,马一见就惊吓得猛跑,将他摔下马,腰背一直在隐隐作痛。几天来,我们多次在路上看到熊的脚印和熊粪,看来那些令人生畏的家伙,随时都跟在我们身边呢!

  五

  18日下午3时53分,巡逻队伍回到喀纳斯湖湖头。首长讲评完毕,大家归心似箭,快速登上巡逻艇。

  巡逻艇缓缓启动,全艇人员都在向窗外招手,我看见码头上空荡荡的,只有身着作训服的李茂余,孤零零一个人在向我们频频招手。他咧着大嘴向我们使劲笑着、笑着,他的身后是洁白的雪山、翠绿的森林,还有一群剽悍的军马。他还要赶着20匹军马走近10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回到牧马的地方。

  六

  长途巡逻结束后,同行的阿勒泰军分区侦察科科长陈延峰发给笔者一组数据:此行6天5夜,行程约320余公里,党政军警兵民28人参加,12匹马受轻伤,有6人摔下马但身体无大碍,完成了4号界碑以及周边区域勘察、无人机首次重要地段录像、重要路段道路建设及10多座木桥毁损情况评估等多项任务。

  此次巡逻,正值喀纳斯景区旅游黄金季节,一路风光无限。官兵们说,阿尔泰山又名“金山”,也有“寒极”之称,大多数边防哨所和执勤点大雪封山期达半年之久。严冬,才是他们真正的艰难时刻!

  艰难险阻,牺牲奉献,是对守边人的磨炼与考验,也正是他们的魅力与荣光所在!(欧世金 李 蕾)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5G赋能:创新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 共产党好,黄河水甜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年冬天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反弹。“所以,专家做出上述判断是对的,今年秋冬还是要严防死守,疫情多点散发、局部暴发不能完全避免,需要提高警惕。
2021-09-27 10:13
基于尼日利亚缺乏专业种子公司的现状,以及种子是粮食增产重要因素的考量,项目还对当地种质资源启动了收集利用,帮助当地有效改善种质资源,提升种业技术水平。
2021-09-27 10:11
为表彰奖励推动青海省科技创新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和科研团队,26日,2020年度青海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青海省西宁市召开。
2021-09-27 10:11
围绕“双碳”目标,工业化、数字化、绿色化正在成为建筑行业发展新趋势。还将以最优条件、最好环境、最佳生态、最快效率,建设大学生实习实践就业基地,吸引更多人才到江阴高新区创新创业。
2021-09-27 10:10
作为疾病焦虑障碍患者的亲友,当患者又开始反复抱怨他们的“症状”时,比较好的选择是忽视他们的抱怨和担忧,撤销曾给予的特殊关照。
2021-09-27 09:54
中医专家提醒,立秋之后,气温开始降低,雨量减少,空气湿度相对降低,且昼夜之间温差增大,是呼吸道疾病高发的季节。
2021-09-27 09:52
当前,全球疫情仍处于反弹当中,境外疫情输入并造成传播的风险仍然较高。自9月10日以来的新一轮疫情中,新增本土确诊病例一半以上为中小学、幼儿园师生和工厂员工,场所聚集性感染明显。
2021-09-27 09:52
俄罗斯莫斯科大学科研人员提出一种解决非固定数学题的新方法,并展示了有效使用这种方法的可能性,成功拓宽了无需超算而用常规操作台或笔记本电脑即可快速解开的题目类别。
2021-09-27 09:50
世界各地的表层和亚表层海水温度都在上升,海洋变暖和陆冰融化导致海平面继续以惊人的速度上升:地中海每年上升2.5毫米,全球每年上升3.1毫米。
2021-09-27 09:49
在由英国伦敦癌症研究所和皇家马斯登国民保健制度信托基金会领导的一期试验中,科学家们在25名低度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中测试了名为VS-6766和德法替尼的药物。
2021-09-27 09:48
扎克伯格向美国媒体宣布,他认为“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脸书拟在5年内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元宇宙”指在网络空间中创建物理环境的数字“分身”。
2021-09-27 09:48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纳米工程师们与韩国电池制造商LG能源解决方案公司的研究人员合作,使用固态电解质和全硅阳极,创造了一种新型的硅全固态电池。
2021-09-27 09:46
天文学家在银河系内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球形空腔。领导这项研究的CfA理论与计算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史缪尔·比亚利说:“数百颗恒星正在这个巨大气泡的表面形成或已经存在。”
2021-09-27 09:45
真正做到“看准、看清、看全”油气层,就要准确计算储层孔隙度、饱和度、渗透率,这三大参数,正是测井任务的主要目标。
2021-09-27 09:43
在全球工业信息安全威胁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如何加强工业信息安全防护、创新工业信息安全应急国际合作模式、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共同面对的重要命题。汪礼俊:下一步,我们将重点围绕以下三方面进一步加强工业信息安全应急国际合作。
2021-09-27 09:36
9月26日,14项2021年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在2021年“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上发布。
2021-09-27 09:27
种业是战略性、基础性核心产业,种子事关农业农村现代化及人民美好生活
2021-09-26 17:47
在全球工业信息安全威胁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如何加强工业信息安全防护、创新工业信息安全应急国际合作模式、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共同面对的重要命题。
2021-09-26 17:22
他进一步解释,尾羽是鸟类飞行系统中的重要一环,扇状尾羽的出现从空气动力学角度来说有利于飞行,这是典型的自然选择的结果。
2021-09-26 16:00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生态中心(鼎湖山站)博士常中兵在研究员闫俊华和王应平指导下,在遥感估算中国森林碳储量研究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2021-09-26 15:5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