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走上海军呼和浩特舰,聆听3名新兵的“首航”故事
首页> 军事频道> 中国军情 > 正文

走上海军呼和浩特舰,聆听3名新兵的“首航”故事

来源:解放军报2020-11-02 10:0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走上海军呼和浩特舰,聆听3名新兵的“首航”故事——

最好的遇见,是遇见更好的自己

航行中的呼和浩特舰。

返航时,李阳在甲板上高歌。

王宇莲(右)向班长请教装备检修技能。

战舰劈波斩浪,夏军迎着海风检试锚机。

  碧海中的呼和浩特舰。奉俊贤摄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对于水兵来说,因职责、战位不同,因人生阅历、成长路径不一,面对同一艘舰、同一片海、同一次远航,他们看到的风景是不一样的。

  起航时刻,舰艇犹如愈飞愈远的风筝,对母港的眷恋,犹如一条隐形的风筝线,一直牵系在水兵心间。

  最好的遇见,是遇见更好的自己。经过军旅生涯中第一次大海远航,年轻的新战友就此告别过去的自己。青春,有了斑斓的底色;世界,变得和大海一样宽广。

  劈波斩浪,褪去了青涩,年轻的水兵从此有了军人的味道。

  ——编 者

  脚步踩上舷梯,尽管耳边海风呼啸,她却听到了自己强烈的心跳

  对于新兵王宇莲而言,舰船起航的时刻,让她心心念念的是一封“泛起秋叶黄”的家书。

  去年秋天,新兵训练场外一座电话亭下,听到母亲周梅的声音,王宇莲鼻子一酸泪水涌出眼眶。

  泪珠顺着被晒得通红的脸庞流淌,滴落在蓝色作训服上。

  电话那头,浊浊暮色里,听着宝贝女儿抽泣的声音,眼角爬上鱼尾纹的周梅心里不是滋味。

  她用手轻搓着电话线,千语万言哽咽在嘴边,一时不知该如何劝慰。

  挂上电话,坐在台灯下,周梅铺开信纸给女儿写信。这是“女儿长这么大,第一次给她写信”。

  儿行千里母担忧。事实上,从王宇莲离开家上大学,到穿上军装入伍,她生活中的一切事情都让周梅这个母亲牵肠挂肚。

  回想那年,王宇莲拿到高考成绩,全家都沉浸在“高分胜利”的喜悦之中。

  一直渴望“早点独立”的王宇莲,放着省内最好的大学不读,非要远走他乡求学。从女儿报志愿到她走出家门,周梅都是“最后一个知道”。

  大学四年转瞬即逝,转眼到了毕业选择就业的关口。放心不下女儿一人在外打拼,周梅一直想办法为女儿物色适合的工作。

  直到有一天,周梅收到寄给女儿的一纸入伍通知书……

  “看到入伍通知书那一刻,妈妈心里既激动又不舍。”家信的开头,周梅写下自己说不出口的内心纠结。

  为女儿送行那天晚上,周梅含泪为她收拾行李。沉浸在兴奋之中的王宇莲,却忽略了母亲的感受。她只记得母亲送她上火车时,嘴角勉强挤出来的笑容和泛红的双眼。

  王宇莲从小渴望穿上军装。

  “很有主意”的她,早在高考前,曾瞒着母亲报名参军,但未能如愿。

  步入人人羡慕的重点大学就读,缤纷多彩的校园生活,在王宇莲眼中却总像“少了一种味道”。

  直到有一天,陡然看到校园鲜红的征兵横幅,王宇莲的军旅梦想再次被点燃。

  “谁没有一颗乘风破浪的心?”还有半年就毕业的王宇莲,递上了入伍申请书。

  “也许是奔向梦想的力量太强大,踏入军营后居然是一路绿灯。”在选择军兵种时,王宇莲如愿穿上浪花白;选择专业时,她如愿成为舰艇兵;选部队时,她又如愿登上南海某驱逐舰支队的最新战舰。

  今年盛夏,呼和浩特舰新兵队伍中,王宇莲是唯一的女兵。

  脚步踩上舷梯,尽管耳边海风呼啸,她却听到了自己强烈的心跳。

  此刻,王宇莲的眼前一切都是那样真实,却又是那样的不真实。梦想成真走向大海,她告诉自己要更努力。

  这里是她的战位:端坐在绛蓝色座椅上,挎包上印着“专属”的战斗号码,挎包里装着写有“王宇莲”3个大字的水兵手册。

  呼和浩特舰情电部火箭干扰兵——用王宇莲自己的话说,她的新身份“犹如岁月长河中一颗闪光的宝石”。

  手指轻点按钮,头顶甲板上,某型发射装置瞬即旋转昂首。机械齿轮运转,巨大的轰鸣声穿透甲板而来。紧接着主炮怒吼,一枚枚大口径的炮丸迸发而出……

  一瞬间,浓浓的硝烟被海风吹散,但还是有一股硝烟味被吸进通风口。这一刻,王宇莲敏锐地嗅到了“战味”。

  凝视着眼前的大海,身后就是我们的家国。站在王宇莲身旁,班长、上士王继一脸冷峻,“舰艇上的兵没有男女之分,每个人都要扛起一份责任。”

  那晚,借着床头壁灯,王宇莲又一次打开了妈妈的信。母亲的叮咛还是那样一番叮咛,但女儿已不再是昨天那个电话中“哭鼻子的女儿”。

  纸短情长,她将家信轻放枕下。那一夜,收获了成长的她,脸上挂着微笑,睡得香甜。

  舰上,青春自有好颜色。坚守,只为见证风雨后的壮丽与平静

  人通常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这句话,第二次应征入伍的夏军深有体会。就如他说的:“离开了,才知道自己深爱着军营。”

  新兵队伍中,23岁的夏军显得成熟而稳重。两年前,他是海南省武警某部一名战士。

  再次走进部队,他至今不能忘记的是那些曾经的日子:第一次打起背包长途武装奔袭5公里的雨夜;第一次顶着骄阳拼尽全力完成低姿匍匐……

  “离开需要很多理由,回来却是因为懂得。”那年秋天,夏军选择了离开。走上新的人生路,他发现“选择了安逸,但生活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

  退伍后,夏军在酒店当过服务员、快餐店里炸过鸡、健身房里做过销售……每份工作他都拿出“当年拼战术的火热激情”。

  但每当闲暇时刻,他的眼神会变得悠远。魂牵梦绕的,仍然是那一座曾令他“又爱又恨”的营盘……

  时隔一年,夏军再次走进武装部。与上次报名时的兴奋有所不同,这一次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淡定。

  “从头来过,重新生活。”夏军用手细细摩挲着新军装崭新的领花,脸上写满激动。

  大海是辽阔的,给了夏军再一次穿上军装的机会。站在甲板上,换上海魂衫的夏军,已是呼和浩特舰的一名电工手。

  第一次出海,面对巨大的涌浪,舰艇像被一只巨手推上浪尖、再跌入波谷,夏军紧握锚机的手不自然地抖动,手心渗出汗水,胸口剧烈起伏。

  夏军的战位离舰艏最近,数吨的铁锚仿佛正在他的手中一节一节地坠入深海。

  “回舱休息吧。”班长王力望着夏军惨白的脸,反而没有了平日的严厉。

  到厕所吐完,夏军又一次回到舱室:“自己选择的道路,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凭着一种坚毅,夏军感受到大海的广博,也领略了海上的风云变幻之美。

  返航的前一天,天气终于转晴。

  一抹瑰丽的晨光洒在海面,丝丝薄雾为海天镀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朝阳跳出海平面的时刻,站在甲板上远眺,这是夏军从未见过的情景:

  舰上,青春自有好颜色。坚守,只为见证风雨过后的壮丽与平静。

  就像那首歌里唱的,这舰,这海,这浪花,全都爱了

  在大多数人眼中,新兵李阳似乎更像“新兵的样子”——这个身高一米八、体重180斤的西北小伙,上舰不久就因为晕船被撂倒了。

  大学时,李阳常常自嘲“宅男”。动漫、可乐、薯片是他的“生活三件套”。

  他还是个摇滚音乐迷,弹得一手好贝斯。性格腼腆的他,只要拿起贝斯,便会随着重金属的节奏律动,就像他自己说的,“音乐使我阳光”。

  高中时,李阳自学了吉他、贝斯和架子鼓。上大学后,他和同学组了一支乐队,成了学校里小有名气的“明星”。

  “为什么来当兵?”说起这个话题,李阳带着“00后”特有的爽朗:“为了更好地生活,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他笑着说,音乐是生活元素,但音乐不能过日子,“只有用积极的态度去拼搏,生活才能回馈给你更多”。

  “要想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只懂音乐是不够的。”在家人鼓励下,他报名参军。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当兵淬火青春,用奋斗锤炼更好的自己。

  在成为水兵之前,李阳几乎没有和大海亲近过。

  “大海变幻莫测,大海的‘热情’也会令人难以招架。”走上战舰那一刻,四级军士长王博这样提醒他。

  未曾拥抱大海时,李阳极爱《我爱这蓝色的海洋》这首歌。

  此刻倚栏远眺,迎着咸鲜的海风,望着远处的战舰。眼前的一切,就像跃动在海天的“音符”,如此美妙绝伦,“就像那首歌里唱的,这舰,这海,这浪花,全都爱了”。

  经过新兵集中舰上训练,他和新兵战友依据专业、特长分配到舰艇各部门。摆在李阳面前的是一枚与他“个头差不多高”的鱼雷。作为舰上的鱼雷发射手,这个“大块头”将成为他水兵生涯的“老伙计”。

  为了摆弄好这个“铁疙瘩”,李阳从早到晚抱着专业书籍研读。他心想,既然成为呼和浩特舰发射手,就要对得起这个岗位,对鱼雷“负责”。

  李阳被分配到了二级军士长李武浩的班里。第一次见到“微胖界”的李阳,李武浩不禁皱起了眉头。

  谁知,班长转身就把下铺的被褥拿到上铺,憨笑着对他和战友们说:“班里难得来个大个子,你睡下铺稍微宽敞些。”

  李阳愣住了:“我的天,原来这班长这么暖。”事后他得知,李班长睡这张下铺,已经好些年了。

  远航的时间并不太长。一个多月的海上航行经历,慢慢刷新了作为新兵的李阳,对水兵使命和海上坚守的认知。

  “战舰是百人一杆枪,一人出错全舰遭难。”

  舰上,训练值更、专业本领、责任担当是立身之本,他内心的那套“社会学”不吃香了。

  上战舰之前,李阳想的是“苦熬一段没网、没音乐”的日子,两年后就退伍。谁知,如今舰上也有电子琴、吉他,闲暇时,他又摆弄起了乐器,和舰上战友组成一个“海上乐队”。

  几个爱音乐的水兵们一直合计,下次远航时,能在甲板上来场“深蓝音乐节”。舰艇战友间的情谊,也让他重新审视以前开口闭口的那种“哥们义气”“兄弟情”。

  学校里,他是小乐队的“灵魂人物”,还是59人组成的“轻唱团社长”。当兵入伍前,与朋友告别时,李阳一一拥抱了小伙伴们,信誓旦旦地许诺:“两年后再会。”

  首航归来,李阳变了一个想法。

  当几个要好的朋友打来电话问候,他说,要减肥、把身体锻炼好,“要当就当一名优秀的士兵”。又过了几天家人打给他,他开始为军事素质不高而担心,“真怕明年不能留队。”

  “不要音乐了?”他之前的玩伴一时难以理解和接受他的“转变”。

  “舰上的坚守,令人无畏,令人内心炽热,这是一种非常纯粹的感觉。”“这里吸引我的不仅是音乐,这里还有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舞台,让我有机会重新演绎自己的青春。如果可以,你们也来吧!”

  那天舰艇靠港,站在甲板上的李阳,抬起头,凝望着湛蓝天空。

  他的心里,也有一抹蓝天。

  此刻的晴空万里、一望无垠,如同他理想中更加广阔的湛蓝色人生。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预告:"核心价值观百场讲坛"第104场"云宣讲"

  • 流失海外160年 马首铜像重回圆明园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转基因作物将继续帮助人类应对饥饿、营养不良和气候变化等全球挑战。
2020-12-02 13:36
新出土的恐龙化石及附近植物化石显示,为觅得长在树梢的食物,蜥脚类恐龙进化出长脖子。通过这些化石,研究人员得以了解这头蜥脚类恐龙生活时期的气候和生态系统,进而推断1.8亿年前的气候变化或导致蜥脚类恐龙进化出纤长脖子和巨型身躯。
2020-12-02 09:48
11月20日,浙江大学医学院、良渚实验室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科研团队联合在《科学》发表研究成果,在全球率先解析了一种古老的光合细菌——绿硫细菌的光合反应中心空间结构。该研究刷新了人类对古老生物光合作用机理的认知,对于理解光合作用反应中心的进化演变,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2020-12-02 09:47
记者11月30日从安徽农业大学了解到,该校生命科学学院植物抗逆育种与减灾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李培金课题组,通过研究揭示了拟南芥花期自然变异的调控新机制。李培金解释说,SSF基因的两种变异类型很神奇,SSF414D和SSF414N虽然都能抑制植物开花,但414D功能更强更明显,414N相对表现不明显。
2020-12-02 09:34
结果显示,胎粪、羊水、产道液体及母乳以厚壁菌门和变形菌门为优势菌门,母亲粪便与唾液则以厚壁菌门和拟杆菌门为优势菌门。研究团队还发现,乳杆菌属在自然分娩婴儿胎粪中的绝对含量显著高于剖宫产分娩的婴儿。
2020-12-02 09:34
随着未来太空探索任务需求日益提高,以及太阳能、化学能在深空探索任务和星表探索任务中的局限性,必须依靠以核反应堆为基础的核能源。对此,杨宇光表示,目前的载人航天主要能源有3类:太阳能、化学能(燃料电池等)以及核能。
2020-12-02 09:33
11月28日—29日,在山东青岛莱西市举办的跨尺度机械设计制造学术研讨会上,国际欧亚科学院莱西院士专家服务中心及国际欧亚科学院跨尺度机械设计制造创新研究院揭牌启动。
2020-12-02 09:32
2020年12月1日,嫦娥五号探测器的着陆上升组合体历经主动减速、快速调整、接近、悬停避障、缓速下降和自由下落阶段,成功完成在月面预定区域的软着陆。据西安分院微波测距测速敏感器主任设计师张爱军介绍,这部雷达在着陆上升组合体距离月球表面约15公里时开机,在距离月面6公里时正式开始工作。
2020-12-02 09:32
当年技术人员在佳县3个乡镇4个村试验示范1000亩谷子,选用晋谷29等优良谷子品种,采用渗水地膜覆盖和2MB-1/4专用谷子穴播机新技术组织实施。2017年以来,科技部已将渗水地膜旱地穴播技术推广到陕北、晋中北、宁南等更多干旱半干旱地区,累计示范500余万亩,增产粮食5亿公斤。
2020-12-02 09:31
”  全国政协委员、自然资源部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原所长李琳梅的这席话指向一个残酷现实:沿海城市缺淡水。将南水北调与海水淡化比较,李琳梅算了一笔账:北京、天津、河北三省市的南水北调出厂成本每吨水8.69元、8.52元、6.13元;海水淡化出厂成本是每吨4.5元—8元。
2020-12-02 09:31
据港南区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20年前三季度,林下经济总产值9.0049亿元,种植或养殖面积13.01万亩,惠农人数70159人,林下经济总收入3.197亿元。国家林草局遴选23名优秀干部分批到定点县挂职等,在项目资金、人力物力等方面给予全力支持。
2020-12-02 09:30
”  这是在武汉召集的一次紧急会议中,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振东发言的第一句话。赵振东离世后,妻子王斌整理他的微信才得知,他10多年来一直与一个先天免疫缺陷的孩子及其父亲保持联系。
2020-12-02 09:29
被网友誉为“汉字叔叔”的美国爷爷理查德·西尔斯,目前正和南京一个团队联袂攻关如何用生动活泼的音视频形象讲述汉字演变的故事。2018年2月,麦克受邀全职来到南京一院任心胸血管外科名誉主任,2019年,他荣获中国政府友谊奖。
2020-12-02 09:27
此次,挪威科学家利用ESCIMO模型模拟了不同的温室气体减排量对1850—2500年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并对全球气温和海平面上升幅度进行了预测。模型表明,在2030年代人为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到2100年降为零的条件下,到2500年全球气温将比1850年时升高3℃,海平面升高3米。
2020-12-02 09:27
人工智能(AI)再度发威,攻克了生物学领域一项重大难题:预测蛋白质如何从线性氨基酸链卷曲成3D形状以执行任务。欧洲生物信息学研究所名誉主任珍妮特·桑顿说:“‘深度学习’团队所取得的成就是惊人的,将改变结构生物学和蛋白质研究的未来。
2020-12-02 09:26
12月1日,在介绍“十三五”以来教育事业发展情况时,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介绍了高校的3个“60%”。“十三五”以来,高校毕业生累计达4088万人,初次就业率连续多年保持在77%以上。
2020-12-02 09:25
1日,记者从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获悉,经过20余年努力,该所研究团队发布了首套青藏高原地—气相互作用高时间分辨率综合观测数据集。青藏高原是反映气候系统不同圈层相互作用及其影响效应的典型区域。
2020-12-02 09:22
为充分展示中国铁路建设的综合实力,擦亮“中国名片”,徐州带领团队成员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老挝人民眼中的“不可能”。他还利用福建茶、大叶草、龙船花等植物,对中老铁路沿线进行绿化,将铁路建设融入了当地生态环境建设。
2020-12-01 09:29
天象剧场在年底迎来高潮,好戏连台。小熊座流星雨往往是全年精彩天象的收官之作,该流星雨的活跃期为12月17日至12月26日,非常适合北半球中高纬度地区观测。
2020-12-01 09:28
“十三五”时期,载人航天、探月工程、超级计算、量子通信等领域取得一大批重大科技成果,其中也有吴凡的身影。2016年初,吴凡迎来大考——担任“龙江二号”微卫星的姿态与轨道控制系统设计师。
2020-12-01 09: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