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当好“国旗卫士”的标准有多高?答案在这里
首页> 军事频道> 中国军情 > 正文

当好“国旗卫士”的标准有多高?答案在这里

来源:中国军网2020-11-18 10:3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尽管已久经“沙场”,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国旗护卫队排头兵位置的褚泽亮多少还是有几分紧张,或者可以说是兴奋。

  此刻,他和其余221名身着陆海空三军礼服的国旗护卫兵正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北侧平台上,面向天安门城楼,持枪立正。

  第一声礼炮鸣响,指挥员下达口令,前进!褚泽亮和战友们护卫着五星红旗阔步前行,铿锵的脚步声直抵人心。

  正步行进168步后,他们抵达天安门广场北侧的升旗区——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国旗护卫队官兵日复一日写就非凡的战位。

  2019年春节前夕,习主席来到国旗护卫队,观看战士们进行护旗队列动作和展旗收旗训练。

  “天安门广场升国旗仪式是重要的国家典礼,你们要牢记职责使命,坚持一流标准,用实际行动捍卫国旗尊严。”

  统帅的深切关怀和殷切期望,牢牢记在了每一位官兵的心里,也开启了国旗护卫队瞄准全面一流建设的新征程,国旗卫士们更是将满腔挚爱与忠诚深深地倾注在国旗下的神圣战位。

  (一)

  “向国旗——敬礼!”国歌奏响,指挥刀举于胸前,泪水霎时噙满眼眶。

  作为褚泽亮曾经的老班长,去年阅兵时已经是刘永久与国旗为伴的第12个年头,经历了数千次的升降旗任务,当时担任阅兵国旗护卫队分队长的他,依旧心绪澎湃——

  2009年,刘永久曾以受阅战士身份从天安门前正步走过。十年时间,普通一兵与共和国共同成长。

  五星红旗徐徐升起,在柔风中舒卷自如。整整46秒,刘永久目光如炬没有眨眼。

  从万人中脱颖而出,入选国旗护卫队时,“徒弟”褚泽亮觉得自己实现了一个遥远的梦想。而这次,则圆了一个更大的梦。

  从人民英雄纪念碑到升旗区,刘永久、褚泽亮以及所有队友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凝结了对标一流标准的艰辛付出,更是对习主席殷殷嘱托的坚定回应。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大队长韩捷看来,习主席视察后,“重塑”成为了国旗护卫队发展建设的关键词之一。这意味着更高的要求、更重的责任与更刻苦的训练。

  仪仗大队政委朱威明也从官兵眼神中读出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其中有军人的彪悍和血性,更多的则是对国旗的尊崇和热爱,“那是需要他们用青春去守护、用生命去捍卫的至高荣耀。”朱威明说。

  很多人说,国旗护卫队官兵简直就是铁打的,但其实没有谁天生就坚不可摧。

  万里挑一、苦练“三功”、踢腿带风落地砸坑……各大媒体的诸多报道早就道出了其中奥秘,苛刻的选拔和严酷的训练最终使大家百炼成钢。用官兵自己的话说,还需要一种自虐般的自律。

  每次带队执行升降旗任务,孔德玺都会伴随队伍走出天安门城楼,而后在金水桥一侧目送这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穿过长安街,一步步走向属于他们的战位。

  有过四次阅兵经验的孔德玺来到国旗护卫队担任教导员时间还不长,他经常和大家强调,每天观看升旗的群众不同,许多人或许一生只有这一次机会,因此每一次任务都应是崭新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像第一次上方队一样神圣而庄严。

  “一流军队就要有一流标准”,孔德玺带领大家对立正敬礼、步幅步速、托枪劈枪等每一个环节进行严抓细抠。千万次的重复后,终会迎来质的飞跃——步幅一致、摆臂一致、目光一致,甚至连呼吸声也毫无差别。

  尽管单调且枯燥,但国旗卫士们就是要追求卓越、练到极致,毕竟这一切都与国旗尊严、国家形象紧密相连。

  每晚降旗归来,升旗手都会同护旗手一同来到旗库,将在天安门广场上空飘扬了一天的五星红旗存放好,并取出一面崭新的旗帜。

  国旗护卫队荣誉室内,借着灯光,张自轩会对新旗进行全面检查:五角星的方向位置有无问题,旗面是否有污点……他要确保第二天一早由自己升上空中的这面旗毫无问题,因此必须细之又细、严之又严。

  能与国旗“亲密接触”,升旗手无疑是整场仪式中绝对的主角。

  习主席来视察的那天,张自轩出色演示了展旗收旗等升旗动作。而从方队一员到升旗手,他也完成了一场自我超越。

  重达30斤的旗杆一上肩,张自轩瞬间对“肩上的责任”有了新的理解。

  旗杆与身体要成45度角,只能靠食指和中指的力量控制,并要在任何外界条件下均保持岿然不动。张自轩管这叫“人剑合一”。除去擎旗,还要练就一双铁掌,这样在展旗和收旗时才能力道足、动作美。

  为了练擎旗稳定性,张自轩更喜欢大风天气,而队员们也对恶劣天气“情有独钟”。“脚下要更硬一些!”大家会互相提醒着,正步也踢得更带劲。

  每当华灯初上,透过光亮,长安街上队员们留下的四条泛白印记隐约可见……

  (二)

  褚泽亮执行阅兵升旗任务时,张洋正在新兵营兴奋地看着直播,并在电视上记住了这张脸。半年后他们在国旗护卫队相遇了,褚泽亮还成了张洋的分队长。

  较量,其实从新兵营就开始了。想要精益求精,苗子选拔至关重要。

  正步走得好的就率先离开原有队伍去练枪法,枪法练好了,就可以开始结合训练。这种隐性淘汰,是对新兵们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考验。毕竟,谁都不想被甩到最后。

  和张洋一样铆着劲儿的还有马锋。新兵营快结束时,班长实在舍不得自己带出来的这个优秀小伙儿,经常劝说马锋跟自己回原单位。

  “班长,我还是想去国旗护卫队,这是我从初中开始就有的梦想。”

  “怎么,咱们的关系还不到位呗?”

  “分开是为了更好地相聚嘛!”

  说起这段,马锋嘿嘿地笑了起来。打起了感情牌的班长一时竟无言以对。

  最终,马锋和张洋还是坐上了开往天安门的大巴车。但等着他们的是专属国旗护卫队队员的长达四个月的专项训练,和更残酷的随时被淘汰的可能。

  那是两名新兵第一次在天安门城楼下感受升旗任务。马锋被马靴砸地的声响震撼到了,他也终于明白了在新兵营让自己崩溃的“不断重复”究竟是为了什么。

  “练好就能上!”结束专项训练,马锋和张洋正式成为了国旗护卫队的“编内人员”。那一天,两人站在紫禁城端门东朝房前不大的训练场上,觉得一切都很美好。因为热爱,眼底尽是风景。

  “一路走来,觉得苦吗?”

  “经历过了也就不觉得苦了,而是赚到了!”

  张洋觉得这是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点,青春总要留下一些东西来回忆。

  大家会经常讲起习主席来视察那天的场景,在“国旗卫士讲堂”上,两人认真领会习主席重要讲话精神,并生成了一股奋进的力量。

  初来乍到,两人感觉身边的这群老兵既贴心又暖心。领来新礼服,他们会细致地介绍其中讲究,手把手帮着穿戴。凌晨,他们会提早起床,替自己准备好衣服和马靴,穿好后再认真检查一遍,不放过任何细节甚至一个线头。

  在国旗护卫队,对新兵的帮带是全方位的。

  站到方队中执行升降旗任务,这一天终于来了。尽管老队员一直在嘱咐不要紧张,出发后马锋还是觉得四周静得出奇,只能感受到口令声和扑通扑通的心跳。敬礼口令一出,自己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回来后,紧张感得到释放,马锋见到每个人都想冲上去大声告诉他,自己刚刚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护卫了五星红旗。中队长把这一消息也告诉了马锋的父母,电话那端不善言辞的母亲连声说好……

  大家都说,张洋和马锋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一批新兵,为国旗护卫队注入了新鲜血液。他们两人也说,对于国旗分量的感受,如果说过去还隔着一个屏幕,那现在就是“零距离”贴着心。

  传承,一直在继续。

  杨博,是国旗护卫队的第一位四级军士长。十年升旗手经历,亲手带出五个徒弟,其中就有袁晋爽。

  展旗是个技术活,要让巨大的国旗在空中形成完美的扇形,既要把握好风向和角度,又要有强大的臂力和协调性,个中技巧需要手把手带教。

  袁晋爽首次以升旗手身份亮相的那一刻,杨博比自己上场还兴奋,当然还多了几分欣慰。

  回忆过去的日子总会夹杂着一种温情,18岁来到这个光荣集体,自己整个青春都与国旗朝夕相伴,早已融为了一体。

  如今,转岗后的杨博用另一种方式践行着当初在国旗下许下的诺言——护卫它重于生命。

  从战士到副队长,杜林也用了近十年时间完成了自己的转变。

  那天,他为习主席详细介绍了国旗护卫队的历史沿革和全面建设情况。他觉得习主席的到来,对国旗护卫队来说是无上荣光,更是一个全新的起点。

  一年多来,官兵们继承和发扬护旗精神,用一流标准审视推进各项工作,做到了升降旗“零失误、零差错”,打造了一张更加威武的大国名片。

  (三)

  当太阳即将喷薄而出、队员们整齐列阵时,不远处都会有一道崇敬的目光在注视着大家。

  温和军,故宫博物院的一名电工师傅,或许是因为名字与军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从小就对军人满怀敬意。2015年,他来到故宫博物院端门配电室工作,从此就和国旗护卫队结下了一段缘。

  每天凌晨,温师傅都会早早地等候在中轴线边,观看队员们进行热身训练,全程保持立正站姿,几年雷打不动。

  “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我的榜样!”温师傅道出了一名普通百姓对于国旗与军人的一种情结。

  这其实是个相互感动与激励的过程。

  后来,因为工作调动,离开配电室前温师傅终于走到了国旗护卫队员们中间。质朴言语间,众人热泪盈眶。

  对于国人而言,国旗凝聚了太多的梦想与希望。百姓的拳拳爱国心,时常感染着国旗护卫队员们。

  无论酷暑严寒,天安门广场上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人在守候,国旗护卫队的出现会瞬间点燃大家的热情:“解放军辛苦啦!中国加油,祖国万岁!”而国旗升起那一刻,大家会自觉立正,共同仰望。为了抢到更好的观看位置,好多人半夜时分就要来长安街附近排队,或许一夜未眠。

  这种执著,队员们最懂。

  “用实际行动捍卫国旗尊严”,这是习主席的殷切嘱托,也是国旗护卫队的神圣使命。

  那次,来国旗护卫队参观的是一群来自青海牧区的孩子们。担任讲解员的徐明旭耐心地讲述着每一个和国旗相关的故事,孩子们的眼神中透出了不一样的光亮,徐明旭知道种下的这颗种子会在未来的日子里拔节成长。

  在荣誉室,还珍藏着来自天南海北的各式国旗——在仅有0.013平方公里的黄海前哨开山岛上,王继才夫妇升起过的国旗;赴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的官兵赠送的国旗;曾飘扬在我国西沙永兴岛的国旗;由驻守在祖国大江南北、为国戍边的官兵们共同签名的国旗……不大的一方空间,承载了不同战位官兵的赤诚之心,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护卫着国旗。

  国旗护卫队的这座“营盘”有些特殊。置身时代感与传统性交织的景区,一栏之隔,一面是喧闹往来的游客,一面是秩序井然的营区。只要走出房间,一言一行时时刻刻都暴露在聚光灯下。

  队员们清楚,只要成为国旗护卫队一员,自己的举止行为就与国旗相连,就与民族、国家相连。受到关注,是考验,更是激励。

  于是,大家都在用一种无需提醒的自觉展示着最好的形象。在鲜花与掌声中,他们时刻保持清醒。

  伴着晨曦,走上战位,用完美的动作“唤醒”一座城、一国家。阅尽沧桑的天安门,将继续见证国旗卫士们的庄严豪迈。

  天安门广场,五星红旗迎风招展,而信仰之旗,则同时飘扬在国旗护卫队每一名官兵的心间。

  (中国军网记者 毛志文 郑欣宇)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国家宪法日:最好的保护“宪”给你

  • 雪后初霁的黄土高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寒冬渐至,在内蒙古阿拉善盟乌兰布和沙漠重庆交通大学试验地里,植被已枯黄,连平日活泼的野兔、田鼠也没了踪迹,似乎万物都已沉寂。但其实,它们的实时情况正在被各种采集器监测着,相关数据流实时传回位于沙漠实验室的数据中心
2020-12-04 09:59
前段时间,柳州螺蛳粉产业园的广西中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内,该公司负责人韦杨年又喜又忧,喜的是袋装螺蛳粉的销售非常火爆,平时一天的销量是25万袋,现在每天能达到35万袋;忧的是工人们加班加点为“双十一”备的货,还没到“双十一”就卖光了……
2020-12-04 09:57
谁能想到,这个北京城南最大的湿地公园是北京亦庄投资300亿元,历时3年,在垃圾坑上建起来的。而更令人感叹的是,在北京亦庄绿色生态城区中,聚集着高端智能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可谓创新经济和环境生态发展齐头并进。北京亦庄如何锐意进取、开拓建设宜居宜业的现代产业新城?
2020-12-04 09:57
“大家只知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5年前去了石梯后,我想说,石梯难,比古蜀道还难!”曾在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太平镇担任工作队长的云南省林业厅干部铁伟感叹说,正因出行难,一代代石梯村村民在悬崖上凿石开阶,小村也因此得名。
2020-12-04 09:55
记者3日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潘建伟、陆朝阳等组成的研究团队,与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国家并行计算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合作,构建了76个光子的量子计算原型机“九章”,实现了具有实用前景的“高斯玻色取样”任务的快速求解。
2020-12-04 09:50
近期,各地接连出现散发病例,这样的背景下,该如何强化春节假期的疫情防控?12月3日,国务院联防联控召开新闻发布会,交通运输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铁路集团公司、民航局相关负责人回应公众关切问题。
2020-12-04 09:49
闽西龙岩是全国著名革命老区、原中央苏区核心区。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龙岩依托丰富的铜铁煤等矿产资源,资源型工业一度达到了全市工业比重的75%。
2020-12-04 09:48
提到书记员,就想到卷帙浩繁的笔录。如今在法庭上,语音识别可以解放他们的双手。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多元智能化诉讼服务及审判执行关键技术研究”,开展了面向司法场景的语音识别技术及应用系统研究,建设起人民法院智能语音云平台。
2020-12-04 09:42
“对现代科技发展可能引发的风险规制不足,是形成我们目前所处的社会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于文轩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法治轨道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意义重大。
2020-12-04 09:41
据当地媒体报道,以色列初创公司Remilk开发出一种新技术,能够生成在化学上与牛乳和奶制品中的蛋白相同的乳蛋白,有望成为世界上首家无需母牛而生产真奶制品的公司。
2020-12-04 09:39
氢是宇宙中最常见、最基础的元素,但其质子电荷半径大小仍是未解之谜。研究人员表示,希望这些紫外频梳能用于直接冷却氢和碳等重要的生物化学元素,以便更精确地研究它们。
2020-12-04 09:38
全球医学界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和规模研发新冠疫苗,各国政府也对疫苗面世和投入使用抱以极大期待。近来,全球几款在研疫苗的捷报频传。
2020-12-04 09:37
据最新一期《自然》杂志报道,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领导的国际团队在一项对全球小麦生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10+基因组计划中,对代表全球育种计划的15个小麦品种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
2020-12-04 09:36
根据英国《自然》杂志3日发表的一项计算机科学最新突破,加拿大科学家团队报告:完全由人工智能控制的气球,成功实现自主导航,在平流层一连数周待在原地。
2020-12-04 09:35
记者3日从中国农科院获悉,该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提供的紫花苜蓿和燕麦种子,已随嫦娥五号同时飞天,开启了空间诱变实验之旅。与此同时,团队开展的苜蓿、燕麦和红三叶等牧草航天育种试验研究亦进展顺利。
2020-12-04 09:34
据国家航天局12月3日消息,嫦娥五号着陆上升组合体在月面工作期间,实现了月面国旗展开。这是我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也是继嫦娥三号、四号任务之后,五星红旗又一次在月球亮相。
2020-12-04 09:33
记者从国家航天局获悉,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牛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我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2020-12-04 09:32
在NASA各种深空探测任务中,科学家使用位于西班牙、美国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的深空测控网,发射上行指令,接收下行通信应答信息,测量探测器的飞行轨迹、状态等。平劲松介绍,深空探测实验中用到的激光通信技术,其最远作用距离约1亿千米,而地面无线电通信的作用距离预计最远可以达到230亿—260亿千米。
2020-12-03 09:15
—  东方白鹳在天津市七里海湿地自然保护区振翅高飞。路红介绍,天津市实行网格化管理,各区严格落实四级巡查搜查机制,加强对鸟类栖息地、停歇地、繁殖地和候鸟迁徙通道等重点地区的巡查巡护。
2020-12-03 09:32
生态环境部11月30日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今年进入秋冬季以来,受不利气象条件、污染物排放增加、区域传输等影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出现数次空气污染过程。其中,山西吕梁和河南开封两城市问题较为突出,未落实减排措施的企业占比分别为32.5%和20.5%。
2020-12-03 09:3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