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红军战士那一顶顶八角帽上的红五星闪闪发光
首页>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 > 正文

红军战士那一顶顶八角帽上的红五星闪闪发光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2020-11-23 10:3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八角帽上的红五星

  ■贺捷生

  回到母亲的故乡张家界慈利县,热心的家乡领导和朋友们想我所想,在修葺一新的烈士陵园举办了一个庄重而又简朴的祭奠仪式,祭奠革命先烈们,包括我在80多年前牺牲的两个亲舅舅蹇先为和蹇先超。实话说,我此行最大的动力和愿望,正是虔诚地站在两个舅舅的墓碑前,向他们深深地鞠三个躬,再亲手给他们敬献一个花环。

  那年春节期间因肺部出现阴影,大年初二我就住进了医院。49天后出院,医生反复叮嘱要好好静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母亲的故乡慈利来人了,说他们重修了烈士陵园,里面有我的两个舅舅蹇先为和蹇先超烈士的墓碑,希望我回去看一看。听见这话,我坐不住了。我对母亲的故乡人说,我去!

  慈利县烈士陵园坐落在零阳镇南部的一座山冈上,由白帆一样两根修长的水泥柱组成的烈士纪念碑,像一支耀眼的箭射向苍穹。纪念碑左面的山坡上,310座仰天而卧的黑色大理石墓碑,层层叠叠地从山脚铺上山腰。远远看上去,一排排按统一规格的长廊和墓碑修筑的墓园,就像一排排书架,陈列着一部部浩气长存、肃穆而又厚重的典籍。莽莽苍苍的树木,从左右和上方三面簇拥着墓园,突出“青山有幸埋忠骨”这样一个深邃的主题。

  同我父亲的故乡桑植一样,我母亲的故乡慈利,也是一片峥嵘的大地。我父亲贺龙在湘鄂西和湘鄂川黔从事革命斗争长达8年,他带领长征的红二军团,就是以桑植和慈利为主的湘西子弟组成的。《慈利县志》记载,在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时期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慈利有6万人参加革命,5000多人参加红军,上万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有名有姓的烈士达1460名,其中在湘鄂西、湘鄂川黔斗争和长征途中牺牲的烈士1091名。让我骄傲的是,在这1091名烈士中,就包括我的大舅蹇先为、小舅蹇先超。

  面对烈士纪念碑的祭奠仪式举行完毕,慈利县委书记指着半山腰竖着的两幅分别写着“缅怀先烈爱国魂”“幸福不忘英雄史”的巨大标语牌,对我说:“将军大姐,您两个舅舅的墓碑就立在标语‘国魂’二字下面最高一层碑林里。从我们脚下攀到他们的墓碑前,有100多个台阶。您要上去吗?”

  我说当然,我就是奔着两个舅舅来的,哪有来了不上去的道理?那天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陡峭的水泥台阶被晒得滚烫滚烫。我爬了十几个台阶,汗水就像雨滴那样落下来。虽然我是被人们架着走、推着走的,两腿也止不住发软、发颤。记得我坐下来休息了3次,才终于攀到我两个舅舅静静斜卧着的两块黑色大理石墓碑前。

  大舅蹇先为是慈利县较早投身革命的共产党人。1926年春,只有15岁的他被外公送去长沙兑泽中学读书,受比他年长11岁的同乡张一鸣影响,踊跃加入青年团,第二年转为共产党员。后来,在他的鼓动下,我母亲蹇先任也来到长沙兑泽中学读书,并由大舅介绍入团入党。1927年5月21日晚,长沙发生“马日事变”。担任交通员的大舅身份也暴露了,党组织通知他带领我母亲回乡暂避。

  那时,我外公的生意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在街上开了两个作坊和两家铺子,回到慈利的大舅理所当然做了家里的账房先生。实际上,大舅是利用家在城关镇的特殊条件,联络失散的党员,积极进行组织活动;同时以帮助外公经商为名,从他们的钱柜里筹措经费,上交给党组织。1927年10月,中共湖南省委派津市特支书记李立新夫妇来慈利恢复党组织活动,大舅从柜台提走一百块大洋,作为党组织活动经费交给这对夫妇。发现上百块大洋不知去向,外公严厉追问大舅钱的去处。大舅不回避,不躲闪,坦然对外公说,父亲,你老人家不是天天反对苛捐杂税、盘剥压榨吗?儿子从长沙回来,做的事就是和那些人过不去。

  外公算是一个有胆有识的人,听完大舅的话,还是吓了一跳。他默默地望着大舅,知道儿子参加了正在被国民党镇压的那个政党,然后拍拍他瘦弱的肩膀说,先为啊,你做的事既然于国有益,那就大胆去做吧,爹不拦你。但是,你应该知道,做这种事是要掉脑袋的,应该处处小心,步步小心。大舅点点头说,父亲放心,儿子会保护自己的。但我既然认定了这条路,就会走到底。

  1928年春节前后,大舅和我母亲不辞而别,毅然投入到石门南乡年关暴动的行列中。驻防常德的国民党军逮捕杀害了17名共产党员,制造了震惊省内外的“石门惨案”,大舅和我母亲不得不分开逃离县城。大舅后来到了桑鹤边界,参加了我父亲贺龙创建的红四军;我母亲则隐藏在相对平静的杉木桥镇舅舅家,继续发动群众,积蓄革命力量。

  1929年8月25日,红四军占领慈利江垭,27日进驻杉木桥。在欢迎的人群中,大舅与我母亲意外相逢,姐弟俩喜出望外,久久拥抱在一起。从那以后,我母亲加入红军队伍,在湘鄂边红军前敌委员会担任秘书,成了湘西的第一个女红军;红军指战员们包括我父亲贺龙在内,亲切地称她“蹇先生”。

  不过,从此来到我父亲贺龙身边的母亲,绝没有想到,自己在当年红军打下慈利县城后,便成了贺龙的夫人。6年后的1935年11月,啜饮着战争的血雨腥风,我出生了。

  1931年春夏之交,已是湘鄂边红军第一纵队参谋长的大舅,调任鹤峰特委巡视员。次年6月,国民党军对苏区发动凶狠的第四次“围剿”,鹤峰县城落入敌人手里。大舅和中共鹤峰县委书记伍伯显在带领县委、县苏维埃机关转移途中,与一营敌军遭遇,队伍被冲散。他隐蔽在一个叫曹家沟的村子里,后因叛徒出卖而被捕,被杀害于鹤峰赤树坪枇杷树台,时年21岁。新中国成立后,大舅的遗骸被找到,迁葬于鹤峰县烈士陵园。

  写到这里,我不禁悲从心来:大舅蹇先为毕竟还有掩埋尸骨的一个坟茔供亲人和后辈前来吊唁;而我牺牲在长征途中的小舅蹇先超,却连一个土丘、一块墓碑都没有。

  小舅蹇先超与幺姨蹇先佛是一块参加红军的。那是1934年12月26日,父亲贺龙和关向应率领的红二军团主力部队与任弼时、萧克和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主力胜利会师两个月后,第二次攻克慈利县城。父亲进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我外公蹇承宴。

  父亲问起家中境况,外公忍不住笑道:“女婿啊,先任、先为姐弟二人都跟你当了红军,丢下老四、老五两个,在家也待不住了。”意思是,我幺姨蹇先佛、小舅蹇先超也想参加红军。我父亲和几个红军将领忙不迭地点头,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阿姨这时还跟我外公套起了近乎。她说陈老倌,你这话当真?可不能反悔啊!当时红军急需扩大队伍,我幺姨和小舅都是读过书的人,我幺姨还上过长沙衡粹女子艺术学校,能写会画,是红军紧缺的宣传鼓动人才,几个红军将领当然都欢迎我幺姨和小舅当红军。至于陈琮英阿姨和我外公套近乎,是想到我幺姨与素有红军才子之称的萧克将军天造地设,想给他们牵线搭桥。

  嫁给父亲5年,跟着他从血里火里走来的母亲,听着外公又要把幺姨和小舅往红军队伍里送,忍不住躲出去哭了一场。因为我的大舅蹇先为此时已经牺牲两年了,连尸骨都不知道埋在哪里。母亲不晓得外公是否得到了大儿子的死讯,但听见他又要把幺姨和小舅送去当红军,她既为外公感到骄傲,又感到一种心痛。

  小舅蹇先超只有15岁,还是一个孩子。经过短期医护常识培训,他到红二军团医院当了一名护士。长征出发前,他被调到卢冬生任师长的红二军团第四师野战医疗队任战地救护员。部队出湘西,穿云贵高原,一路喋血前行,他单薄的身影无数次在弹火纷飞中匍匐和穿梭,越来越成熟。

  1935年11月19日从桑植刘家坪开始长征的红二、红六军团队伍里,有不少人与慈利蹇家有关。这支队伍的总指挥贺龙,是蹇家的二女婿;这支队伍的副总指挥萧克,是蹇家的幺女婿。跟随着这支队伍跋山涉水前进的,不仅有蹇家同胞三兄妹蹇先任、蹇先佛、蹇先超,还有蹇家刚出生和未面世的外孙女和外孙子。当时我作为蹇家的外孙女,生下来才18天,就被父母放在背篓里,背着去长征;而我的表弟萧堡生,此时仅仅作为一个小小的胚胎,孕育在我幺姨蹇先佛的肚子里。

  长征有多么艰难困苦,我没有必要再形容了。有必要强调的是,我外公的蹇家,加上我父亲的贺家,两家参加长征的亲人,合起来达十几口,但即使都在同一支队伍里,也难得见一面,更谈不上受到特殊保护和照顾了。母亲三姐弟之间的交往和联系,只能在遇到熟人时,相互捎个口信,或者写一张便条辗转带给对方。

  1936年4月,红二军团以我小舅所在的红四师为先锋,要翻越海拔5396米的中甸雪山了。虽然部队及时进行了思想动员和物资准备,但从长江以南的湘西走来的部队,谁也没有翻越西南大雪山的经历。想不到担负在雪中开路的红四师,在雪山上遇到了始料未及的严寒,行进中不少官兵因为疲倦、劳累和饥寒交迫,一坐下来就被冻僵了。

  我母亲背着我于4月30日翻过中甸雪山。5月初,红二军团到达得荣县县城,红四师师长卢冬生专程找到我母亲,对她说:“先任同志,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弟弟。我身为师长没有尽到职责,在过雪山时全师减员一百余人……我愿接受军团首长的处分。”

  听说红四师过雪山时减员严重,母亲心里一沉,不由颤声问卢冬生:“卢师长,你就直说吧!是不是我弟弟也牺牲了?”卢冬生哽咽道:“是的,先超同志虽然年纪小,但他身为战地救护员,在雪山上跑前跑后救护战友,最后因体力不支,冻死在雪山顶上。”

  听到这个结果,母亲久久无语,泪水夺眶而出。许多年后她对我说,我外公把幺姨和小舅交给红军,当然希望她这个当姐姐的能怎么把他们带出去,再怎么带回来。而她作为这支军队总指挥的妻子,也有能力保护年幼的弟弟妹妹。但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如果在艰难时刻护着自己的亲人,怎么把来自天南海北的官兵团结起来,带领他们去冲锋陷阵?因此,对于小舅的死,母亲虽然感到痛心、内疚,但她知道红军不分亲疏,必须冷静接受这一事实。她最大的遗憾是,小舅太小了,而且牺牲在雪山顶上,尸骨无存,连一抔土、一块碑石都没有!

  也是许多年后,我以父母亲背着我长征的亲身经历,为解放军出版社写了以《远去的马蹄声》为题的大型绘本文字,特意请著名画家沈尧伊先生为我小舅画了一个坟墓:在苍凉的雪山上,小舅被埋在一个突兀的雪堆里,雪堆上压着一顶红军八角帽。我父亲牵着马,我母亲用背篓背着我,在猎猎风雪中,低着头,恋恋不舍地向小舅告别。画面表达了我对小舅蹇先超的深切怀念,希望80年前牺牲在长征途中的小舅,有一个温暖的雪堆安息。雪堆上那顶有着红五星的八角帽,也算是他的墓碑吧。

  在大舅蹇先为和小舅蹇先超牺牲80多年后,得知故乡慈利在新修烈士陵园的时候,为他们双双立了碑,让两兄弟的英灵穿过80年风雨沧桑,重新相聚,毗邻而居,我是多么激动和欣慰!

  站在黑色大理石墓碑前,仰望“缅怀先烈爱国魂”那块巨幅标语,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们这支军队诞生90多年了,新中国诞生也70多年了,当我们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高歌猛进时,谁都没有任何理由忘记初心,忘记那些为了今天而英勇牺牲的烈士们!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在家乡湘西的山林间,一队红军战士迎面走来。在那支年轻的队伍里,我似乎看到了两张亲切而熟悉的面孔。我急切地想要走上前看清楚,可转眼间他们就走远了,只有那一顶顶八角帽上的红五星在我心中闪闪发光……

  

[ 责编:张倩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吉林通化东昌全域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 品粥迎腊八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月20日,国新办就介绍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加快推进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十四五”期间,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在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方面有哪些布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秘书长靳伟做了介绍。
2021-01-20 15:52
1月20日,国新办就介绍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加快推进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科技部副部长李萌表示,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要更多地解决我们国家重大、关键的0到1的问题,这是北京科创中心的一个重要功能。
2021-01-20 15:41
从热带台风、高原、高寒、大风地区通高铁,到“复兴号”以时速350公里双弓商业运行,再到世界首条时速350公里的智能京张高铁,中国铁路牵引供电正向建设运维全过程、全生命周期的高度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方向发展。
2021-01-20 09:47
中国海油1月14日宣布,全球首座10万吨级深水半潜式生产储油平台——“深海一号”能源站在山东烟台交付启航。由我国自主研发建造的这一最新海洋工程重大装备,实现了3项世界级创新、运用了13项国内首创技术,被誉为迄今我国相关领域技术集大成之作。
2021-01-20 09:45
据美国《科学新闻》网站1月18日报道,由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科学家主导的一个国际天文学家团队发现了迄今已知最古老的类星体J0313-1806,其距地球130.3亿光年,是迄今发现距离地球最遥远的类星体,可以追溯到宇宙大爆炸后6.7亿年,质量约为16亿倍太阳质量。
2021-01-20 09:42
据近日在线发表在《科学进展》上的一项研究,澳大利亚科学家开发出一种具有再生能力的新型干细胞,这种由人类脂肪细胞制成的诱导专能干细胞(iMS),可以像“变色龙”一样适应周围环境并修复一系列受损组织。
2021-01-20 09:41
英国《自然》杂志19日在线发表一项免疫学最新研究,美国科学家团队首次分析人体如何“记住”新冠病毒,他们发现,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免疫力或至少维持6个月。
2021-01-20 09:40
1月19日记者从湖北省科技厅获悉,在持续深化减轻科研人员负担7项行动(简称“减负行动1.0”)的基础上,湖北省科技厅、省财政厅、省教育厅、省卫健委联合发文,启动实施“持续开展减轻科研人员负担激发创新活力专项行动”。
2021-01-20 09:39
记者1月19日从中石化西北油田获悉,1月13日,经中国石化油田事业部审定,西北油田分公司顺北油气田2020年产油97.7万吨、产气3.49亿方,同比上年分别增长28.9%、31.7%,实现百万吨产能建设目标,为西北油田2022年实现千万吨级油气田目标夯实了基础。
2021-01-20 09:37
古有谚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基因编辑技术应用走入了公众视野,但人体基因编辑对人类伦理和法律也提出了一定的挑战。
2021-01-20 09:37
据说20世纪50年代,安徽一渔民意外捕到一条未曾见过的大鱼,经动物学家鉴定方知竟是十分珍贵的“长江女神”白鱀豚!于是,将其送至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2021-01-20 09:36
记者19日从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获悉,该所联合国内外13家单位的研究人员发布了《全球海洋变暖2020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20年海洋升温持续,成为有现代海洋观测记录以来海洋最暖的一年。
2021-01-20 09:35
海关总署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商务部、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推出18条措施,从优流程、降成本、压时间、提效率等方面,着力解决当前市场主体关切的“堵点”“痛点”“难点”问题。
2021-01-20 09:34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科院院长唐华俊1月19日在京表示,“十四五”期间,中国农科院一定要紧紧围绕国家和产业需求,努力抢占农业科技制高点、牢牢把握农业发展主动权,完善“重大科技使命清单”,重点在支撑农业稳产保供、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打造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机制创新、支撑引领乡村振兴等五方面发力。
2021-01-20 09:33
1月18日下午,2020年度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奖成果转化奖揭晓,江苏省研究型医院学会会长、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吕凌以其在肝移植转化研究领域的创新攻关、矢志不渝而获奖。
2021-01-20 09:32
近年,以美国SpaceX公司“星链”星座为代表的大规模低轨宽带卫星星座项目,颠覆了人们对于传统卫星生产模式的认识。卫星智能制造生产线,成为了卫星研制的发展新方向。
2021-01-20 09:30
记者19日从南京大学获悉,该校中科院院士祝世宁团队在一项实验中,在两架相距200米的重约35千克的无人机之间构建了一个小型的移动量子光学中继链路,实现了相距1公里的两个地面站之间的纠缠分发。
2021-01-20 09:29
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举行1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宏观经济运行情况。
2021-01-20 09:28
18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科创中国”年度工作会议上发布了2020年度“科创中国”系列榜单——先导技术、新锐企业、产学研融通组织三大榜单。该系列榜单囊括了50项先导技术、10家新锐企业、10家产学研融通组织。
2021-01-19 11:09
基因组编辑技术为动植物遗传改良提供了革命性遗传操作工具。但在基因组编辑过程中,通常需要将外源载体导入生物体细胞内,在基因组编辑完成后,再筛选出不含外源成分的材料个体。
2021-01-19 09:5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