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创造“步兵打飞机”神话的队伍:军事过硬始终是金字招牌
首页>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 > 正文

创造“步兵打飞机”神话的队伍:军事过硬始终是金字招牌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2020-09-16 08:1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2019年10月1日,长安街,国庆70周年大阅兵。

  伴随《钢铁洪流进行曲》浩荡而来的,是气势恢宏的战旗方队。

  继2015年胜利日大阅兵之后,“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这支英雄连队,又一次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线中。

  第73集团军某旅二营四连上士唐公建挺立在战车上,面容坚毅,目光灼灼。此刻,他手中“战斗模范连”的旌旗显得格外沉。后来,他不止一次这样说:“举旗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整个连队。我们和先辈一起走过天安门……”

  这支战功卓著的连队,与人民军队一同成长。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出发,走过长征千难万险,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他们在战斗烽火中扛起热血浸染的旗帜。

  83年前,夜袭阳明堡战斗中,这支创造出“步兵打飞机”神话的队伍,用敢打必胜的信念回答了“什么是‘战斗模范’”。今天,面对传统步兵向装甲步兵的转型跨越,他们踏出强军精武的时代足音。

  从胜利中走来,军事过硬始终是这支英雄连队耀眼的金字招牌。

  走进“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

  军事过硬,永远的金字招牌

  ■解放军报记者 卫雨檬 特约记者 赵 欣 通讯员 池俊成

  “强军精武红四连”组织宣誓仪式,激发练兵备战热情。

  一支连队的精神地标

  今年八一建军节,曹俊鸿在部队过了第5个生日。

  1998年夏季,一场洪水席卷了长江中下游地区。江西上饶,一位孕妇挺着肚子,在各山头之间转移。

  站在高处眺望,洪水凶猛,大堤上跳跃着的一群群迷彩身影,让她看到了希望。

  那年8月1日,这位母亲分娩了一个男孩,起名曹俊鸿。

  或许,从那时起,曹俊鸿就注定要成为一名军人。

  5年前的9月,报名参军的17岁青年曹俊鸿坐在电视机前,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观看了胜利日大阅兵。屏幕中,猎猎战旗引领着威武之师阔步向前。

  当“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英模部队方队从天安门广场前走过,曹俊鸿禁不住感叹:“真有气势!”

  没想到,10天之后,曹俊鸿竟然来到这个连队,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

  这支满载荣誉的英雄连队,还有一个名字叫“红四连”。她诞生于1927年黄麻起义,和人民军队同龄。

  入伍前,曹俊鸿只在书本里和电视上看过“阳明堡”的相关介绍。来到“红四连”,他才知道,阳明堡是一代代连队官兵的精神地标。

  那是一场被搬上电影屏幕的战斗传奇——

  1937年10月,数架敌机连日在山西上空穿梭轰炸。八路军129师769团侦察获悉:阳明堡机场停放着日军飞机24架……

  19日晚,“红四连”担任突击队,秘密潜入机场。面对黑夜里的庞然大物,如何摧毁敌机成为关键所在。

  “当时,大家根本没见过飞机……”

  今天的“红四连”官兵对那场战斗的细节再熟悉不过,每个人都能脱口而出。

  第一次见到飞机,也是第一次去摧毁飞机。尽管手中的装备落后,但当年那些年轻的官兵谁也没把困难放在眼里——他们想出了用集束手榴弹往飞机肚子里扔的办法。

  “轰!轰!”爆炸声过后,飞机燃起大火,滚滚浓烟弥漫了整个机场。守备的日军随即反应过来,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红四连”以30多人伤亡的代价,歼敌百余人,摧毁敌机24架。

  士勇不惧乏良器。这场以少胜多的“奇胜”背后,是一群人的赤胆忠心。彭德怀曾这样缅怀在夜袭阳明堡战斗中牺牲的英雄:“忠肝赤胆,与日月争光!”

  夜袭阳明堡战斗的成功,是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的又一次胜利。它大大削减了忻口会战来自空中的威胁,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极大鼓舞了全国抗战军民的热情和勇气。

  由此,该连被第129师授予“战斗模范连”荣誉称号。

  图为“红四连”被授予的“战斗模范连”战旗。资料照片

  2019年,国庆70周年阅兵训练,擎旗手唐公建回想起第一次看到的那面老旧的战旗——“一块鲜艳的红布做成旗子,上面‘战斗模范连’5个字,是用颜色相近的布条,一块块缝上去的。”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再到和平建设时期,从内陆到海滨,这面承载着辉煌历史的战旗,和一代代“红四连”官兵共同走过不可磨灭的峥嵘岁月。

  什么是“战斗模范”?在每一位“红四连”官兵心里,答案指向历史深处的同一个地方——那是83年前的阳明堡机场,也是浴血奋战的每一个战场。

  以战斗胜利的地标命名,让“红四连”官兵倍感荣耀,也倍感沉重。那是一种使命之重,需要用汗水和鲜血才能称量。

  “红四连”官兵在陌生地域开展战场搜索训练。

  一张照片背后的精武传承

  注目,凝神,屏息。

  这一刻,耳边的风仿佛失去了声音,曹俊鸿只感受到速度和力量。远处的靶机开始飞快移动,短短几秒间,他冷静果断地扣动扳机。

  “嗒嗒嗒……”一阵点射过后,新的训练纪录诞生了!

  2020年5月,第73集团军组织创破纪录比武,下士曹俊鸿在移动靶速射课目中夺得集团军第一名。

  那一刻,曹俊鸿内心平静,“只想着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没给四连丢人”。

  曹俊鸿心中有个神枪手的梦想,这个梦想源自连史馆里的一张照片——

  画面里,毛主席双手持枪,将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举至胸前,闭起左眼,睁大右眼,向前瞄准。在他身旁,罗瑞卿、杨得志和杨勇将军笑逐颜开。

  毛主席平生指挥过千军万马,却很少摸枪,这是留下来的唯一一张持枪的照片。

  这张拍摄于1964年全军大比武期间的照片,记录了那段如火如荼的岁月。

  枪的主人名叫宋世哲,是“红四连”第21任连长。他当时作为军区训练尖子代表,进京参加全军大比武汇报表演。

  40秒,40发子弹,命中150米距离外的40个钢板胸靶,其间4次更换弹夹!宋世哲出神入化的枪法受到首长们的高度赞扬,毛主席兴奋地说,“把神枪手的枪拿来看看”。

  于是,就有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我军历史上,1964年的军事大比武规模空前,引领了一个“训练尖子最光荣”的时代。当时,久经战火洗礼的人民军队,迎来相对和平的环境。我军告别了从“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传统练兵模式,开始向“从训练中学习战争”转变。一大批以宋世哲为代表的“神枪手”“神炮手”等训练尖子,成为当时的“明星”。

  第一次在连史馆看到那把56式半自动步枪时,曹俊鸿“感觉自己天生就对这个东西有一点喜爱,希望什么时候也能得到老连长的真传”。

  曹俊鸿在射击上的天赋,是第一次实弹打靶时显露出来的。那时,班长对着他们一群新兵说:“谁要是能打出优秀,我就破格请他去超市,零食饮料随便挑!”

  初次考核结束,曹俊鸿打出48环的好成绩,是所有新兵中唯一达到优秀的人。

  很快,曹俊鸿意识到,射击训练其实是一个比较枯燥乏味的过程,别人也很难监督,只有靠自己。

  曹俊鸿性格沉稳,持枪时“不着急,也不恐惧”,注意力全在准星和靶子之间。扣动扳机那一刻,他也丝毫不在意那震耳的枪响。

  “真正的神枪手,绝不仅仅靠天赋,更多的还是后天努力。”为了提高射击能力,他常常留在靶场反复琢磨。一天下来,火药味熏得他鼻子里都是黑的。

  刚下连时,列兵扎西麦浪的训练成绩不理想。在“红四连”这样的荣誉连队,他一度感到很迷茫。

  今年,得知副班长曹俊鸿夺得集团军射击比赛第一名,扎西麦浪心里有了触动。连队每名官兵床头都贴着一句格言。扎西麦浪在床头写下:向副班长学习。

  恩格斯曾说过,“枪自己是不会动的,需要有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来使用它们。”

  从宋世哲到曹俊鸿,再到扎西麦浪,“战斗模范连”老连长的“神枪手”精神,在一代代官兵身上接续传承——他们是“神枪手”,更是手拿武器、护卫家国的人民子弟兵。

  大比武,为人民军队创造的宝贵财富难以估量。从20世纪60年代轰轰烈烈的大比武,到现在备战打仗的热潮,精武基因在“红四连”官兵身上一直延续。

  2014年建军节前夕,习主席视察这支英雄的连队。

  2015年8月,习主席签署命令,授予连队“强军精武红四连”荣誉称号。这是“红四连”新时代的使命荣光。

  在统帅的殷切嘱托和关心鼓励下,官兵们用每一天的刻苦训练和任务中的出色表现证明,军事过硬永远是“红四连”闪亮的金字招牌。

第73集团军某旅合成营战术演练中,“红四连”所在的装甲分队正在快速向战场机动。刘志勇摄

  一次演练折射的时代转型

  震耳的枪炮声响彻丛林,硝烟四起。

  盛夏,一场连实兵实弹战术演练在闽中腹地拉开帷幕。

  步战车内,通过3个火柴盒一般大小的潜望镜进行观察,驾驶员高润邦有着自己的感受。看似狭小的视野里,炮弹划出的轨迹直冲目标,火力密集而猛烈。

  从摩托化步兵连转型为装甲步兵连,走在改革强军新征程上的“红四连”,战斗力正加速提升。

  “驾驶员必须紧盯视野中的目标。只许往前,不能后退,这和我们连队的感觉很像。”高润邦说。

  然而,“红四连”的官兵们都知道,从“铁脚板”到“履带轮”的转型之路充满挑战。连长陈鑫回顾道:“那是一段在痛苦中成长的日子。”

  喜欢驾驶的高润邦,对自己的那台步战车真是“又爱又恨”。转型之初,由于操作不熟练,行进中的步战车很容易“脱带”。他常和战友们抬着几百公斤重的履带,一遍遍地拆解、连接。

  每天训练完,高润邦都要拿着水桶和抹布,钻进幽暗闷热的车体内部。手中的抹布擦过车内地板,上面滴滴答答的印记,混合着车内滴落的液体和他身上淋漓的汗水。

  后来,高润邦驾驶步战车,和编队一同从登陆舰上开赴海滩,那如潮水奔涌而来的浩荡气势令他热血沸腾。

  曾经,驾驶座椅前数十种不同颜色的按键,一度让高润邦手忙脚乱。为了熟练掌握操作要领、快速生成战斗能力,每天深夜,他和车长一同学习知识、苦练技术。现在,高润邦的指尖起了一层薄薄的茧,那些按钮他闭着眼就可以操作。

  和高润邦一样,如今战车上车长、炮长、驾驶员三大专业乘员和蓄势待发的载员们,已经实现了从身体到头脑的“全副武装”。

  又一次抢滩登陆演练,高润邦和战友们默契协同配合,出色完成任务。他想象着,有一天自己驾驶步战车在海滩上漂移庆祝胜利的情景。

  对胜利的渴望,激励着“红四连”一代又一代官兵勇往直前。

  当年,滹沱河岸边的阳明堡机场遗址,如今已是一片农田。

  正是因为先辈们为争取胜利而不畏牺牲、敢打敢拼,才有了眼前这麦浪翻涌的景象。

  眺望着眼前这片希望的田野,连长陈鑫常常一边复盘当年那场战斗,一边问自己:倘若今天我们去打这一仗,还能赢吗?面对今天的改革转型,“红四连”还能一如既往地军事过硬吗?

  今年海训,新兵李华第一次见到大海。刚俯身下去,一个浪打过来,他猛地呛了几口水,感觉海水很咸、很涩。看着别人一下子游远了,李华心里很急。

  当晚,连队宿营在当地一所小学。月光如水,操场的老树下,指导员陈思宇组织大家讲连队故事。其中,班长李俊逸“疯了”的故事让李华深受感动。

  一次武装五公里越野考核,突然低烧的李俊逸仍拼命坚持。挺到终点那一刻,他晕了过去。醒来后,他像疯了一样“抱着连旗号啕大哭”。

  李俊逸是在“红四连”成长起来的老兵,经历过习主席授称时的光荣,也体会过连队转型时的不易。

  对这支英雄连队的精神内核,李俊逸有着自己的感悟——无论是夜袭阳明堡那种迎难而上、敢打敢拼的精神,还是坚守杀牛坪、血战西方山的英勇顽强,都早已深深铭刻在连队每名官兵的骨子里。

  “有些东西,已经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李俊逸说,“连史馆挂满的锦旗上面,‘以一胜百’‘人人英勇个个顽强’的大字,每一笔每一画,都是用鲜血写下的。”

  那晚,在潮湿闷热的海边,李华久久未眠。第二天下海,李华“顾不上许多,只管往前游”。迈开腿往岸上冲的那一刻,他紧握手中的枪,自豪极了。

  “‘红四连’充满一种朝气。”李华说,“任何一个有血性、有干劲的人都喜欢在这个连队待下去。”

  8月上旬,年度海训结束。持续的烈日曝晒,每个人的后背都脱了几层皮,绽放起象征着刚毅和拼搏的“光荣花”。

  “向胜利冲锋,永不退却!”从阳明堡这个精神地标出发,跨越时代的艰难险阻,一代代“红四连”官兵将这样一句话铭记在心。

  (采访中得到吴飞鹏、王华、苏朋大力协助,特此致谢)

  传承,流淌在血液中的力量

  ■解放军报记者  卫雨檬

  虽已白发苍苍,年过80的赵文法老人体格依然健朗。站在“红四连”设施齐全的现代化营院中,他不停感叹:“修得真好啊,漂亮极了……”

  2019年5月,“红四连”第19任指导员赵文法,回到自己的老部队。半个世纪过去,连队几经转隶,从当初的驻地山东一路南下,来到海滨。

  老兵身旁围着的这些年轻官兵,都是“念过书的孩子”。他们开着新型步战车,个个勇猛。

  一切都有了新的变化,这让老兵倍感欣慰。

  站在连史馆,赵文法看着那些过往曾经历的岁月,还有那些后来他未曾参与的历史,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这个英雄连队的红色血液中,始终流淌着一脉相承的力量。

  20世纪60年代,全军展开轰轰烈烈的大比武,官兵们将全部的力量和热情投入到军事训练中。赵文法回忆道:“当时练习投弹,不像现在有专门的地方,我们走在路上就能练。”

  那时,官兵们洗澡都要去县城的公共澡堂。从营区通向县城,是十几公里的羊肠小道。赵文法和战友们每人手里拿着一个空手榴弹,在尘土飞扬的路上边走边练习投弹。

  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坑来,年轻的士兵们在身后留下一串串延续的印记。一次次挥臂,又一次次俯身拾起,在相互比拼中,他们兴致高昂地走完了那段长长的路途。

  点点滴滴的训练内容,见缝插针地充溢在“红四连”官兵的生活中,积聚着蓄势待发的力量。关键时候,他们靠得住、顶得上。

  和平时期,“红四连”每一代官兵都参加过抢险救灾任务。如今,下士曹俊鸿的家乡就是连队1998年抗洪的地方。

  浊浪滔天,泥沙翻涌。连史馆墙上的照片中,那些奋战在大堤上的身影,让赵文法不禁回想起1963年的那个夏天。

  凌晨2点,他们接到紧急通知,随即连夜步行50余里,赶到鲁西北地区的卫运河边。

  “大家拿着铁锹铲土,连着三天三夜没休息。只要一停下来,人就能拄着铁锹睡着了。”赵文法和战友们不断加固大堤,肩并肩连成一排,成为大堤的一部分。

  “这是四连的精神,任何困难都挡不住我们胜利的脚步!”说到这,老兵有些兴奋。历史上,“红四连”官兵不仅用手榴弹打过飞机,也曾在山东的高粱地里,抱着一捆捆燃烧的高粱秆往坦克上冲。

  营区训练场上,看到那一排排威武的步战车,赵文法激动不已。

  看着年轻士兵跃上战车,向着前方阵地奋勇冲锋,老兵好像回到了过去,也仿佛看到了未来。

[ 责编:董大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藏东脱贫影像:温室大棚助脱贫

  • “荷花奖”入围舞剧《努力餐》在上海演出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记者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获悉,近期该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成功为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研制出重要部件“校正场线圈”,并于9月22日正式竣工交付,即将运往法国ITER建设现场。
2020-09-23 15:45
图为德国法兰克福的一家商场内,孩子们观看一台智能机器人讲解防范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知识。”  关于疫情期间的学校运行,德国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同意了默克尔总理倡议的四阶段计划。
2020-09-23 09:30
据英国剑桥大学网站21日报道,由该校科学家领导的国际天文学家小组,在最新一期《自然·天文学》杂志撰文指出,他们发现了一种新行星——“超热海王星”LTT 9779b。
2020-09-23 09:30
记者9月15日从内蒙古科技厅了解到,由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文信息处理技术重点实验室研发的国内首款蒙古语“奥云AI合成主播”近日在内蒙古呼和浩特首秀成功。
2020-09-23 09:26
实践验证表明,通过妊娠母猪精准饲喂智能控制系统,母猪进食后剩余饲料比例小于1%,一次完成采食量比大于95%,大幅提高了进食效率。其中,智能饲喂系统在养猪场应用结果表明,能减少饲料浪费7%—10%,提高饲料转化效率5%以上,节省劳动力35%以上。
2020-09-23 09:25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将于今年底之前建成网联云控式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这意味着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迈入了新的阶段。未来,网联云控自动驾驶系统将逐步融入智慧城市建设的体系之中。
2020-09-23 09:24
江苏省与韩国SK集团战略合作机制第三次会议8月28日在无锡高新区举行,双方确定将重点推进SK海力士学校、SK海力士医院、SK海力士集成电路产业园等一批在建项目。无锡市副市长、无锡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蒋敏告诉记者,17年来,无锡凭借扎实的产业基础不断深化双方合作,SK集团累积投资近200亿美元。
2020-09-23 09:23
记者从武汉市发改委获悉,为助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三个国家级开发区打造武汉改革开放“新高地”,武汉日前出台《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全市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
2020-09-23 09:23
记者从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获悉,广西财政近日下达补助资金6.35亿元,用于支持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本次下达的补助资金主要用于支持广西107个园区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其中包括园区路网项目71个,园区给排水和污水处理项目30个,园区电网项目5个,园区信息网络项目1个。
2020-09-23 09:22
位于辽宁沈阳高新区的东博热工装备制造热处理产业园二期工程正在抓紧施工,刚刚建好的一期厂房里,经过“热处理”的零部件整装待发。从小到大,从大到强,沈阳高新区形成了“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区”企业孵化成长链条,推动了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科技型企业呈现出梯队发展态势。
2020-09-23 09:21
9月20日,云闪付、苏宁易购、中国移动、百度地图等10家企业的18款App(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在京获颁安全认证证书,标志着我国App安全认证工作正式开展。
2020-09-23 09:18
“推进区块链技术的场景落地,我们觉得应该把云计算和区块链结合起来,而不是说区块链大于云计算,或云计算大于区块链,云计算和区块链的结合完全可以形成优势互补。惟其如此,才有可能避免由区块链所引发的信息孤岛的形成。
2020-09-23 09:18
量子计算云平台对量子计算资源和成果进行开放共享,并提供各种基于量子计算的衍生服务,可提前释放量子计算的潜力,进而促进量子计算产业提前布局与生态的良性培养。“这3款应用基于目前成熟的量子算法,都是由本源量子研究团队使用自主研发的量子编程框架QPanda与量子编程语言QRunes开发的。
2020-09-23 09:16
“为了防止雨水对大佛的侵蚀,古代工匠在开凿乐山大佛时,就精心地设计了排水系统。孙博告诉记者,构成乐山大佛本身的岩石主要是白色红砂岩,强度比较高。”古代匠人在设计乐山大佛时,在气候、选址和精妙工艺等方面都体现了其科学性。
2020-09-23 09:16
研究人员发现,雄性鲸鲨生长迅速,成年后的平均体长约8米;雌性鲸鲨生长速度较慢,成年后的平均体长约14米。领导这项研究的澳大利亚海洋科学研究所鱼类生物学家马克·米卡恩说,尽管鲸鲨的体型巨大,但它们生长得非常缓慢,每年体长只生长20厘米至30厘米。
2020-09-23 09:09
2016年,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王敏等人发现了食鱼反鸟正型标本,该标本保存了目前已知最古老的鸟类食团,为复原早期鸟类消化系统的演化提供了关键证据。研究者认为这一结构在反鸟类原始类群中的缺失,一种可能是该骨化中心在基干类群中尚未出现,抑或虽然出现但却在发育过程中没完全骨化(保持软骨状态)而无法保存为化石。
2020-09-23 09:09
9月16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一场特殊的发布会,揭开了一亿年前介形虫有性生殖行为的奥秘。在地质古生物学研究中,介形虫与孢粉、有孔虫、放射虫等都被称为微体化石,它们需要借助显微镜才能看到。
2020-09-23 09:08
新华社北京9月22日电 特稿:基因编辑“猪1.0”升级为“猪3.0” 异种器官移植技术再获突破 内源性逆转录病毒异种传播风险已随着“猪1.0”的诞生而被“攻破”,针对免疫兼容性的研究也不断取得进展。
2020-09-22 17:58
一项进行了数十年的大规模国际合作研究,近日结果出炉——来自6个国家的科学家共同宣布,涵盖过去的6600万年的一个气候变化记录项目已经完成,这是人类第一次建立了一个详细、连续的时间表用以记录全球气候变化。研究团队表示,收集如此长的气候记录片段是一个极其繁琐的过程,此次成果体现了国际交流合作的巨大努力。
2020-09-22 09:32
PNNL化学物理学家格雷格·金梅尔说:“我们的研究证明,在极冷温度下,液态水不仅相对稳定,而且由两种结构混合而成。研究人员称,新研究可以揭示液态水在密闭环境中的行为,未来他们也可以借助这项研究中用到的技术,追踪各种化学反应背后分子如何重新排列。
2020-09-22 09:3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