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征途激荡英雄战歌——《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创作始末
首页> 军事频道> 军史揭密 > 正文

征途激荡英雄战歌——《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创作始末

来源:解放军报2020-11-05 09:5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鸭绿江畔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内,陈列着一张信笺:红格竖排,蓝黑色墨水字迹,在已经发黄的左上角,标注着“稍快,雄壮有力,充满信心”。

  这件珍贵的文物,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手稿。

  这是一首为英雄谱写的歌曲,是伴随勇士们奔赴战场的铿锵旋律。谈起抗美援朝,人们都不由得会想起、甚至唱起这首排山倒海、响彻云霄、气势恢宏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这首歌曲调激昂,雄壮,进行曲式;歌词洗练,准确,催人奋进。无论词或曲都给人以勇往直前、锐不可当的力量。就是如此简短、简练的一首歌,却凝聚起中华儿女保家卫国的强大力量,激发起几万万同胞共同的爱国热情。这在世界音乐史上亦非常罕见。岁月峥嵘,70年过去了,如今的人们仍被这首歌的铿锵旋律所震撼、所激励、所感染。

  歌曲的词作者麻扶摇,当时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炮1师5连的政治指导员,生于1927年,创作这首歌词时,年仅23岁。曲作者周巍峙,当时任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生于1916年,创作这首歌曲时也才34岁。信笺上的标注,便是周巍峙所写。

  这首歌创作于1950年,我是听着它长大的。当听了无数次、唱了无数次后,我对词曲作者充满了敬意和爱戴。他们怎么能写出如此贴切的词与曲,让几万万同胞的心跟着它的旋律一起跳动,使整个民族都跟着一起沸腾呢?有一天要是我能够亲眼见到词曲作者,那该多好啊!想着想着,我还真就如愿以偿了。若干年后,我有幸因工作的关系见到了他们其中的一位,曲作者周巍峙。

  周老很早就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音乐家。1934年至1937年,他在上海从事左翼文艺活动及进步出版工作,任中国音乐家协会执行干事,组织领导群众音乐团体从事抗日救亡歌咏活动,在工人、学生及店员中开展革命工作。抗战期间,他创作出大量抗日歌曲及合唱作品,如《前线进行曲》《上起刺刀来》《八路军和孩子》等,还参与《两年间》《相信谁》《不死的老人》等歌剧的创作。他20岁的时候,编辑出版了第一本救亡歌曲集《中国呼声集》,产生很大影响。1939年,23岁的他指挥演出了《黄河大合唱》。长期的艺术实践,使他的艺术才华不断提升。正是有了深厚的艺术功底和创作积累,他后来才可以写出惊艳四方的旋律。

  他每次来昌平或是我去他家里,我俩都要聊上一阵子:聊文艺,聊创作,聊他在延安时期的点点滴滴。其实我最想听、最想了解的,还是他那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创作过程。因为这首歌已经渗入到我的骨髓里,怎么听也听不够,常听常新。有一次,我到他家里看他,实在抑制不住,便切入了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创作的话题。

  当时我问他,这首歌曲的创作,是不是上级给的任务。周老很严肃很认真地回答我说:“这完全是发自我内心的创作诉求,完全是自觉的。当时战争箭在弦上,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我也是中华儿女其中的一员,所以必须要第一时间做出应有的反应。这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义务和担当。”

  我曾经有个疑惑,志愿军出征时为了保密,渡江的时间是每日黄昏至翌日4时,部队是在夜间悄无声息进入朝鲜境内的。这样还怎么唱着这首歌行军呢?

  那天,周老给了我答案:“艺术很多时候是人们心性的诉求与表达。你要闭着眼睛细细感受和体味部队入朝的画面。这首歌的创作是抽象出来的精神象征,是一种民族大义的情感宣泄,是对向我们发动挑衅和侵略的敌人的猛烈回击。不管我们釆取任何途径,以什么方式入朝,我们全体中国人民和英勇的志愿军战士都是以这样一种姿态去直面敌人、与敌人较量到底的。”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首歌曲?周老端起杯子喝了两口水,仔细回忆起了当时的创作过程。

  “首先是这歌词,当时是以诗的形式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太打动我了。作为曲作家,我们的创作大多是按词谱曲。词曲对撞产生火花,这个火花就是灵感。一度创作的歌词,对二度创作的谱曲至关重要。一方面,词中的写作对于歌曲的形式有着前提性意义;另一方面,曲的写作,又对歌曲的成功与否有着决定性意义。互相配合好了,才能共同打造一首词曲高度融合的歌曲。”

  关于这首很打动他的诗的诞生细节,周巍峙是很久之后才陆续知道的。

  1950年秋,麻扶摇所在的炮1师25团成为第一批入朝部队。“雄赳赳,气昂昂,横渡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华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鲜,打败美帝野心狼!”在10月初的动员大会上,麻扶摇挥着拳头,高声呼喊出了他自己写的这首誓词,激情澎湃,掷地有声,赢得了战友们最热烈的掌声。11月中旬,新华社记者陈伯坚到前线部队采访,发现了这首誓词,认为它主题思想明确,战斗性强。于是,陈伯坚在战地通讯《记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几个战士的谈话》中,就把改动了几个字的这首诗放在了文章的开头部分。1950年11月26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了该通讯,并在大字标题下,醒目地登出了这首誓词,说它是前线部队指战员的强烈呼声。

  “那一天,当我看到《人民日报》刊登的这首诗以后,一下就被震撼了。诗的内容没有几句,但字字分量都很重。它让我感到非常激动,浑身热血沸腾,好像自己就是一位即将‘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看着看着,我便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几十年后,周老回忆起当初的情形,仍难掩激动之情,“那时,整个国家刚刚从战争中走出来,我们对战争的体验仍没有淡忘,对解放军的战斗生活很熟悉。党中央决策英明,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们文艺工作者该做的,就是将文艺作武器,把官兵气势焕发出来、调动起来,凝聚起人心和力量。这一切为我的创作提供了大的背景。”

  11月26日下午,周巍峙在北京田汉同志住处参加《人民日报》《新华半月刊》两个单位召集的作品研讨会,在别人汇报发言的时候,他的思绪就转到这首诗上来了。周老说:“我的脑子完全被进行曲的旋律占领了。我一边小声哼哼着,一边用手在桌子下面打着拍子。反复几次后,灵感一下出来了。我心里说:‘有了!有了!’然后快速用笔将谱子标了出来,总共也就用了半个小时的工夫,完整的曲子就出来了。过后我又在个别的音符节拍上进行了细微调整,就这样完成了这首歌。”

  创作中,他把诗中的句子“抗美援朝鲜”改为“抗美援朝”。这首作品以诗中最后一句“打败美帝野心狼”为题,于1950年11月30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后来,一家杂志评论这首歌曲,说它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斗进行曲。周巍峙受到启发,便将歌名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

  我望着这位文艺老兵,一种深深的感动和敬佩油然而生。这首歌曲虽然创作只用了半个小时,但这背后是周老很多年的积累和准备。试想,没有强烈的爱国情怀,没有勇于牺牲的精神,没有保家卫国的强烈使命,没有民族大义的担当,创作灵感从何而来,又怎么能快速写出这样动人的旋律?

  麻扶摇与周巍峙,共同谱写了一曲时代战歌,但二人在这期间从未见过面。后来麻扶摇去拜访周巍峙时,时间距离歌曲诞生已经过去了40年。周老说:“我们俩一见如故。”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是一首伟大的歌。这首歌的曲调,强烈地表现了抗美援朝英雄岁月的主旋律,充分体现了志愿军的钢铁意志和坚强信念。它不仅是一首好军歌,也是一首全国人民都喜闻乐唱的歌曲,一经问世,便迅速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1954年3月,在文化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举办的“三年来全国群众歌曲”评奖中,它获得一等奖。如今,这首写给英雄的战歌,已经成为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的象征。它将鼓舞激励着中华儿女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将奋勇向前、克敌制胜。

  词作者麻扶摇,2019年去世;曲作者周巍峙,2014年去世。

  历史和人民会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

  作者简介:周振华,1957年出生,作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北京文联理事、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等职。其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等奖项。(周振华)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流失海外160年 马首铜像重回圆明园

  • 第24届冬奥会金银纪念币(第1组)发行仪式在京举行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新出土的恐龙化石及附近植物化石显示,为觅得长在树梢的食物,蜥脚类恐龙进化出长脖子。通过这些化石,研究人员得以了解这头蜥脚类恐龙生活时期的气候和生态系统,进而推断1.8亿年前的气候变化或导致蜥脚类恐龙进化出纤长脖子和巨型身躯。
2020-12-02 09:48
11月20日,浙江大学医学院、良渚实验室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科研团队联合在《科学》发表研究成果,在全球率先解析了一种古老的光合细菌——绿硫细菌的光合反应中心空间结构。该研究刷新了人类对古老生物光合作用机理的认知,对于理解光合作用反应中心的进化演变,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2020-12-02 09:47
记者11月30日从安徽农业大学了解到,该校生命科学学院植物抗逆育种与减灾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李培金课题组,通过研究揭示了拟南芥花期自然变异的调控新机制。李培金解释说,SSF基因的两种变异类型很神奇,SSF414D和SSF414N虽然都能抑制植物开花,但414D功能更强更明显,414N相对表现不明显。
2020-12-02 09:34
结果显示,胎粪、羊水、产道液体及母乳以厚壁菌门和变形菌门为优势菌门,母亲粪便与唾液则以厚壁菌门和拟杆菌门为优势菌门。研究团队还发现,乳杆菌属在自然分娩婴儿胎粪中的绝对含量显著高于剖宫产分娩的婴儿。
2020-12-02 09:34
随着未来太空探索任务需求日益提高,以及太阳能、化学能在深空探索任务和星表探索任务中的局限性,必须依靠以核反应堆为基础的核能源。对此,杨宇光表示,目前的载人航天主要能源有3类:太阳能、化学能(燃料电池等)以及核能。
2020-12-02 09:33
11月28日—29日,在山东青岛莱西市举办的跨尺度机械设计制造学术研讨会上,国际欧亚科学院莱西院士专家服务中心及国际欧亚科学院跨尺度机械设计制造创新研究院揭牌启动。
2020-12-02 09:32
2020年12月1日,嫦娥五号探测器的着陆上升组合体历经主动减速、快速调整、接近、悬停避障、缓速下降和自由下落阶段,成功完成在月面预定区域的软着陆。据西安分院微波测距测速敏感器主任设计师张爱军介绍,这部雷达在着陆上升组合体距离月球表面约15公里时开机,在距离月面6公里时正式开始工作。
2020-12-02 09:32
当年技术人员在佳县3个乡镇4个村试验示范1000亩谷子,选用晋谷29等优良谷子品种,采用渗水地膜覆盖和2MB-1/4专用谷子穴播机新技术组织实施。2017年以来,科技部已将渗水地膜旱地穴播技术推广到陕北、晋中北、宁南等更多干旱半干旱地区,累计示范500余万亩,增产粮食5亿公斤。
2020-12-02 09:31
”  全国政协委员、自然资源部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原所长李琳梅的这席话指向一个残酷现实:沿海城市缺淡水。将南水北调与海水淡化比较,李琳梅算了一笔账:北京、天津、河北三省市的南水北调出厂成本每吨水8.69元、8.52元、6.13元;海水淡化出厂成本是每吨4.5元—8元。
2020-12-02 09:31
据港南区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20年前三季度,林下经济总产值9.0049亿元,种植或养殖面积13.01万亩,惠农人数70159人,林下经济总收入3.197亿元。国家林草局遴选23名优秀干部分批到定点县挂职等,在项目资金、人力物力等方面给予全力支持。
2020-12-02 09:30
”  这是在武汉召集的一次紧急会议中,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振东发言的第一句话。赵振东离世后,妻子王斌整理他的微信才得知,他10多年来一直与一个先天免疫缺陷的孩子及其父亲保持联系。
2020-12-02 09:29
被网友誉为“汉字叔叔”的美国爷爷理查德·西尔斯,目前正和南京一个团队联袂攻关如何用生动活泼的音视频形象讲述汉字演变的故事。2018年2月,麦克受邀全职来到南京一院任心胸血管外科名誉主任,2019年,他荣获中国政府友谊奖。
2020-12-02 09:27
此次,挪威科学家利用ESCIMO模型模拟了不同的温室气体减排量对1850—2500年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并对全球气温和海平面上升幅度进行了预测。模型表明,在2030年代人为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到2100年降为零的条件下,到2500年全球气温将比1850年时升高3℃,海平面升高3米。
2020-12-02 09:27
人工智能(AI)再度发威,攻克了生物学领域一项重大难题:预测蛋白质如何从线性氨基酸链卷曲成3D形状以执行任务。欧洲生物信息学研究所名誉主任珍妮特·桑顿说:“‘深度学习’团队所取得的成就是惊人的,将改变结构生物学和蛋白质研究的未来。
2020-12-02 09:26
12月1日,在介绍“十三五”以来教育事业发展情况时,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介绍了高校的3个“60%”。“十三五”以来,高校毕业生累计达4088万人,初次就业率连续多年保持在77%以上。
2020-12-02 09:25
1日,记者从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获悉,经过20余年努力,该所研究团队发布了首套青藏高原地—气相互作用高时间分辨率综合观测数据集。青藏高原是反映气候系统不同圈层相互作用及其影响效应的典型区域。
2020-12-02 09:22
为充分展示中国铁路建设的综合实力,擦亮“中国名片”,徐州带领团队成员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老挝人民眼中的“不可能”。他还利用福建茶、大叶草、龙船花等植物,对中老铁路沿线进行绿化,将铁路建设融入了当地生态环境建设。
2020-12-01 09:29
天象剧场在年底迎来高潮,好戏连台。小熊座流星雨往往是全年精彩天象的收官之作,该流星雨的活跃期为12月17日至12月26日,非常适合北半球中高纬度地区观测。
2020-12-01 09:28
“十三五”时期,载人航天、探月工程、超级计算、量子通信等领域取得一大批重大科技成果,其中也有吴凡的身影。2016年初,吴凡迎来大考——担任“龙江二号”微卫星的姿态与轨道控制系统设计师。
2020-12-01 09:28
作为一名“70后”,从普通钳工到公司首席专家再到全国劳模,郑志明的成长速度有点快。郑志明的一位徒弟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从郑师傅身上学到的,不仅有敢于创新的那股劲头,还有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
2020-12-01 09: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