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军事频道> 中国军情 > 正文

走进仪仗兵的青春世界

来源:解放军报2021-01-05 10:4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解放军仪仗大队官兵步履铿锵走过天安门。

  女仪仗队员飒爽英姿。

  仪仗队员的青春笑脸。

  仪仗队员雪中巡逻。图片由解放军仪仗大队提供

  2017年的朱日和沙场大阅兵,是仪仗队员王康第一次参加大项任务。

  正午,戈壁腹地,中午气温高达40℃,烈日和沙尘考验着人的意志。

  队列行进时,风卷满黄沙。王康睁不开眼睛,双手托枪时间太长,肌肉麻痹到失去知觉。咬紧牙关,他用大拇指把枪托压下,继续走完后面的路。

  那一年,王康刚刚成为一名仪仗兵,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那次任务中,他学会了坚持。

  走进仪仗兵训练场,一滴滴汗水砸向地面,士兵们浅绿色的衬衣因为浸满汗水,变成了深绿色,贴在他们后背上。

  “注意节奏!注意动作力度!”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副大队长李强拿着喇叭,站在台阶上指挥着训练。

  22岁被任命为仪仗队执行队长,李强把整个青春都奉献给了仪仗事业。

  当世界一次次向中国仪仗兵投来惊叹的目光时,让我们跟随记者走进他们的青春世界。

  仪仗兵的样子

  天空渐暗,飞机起飞,目的地:墨西哥。

  2010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奉命参加庆祝墨西哥独立200周年阅兵活动。这是他们首次在海外亮相。

  身为仪仗兵,能够代表中国军人走出国门,这是多么荣幸的事!可是,到了墨西哥,队员孔令配因水土不服,上吐下泻。

  为了能如期参加阅兵活动,除了补充水分,孔令配几乎不再进食。那些天,他瘦了几斤。

  走上墨西哥阅兵场,站在队列前,孔令配全力以赴。那一刻,他想起母亲做的煎饼,眼前浮现这样一幅景象:走进自家院子,母亲坐上小马扎,一手拉着风箱,一手拌着面糊。舀上一勺面,一张薄厚均匀的面饼在热锅中渐渐成形,香味顺着蒸腾起的雾气钻进鼻子里……

  那天究竟是怎么走过墨西哥阅兵场的,孔令配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现场群众在热情欢呼,记者手里的相机闪光灯不停地闪。

  走下阅兵场,一位哥伦比亚女仪仗队员摘下自己的军种标志,送给孔令配。孔令配回赠了一枚中国结给她,“希望能把和平吉祥带给她和她的国家”。

  如今,10年过去,孔令配已经成长为一名四级军士长。与他一同参加那次墨西哥阅兵的战友,大多已经退役。

  仪仗兵的青春中,总有难以忘怀的画面。那些画面串联在一起,就是中国军队仪仗事业的大事记。

  翻开记忆的碎片,上尉郭凤通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一幕——

  2019年10月1日,站在长安街上,擎着党旗,郭凤通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分列式开始——”听到口令,郭凤通动作迅速,正步走过天安门。党旗飘扬,中国仪仗兵阔步前进,向世界亮出一张闪光的名片。

  郭凤通控制步速,身后是仪仗方队铿锵的步伐。脚步声响彻云霄,在仪仗兵胸腔中共鸣。那一刻,郭凤通感觉身上的血液都沸腾了。

  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听到国歌,这个场景就会从郭凤通脑海中浮现出来。

  其实,这种万众瞩目的时刻,不过短短几分钟,只占郭凤通人生的千万分之一。走下阅兵场,他们的青春里,更多的是训练场上不为人知的百倍艰辛。

  雨天,走廊里,汗水一滴一滴砸向地板。汗水从脸颊流到嘴角,上等兵高嘉瑞觉得嘴里咸咸的。

  一滴汗流进眼睛里,高嘉瑞没有眨眼,只掉出了一行眼泪。随着身体微微震颤,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掉在湿透的衬衫上,与汗水融为一体。

  窗户开着,没有风。不到20米长的走廊里,高嘉瑞和另外20多名战友站成一列。狭小的通道里,口令声和脚步声交织在一起。细细听,还有轻微的呼吸声。

  上身起伏会造成枪体颤动,士兵们要小心翼翼地控制呼吸力度,让枪稳稳地贴在胸膛。枪体有些偏,高嘉瑞用大拇指压住枪托,紧紧内扣。

  《分列式进行曲》响起,动作幅度加大,高嘉瑞的手指开始抽搐。

  5分钟后,高嘉瑞感觉手臂开始颤抖。

  15分钟后,高嘉瑞呼吸变得急促,脚步震颤着汗水一滴一滴落下。

  40分钟后,音乐停止,士兵们仍在踏乐。马靴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高嘉瑞还在咬牙坚持。

  入伍一年多,高嘉瑞和战友们每天都在经受这样高强度的训练。

  “这么苦,有没有想过要放弃?”记者问。

  “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中国军人的‘门面’。”高嘉瑞说,“青春有很多样子,我很庆幸我有仪仗兵的样子。”

  男孩们的青春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成为一名旗手需要几年?

  下士王康用了4年。

  初来仪仗大队,日复一日站军姿,没有尽头的正步训练,都让王康感觉很煎熬。

  直到有一天,一队队长李茂廷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一间客厅里,摆放着两个钟表,一个小钟表,一个老钟表。

  有一天,小钟表问老钟表:“老钟表,你为什么可以走那么久?”老钟表微微睁开眼睛,一脸淡然地说:“走好当下这一秒。”

  “迈好当下这一步,日子就会过得很快。”那天,李茂廷拍拍王康的肩膀。王康似懂非懂地拿起手表,贴近耳朵,听着那“滴答滴答”的声音。

  其实,王康最后也没弄明白,到底如何坚持。他只是铆着劲儿,迈好每一步。这样一坚持就是4年。

  在中队活动室里,王康无意翻到一本2014年的士兵考学教材。教材书的封面上印着3名仪仗兵的照片,最中间的那个人就是仪仗大队现任副大队长张洪杰。

  当初提干考学时,许多士兵看的辅导书都是这一版。“当时,我们就想成为像张洪杰这样的兵。”已经是上尉的郭凤通激动地说。

  成为教材封面人物的那几年,张洪杰每次外出,总会被战友们拉住合影。

  “在新闻联播中看到您,我们真的很激动。因为我们都觉得,您见证了我们的青春。”一位老兵这样和张洪杰说。

  时光匆匆,张洪杰已入伍20多年。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副大队长,他的青春留在了仪仗大队,也见证了一批批仪仗兵最美好的青春。

  “那个时候,自己想得很简单,就是要多参加任务,证明自己。”张洪杰看向窗外,眼神中没有一丝波澜,“现在回想,能在世界瞩目的舞台上,亲身参与并书写历史,这是我身为仪仗兵最荣耀的事。”

  在张洪杰看来,仪仗兵的青春就是从一个舞台到另一个舞台。

  从训练场出发,走过长安街,走向世界舞台。这个旅程充满挑战且无比漫长,每一个舞台都有一张相同的通行证:坚持。

  训练异常艰苦,可仪仗兵的生活从不缺少快乐。

  2020年建军节那天,一队队长李茂廷带着他的摇滚乐队走上舞台。

  摆好架子鼓,给电吉他插上电,舞台的光暗下来,演唱会开始了。

  台下,仪仗兵们挥舞着荧光棒。李茂廷抬头望去,光的波浪一层一层翻涌过来。那天晚上,他实现了心中深藏多年的摇滚梦。

  演出结束,乐队拍了一张合照。照片里,男孩与老男孩的青春不期而遇。

  那晚,李茂廷在日记里写下一行字:虽然当初的那个男孩已经变成了老男孩,可骨子里的热爱始终还在,不论是摇滚,还是我从事的工作。

  时光匆匆。在仪仗兵心中,对仪仗事业的热爱,经得起训练考验,也经得住时光打磨。

  大队长韩捷,是仪仗大队最老的兵,见证了仪仗大队20多年的发展。

  “如果回到当年,您想对刚入伍时的自己说些什么呢?”记者问。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韩捷说这番话时,目光投向远处的训练场。

  在那里,年轻的仪仗兵们站得愈发笔挺,汗水顺着脸颊,流到下巴,又滴在衬衣上。每个士兵脚下都有一片水渍,那是军装吸收不了的汗水。

  一阵风吹来,衬衣领轻轻抖动,士兵们的脖子上出现清晰的V字“衣领线”。

  那是他们青春的痕迹。

  走过“你”来时的路

  火车站,胡丁也背着背囊与父母告别。

  栅栏外,母亲远远地看着儿子。一旁,父亲笑着,发自内心的欢喜:儿子穿上迷彩服,这么潇洒帅气。

  “敬礼!”胡丁也向父母敬了一个军礼。

  胡丁也的父亲整理着装,举起右手,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20多年前,胡丁也的父亲也是从这里出发,胸戴红花前往北京,成为一名光荣的仪仗兵。

  小时候,每当电视中播放仪仗兵执行司礼任务的场景,父亲就会拉上胡丁也一起观看。从那时起,一颗小小种子在胡丁也心里生根发芽。

  列车上,胡丁也憧憬着未来的军旅生活。他给自己画了一张像:身穿礼服的帅气士兵背后,是一颗蔚蓝色的美丽星球。

  “我想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仪仗兵,代表中国军人走向世界。”胡丁也自信地说。

  仪仗大队是个有魔力的地方。很多士兵都想进来,已经进来的人都不愿意走。

  最近,网络上,一段女兵跳芭蕾的视频火了。仪仗女兵迈着碎步翩翩起舞,飒爽中透着优雅。

  正步与芭蕾,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但在仪仗大队女兵指导员门佳慧看来,这两种不同状态体现出的气质是相通的。

  打开仪仗女兵们的化妆包,你会发现她们每人至少有两支口红——有部队统一购买的规定色号;也有市面上流行的色号。生活中,仪仗队的女兵们都是爱美爱俏的普通女孩。

  “美有很多种,追求梦想的人是最美的。”女兵队队长程诚说。

  2016年,正在齐鲁师范学院读大三的曹艺玮,看到仪仗女兵在国际军乐节上进行枪操表演的视频,突然产生一个想法:当一名仪仗兵。

  如今,仪仗队员曹艺玮不仅完成了多次司礼任务,还参加过多次枪操表演。

  入夜,会议室里亮着灯,曹艺玮还在学习教学法。“我想努力留队,再多干几年。”曹艺玮眼睛明亮,脸颊泛着红晕,“即便不能,我也希望能留下点什么。”

  翻开微信朋友圈,看着同学们结婚生子,曹艺玮总觉得自己慢了一拍,被生活甩在后面。但是,这都不妨碍她继续自己热爱的仪仗事业。

  “如果退伍,你要留下什么?”记者问。

  “留下名字吧,就像我能记住退伍班长们的名字一样。”曹艺玮说。

  在人才济济的仪仗大队,让大家记住一名士兵的名字,太难了。但这并不能动摇女兵们发光发热的决心。

  在仪仗大队,队员们只有一个愿望:留在仪仗大队,用青春为中国军人代言。

[ 责编:王宏泽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吉林通化东昌全域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 品粥迎腊八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月20日,国新办就介绍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加快推进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十四五”期间,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在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方面有哪些布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秘书长靳伟做了介绍。
2021-01-20 15:52
1月20日,国新办就介绍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加快推进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科技部副部长李萌表示,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要更多地解决我们国家重大、关键的0到1的问题,这是北京科创中心的一个重要功能。
2021-01-20 15:41
从热带台风、高原、高寒、大风地区通高铁,到“复兴号”以时速350公里双弓商业运行,再到世界首条时速350公里的智能京张高铁,中国铁路牵引供电正向建设运维全过程、全生命周期的高度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方向发展。
2021-01-20 09:47
中国海油1月14日宣布,全球首座10万吨级深水半潜式生产储油平台——“深海一号”能源站在山东烟台交付启航。由我国自主研发建造的这一最新海洋工程重大装备,实现了3项世界级创新、运用了13项国内首创技术,被誉为迄今我国相关领域技术集大成之作。
2021-01-20 09:45
据美国《科学新闻》网站1月18日报道,由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科学家主导的一个国际天文学家团队发现了迄今已知最古老的类星体J0313-1806,其距地球130.3亿光年,是迄今发现距离地球最遥远的类星体,可以追溯到宇宙大爆炸后6.7亿年,质量约为16亿倍太阳质量。
2021-01-20 09:42
据近日在线发表在《科学进展》上的一项研究,澳大利亚科学家开发出一种具有再生能力的新型干细胞,这种由人类脂肪细胞制成的诱导专能干细胞(iMS),可以像“变色龙”一样适应周围环境并修复一系列受损组织。
2021-01-20 09:41
英国《自然》杂志19日在线发表一项免疫学最新研究,美国科学家团队首次分析人体如何“记住”新冠病毒,他们发现,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免疫力或至少维持6个月。
2021-01-20 09:40
1月19日记者从湖北省科技厅获悉,在持续深化减轻科研人员负担7项行动(简称“减负行动1.0”)的基础上,湖北省科技厅、省财政厅、省教育厅、省卫健委联合发文,启动实施“持续开展减轻科研人员负担激发创新活力专项行动”。
2021-01-20 09:39
记者1月19日从中石化西北油田获悉,1月13日,经中国石化油田事业部审定,西北油田分公司顺北油气田2020年产油97.7万吨、产气3.49亿方,同比上年分别增长28.9%、31.7%,实现百万吨产能建设目标,为西北油田2022年实现千万吨级油气田目标夯实了基础。
2021-01-20 09:37
古有谚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基因编辑技术应用走入了公众视野,但人体基因编辑对人类伦理和法律也提出了一定的挑战。
2021-01-20 09:37
据说20世纪50年代,安徽一渔民意外捕到一条未曾见过的大鱼,经动物学家鉴定方知竟是十分珍贵的“长江女神”白鱀豚!于是,将其送至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2021-01-20 09:36
记者19日从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获悉,该所联合国内外13家单位的研究人员发布了《全球海洋变暖2020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20年海洋升温持续,成为有现代海洋观测记录以来海洋最暖的一年。
2021-01-20 09:35
海关总署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商务部、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推出18条措施,从优流程、降成本、压时间、提效率等方面,着力解决当前市场主体关切的“堵点”“痛点”“难点”问题。
2021-01-20 09:34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科院院长唐华俊1月19日在京表示,“十四五”期间,中国农科院一定要紧紧围绕国家和产业需求,努力抢占农业科技制高点、牢牢把握农业发展主动权,完善“重大科技使命清单”,重点在支撑农业稳产保供、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打造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机制创新、支撑引领乡村振兴等五方面发力。
2021-01-20 09:33
1月18日下午,2020年度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奖成果转化奖揭晓,江苏省研究型医院学会会长、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吕凌以其在肝移植转化研究领域的创新攻关、矢志不渝而获奖。
2021-01-20 09:32
近年,以美国SpaceX公司“星链”星座为代表的大规模低轨宽带卫星星座项目,颠覆了人们对于传统卫星生产模式的认识。卫星智能制造生产线,成为了卫星研制的发展新方向。
2021-01-20 09:30
记者19日从南京大学获悉,该校中科院院士祝世宁团队在一项实验中,在两架相距200米的重约35千克的无人机之间构建了一个小型的移动量子光学中继链路,实现了相距1公里的两个地面站之间的纠缠分发。
2021-01-20 09:29
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举行1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宏观经济运行情况。
2021-01-20 09:28
18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科创中国”年度工作会议上发布了2020年度“科创中国”系列榜单——先导技术、新锐企业、产学研融通组织三大榜单。该系列榜单囊括了50项先导技术、10家新锐企业、10家产学研融通组织。
2021-01-19 11:09
基因组编辑技术为动植物遗传改良提供了革命性遗传操作工具。但在基因组编辑过程中,通常需要将外源载体导入生物体细胞内,在基因组编辑完成后,再筛选出不含外源成分的材料个体。
2021-01-19 09:5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