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米亚西舍夫—— “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条路”
首页> 军事频道> 军史揭密 > 正文

米亚西舍夫—— “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条路”

来源:解放军报2020-09-11 10:2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背驮天然气罐的米亚-4飞机。(资料图片)

晚年时期的米亚西舍夫。(资料图片)

  俄罗斯莫尼诺空军中央博物馆,一架银灰色的米亚-4“野牛”轰炸机静静卧在角落里。这架经典战机在漫长的服役生涯里,先后被改造成运输机、侦察机、反潜机……当国家战略需要时,米亚-4曾背驮“气罐”为交通不便的中部地区输送天然气,也承担过“暴风雪”号航天飞机的运输任务。

  相比大名鼎鼎的米亚-4,米亚西舍夫设计局创始人、米亚-4总设计师弗拉基米尔·米亚西舍夫一直隐匿在人们的视野之外。翻开1974年以前的《苏联大百科全书》,“M”字开头的索引甚至找不到他的名字。

  米亚西舍夫是苏联航空制造领域一位举足轻重的设计师,拥有一段堪称传奇的人生:他一度沦为“阶下囚”,却在监狱里领导了一个飞机设计团队;他能“点石成金”,让人们眼中的“失败作品”重新焕发新生;他是重型轰炸机设计的先驱,参与设计了佩-2、米亚-4、图-160等知名轰炸机……

  在人们眼中,米亚西舍夫的设计理念极具科幻力。后人评价,正是他一次次看似不切实际的大胆创新,拓宽了苏联武器装备制造的边界,走出了苏联航空航天领域的新路径。

  从飞机设计师沦为“阶下囚”,在“监狱设计局”成就一代名机

  电影《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有这样一段经典画面:德军装甲部队气势汹汹地在空旷的平原上快速推进,佩-2轰炸机成功摆脱德军航空兵的层层拦截,顷刻间,炸弹自佩-2倾泻而下,德军装甲部队被炸成一片火海。

  二战期间,佩-2作为苏联产量最大的轰炸机,它的一次次高光表现令世人赞叹。然而,许多人都不知道,这款大名鼎鼎的战机竟然是米亚西舍夫在监狱里设计出来的。

  1902年,米亚西舍夫出生在叶弗列莫夫市的一个商人家庭。他12岁那年,一战爆发,飞机、坦克、远程火炮等新式武器投入使用,战争形态发生重大变化。听闻参战归来的老兵讲述战斗经历,少年时期的米亚西舍夫便在心中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自己要投身武器制造事业,让祖国变得更加强大。

  20岁的米亚西舍夫,通过努力学习,考入莫斯科鲍曼高等技术学校。这是一所顶着诸多“光环”的名校,苏联“航空之父”茹科夫斯基在此担任教授,苏联第一架直升机、第一个空气动力学风洞在此诞生。学校坚实的技术底蕴、浓厚的科研氛围,为米亚西舍夫日后从事飞机研究设计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

  从鲍曼高等技术学校毕业后,米亚西舍夫选择留校任职,开始了飞机设计工作。他思想活跃、敢于创新,很快得到图波列夫、科罗廖夫等航空专家的注意。1936年,图波列夫第一时间向他抛出橄榄枝,并亲自办理了米亚西舍夫的调动手续。

  然而,好景不长。正当米亚西舍夫想要施展身手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政治风波突然爆发。150多名航空界专家被打入监狱,米亚西舍夫从飞机设计师沦为“阶下囚”。

  危机与转机就像一对双胞胎,总是相生相伴。在监狱里,苏联军方将专家们集中到莫斯科,并为他们创造了研究设计战机的环境。有人称,当时的“监狱设计局”与有些苏联科学院相比,学术氛围更浓、“产出”更高。

  机缘巧合,米亚西舍夫得以和图波列夫、科罗廖夫、佩特里亚科夫等航空界的“大咖”朝夕相处。他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机遇,抓住点滴时间与众多“大咖”交流探讨、拜师取经。

  尽管身陷囹圄,但面对紧张复杂的战争形势,米亚西舍夫和其他科学家依然心系祖国安危。1938年,米亚西舍夫在狱中开展了代号“101”的远程高空轰炸机设计项目。得到军方支持后,米亚西舍夫团队很快研制出快速远程高空轰炸机。该机飞行时速达620公里,航程4000公里,升限11500米,性能参数在同类产品中遥遥领先。由于种种原因,该机并未批量生产,米亚西舍夫的技术实力却因此得到军方的高度认可。

  随着战争局势转变,军方迫切需要一款能够突破德军防空系统的轻型轰炸机。不久后,米亚西舍夫被选调到佩特里亚科夫的设计团队中,参与战机的研发工作。佩特里亚科夫和米亚西舍夫根据前线飞行员的反馈需求,仅用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对测试样机进行了改造,完成了佩-2的设计工作。这是一款双发双座高空轰炸机,载弹量3000公斤,最大飞行时速达到550公里。不仅如此,他们考虑了战机俯冲轰炸的需求,在机翼上加装了专门的俯冲减速板并加固了机身结构,让佩-2能够完成各种大角度俯冲动作。

  佩-2投入实战,在苏联航空兵部队取得了良好反响,飞行员称它是“佩什卡”,寓意“晨光”。空军英雄飞行员普尔宾也给予高度评价:“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俯冲‘杀手’。”

  凭借这款经典战机,米亚西舍夫在苏联航空界崭露头角。

  积极的心态和不灭的斗志,是他研制米亚-4的内生动力

  1954年5月1日,莫斯科红场碧空如洗。在米格-17战斗机护航下,翼展长达50米的米亚-4轰炸机排成雁阵队形呼啸而来。这是米亚-4轰炸机首次亮相,苏联民众群情振奋,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发动机的轰鸣声瞬间淹没了整个红场。

  出狱后,米亚西舍夫继续从事重型战略轰炸机的研制任务。然而,命运总是爱捉弄人。1944年,美军B-29轰炸机轰炸日本后迫降苏联。得到这份意外的“大礼”,苏联军方决定:轰炸机的发展关键在于仿制B-29而非研制新机型。米亚西舍夫的项目被迫中断。

  在新型飞机研制任务陷入僵局之时,机遇却悄然而至。1949年,斯大林下令制造一种可飞抵美国的远程战略轰炸机。问题很快摆在他们眼前:如果依靠常规动力,这一想法不可能实现,研发新型喷气式轰炸机迫在眉睫。

  在军方眼中,图波列夫设计局能担此大任。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图波列夫拒绝了军方的请求。此时,米亚西舍夫主动站了出来,受领了这一研制任务。

  其实,米亚西舍夫的选择并非一时冲动。早在“监狱设计局”里,米亚西舍夫就萌生了研制远程战略轰炸机的想法。在协助佩特里亚科夫设计并改进佩-2轻型轰炸机时,米亚西舍夫一度想直接在佩-2上安装喷气式发动机,由于改进过于复杂而被迫中途停止。

  在留校任职期间,米亚西舍夫遇到了对飞机气动布局有着深入研究的设计师纳扎罗夫。两人一拍即合,继续从事远程喷气式轰炸机的设计工作,并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得到军方许可后,1500多名工程设计人员在米亚西舍夫带领下紧锣密鼓地开展攻坚战。1951年2月,米亚西舍夫提交了第一份战略轰炸机方案。根据他的设想,这款远程轰炸机翼展50米,采用后掠上单翼常规布局,最大起飞重量160吨,载弹量12吨,理论飞行距离8000公里,性能接近美军的B-52轰炸机。

  当设计方案呈到斯大林案前,斯大林非常满意,并告诉军方领导:“相信米亚西舍夫同志!”

  米亚西舍夫没有辜负这份信任。1953年1月20日,莫斯科河沿岸,人山人海,试飞员费奥多尔·奥帕德奇耶驾驶着米亚-4原型机顺利完成了10分钟的空中飞行动作。现场观众无不振奋高呼,共同见证了苏联航空史的重要时刻。

  4年后,米亚-4正式服役。在随后的苏联空军重大任务中,经常看到米亚-4的身影。

  “能真正救赎自己的,不是流淌的时间,也不是他人的帮助,而是自我良好的心态和不灭的斗志。”在米亚-4研发道路上,米亚西舍夫遭遇诸多挫折与磨难,为之奋斗的事业被多次按下“暂停键”。然而,即使身处逆境,米亚西舍夫也不曾放弃理想,而是咬牙坚持,誓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守得云开见月明,米亚-4应运而生,米亚西舍夫也因此获得了苏联最高荣誉——列宁勋章。

  看似不切实际的设想,拓展了飞机研发的新路

  “米亚西舍夫是善于创造新事物的天才。”苏联时期,著名的飞机设计师巴维尔·车宾发现米亚西舍夫是飞机设计领域的一个“怪才”,并给予他很高的评价。

  早在图波列夫设计局担任设计员时,米亚西舍夫就经常提出一些思维超前的方案。当时,特勃-3和安特-20都是图波列夫领导设计的大型飞机。米亚西舍夫在仔细研究机体构造后,提出在机身和机翼结构中使用一种新型铬镍薄壁管,以提升战机的飞行控制性能。对此,大部分人表示反对,认为飞机已经定型生产,结构材料和制造工艺完全符合标准,没有必要再做改进。听完米亚西舍夫陈述,图波列夫欣然采纳了他的建议,并鼓励大家:“有什么想法要大胆说出来,不要怕!”

  米亚西舍夫是一名优秀的飞机设计师,但很少人知道他在航天领域也颇有建树。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米亚西舍夫就对他的老上司克尔德什院士提出,他已经设计了一款飞行速度快、航程远、能够携带核武器的新型飞行器,希望克尔德什向上级提出申请研制项目。

  这款代号“40计划”的无人驾驶航天器,采用双机火箭发射航天系统,飞行距离可达2500公里,时速超过3200公里,采用了垂直发射并像飞机一样着陆。尽管设计太过超前、实现技术难度大,飞行器的研制计划被一度搁置,但米亚西舍夫的诸多设计理念,却在苏联1988年发射的第一艘航天飞机“暴风雪”号上得到了延续。巧合的是,驮运“暴风雪”号飞向太空的,正是以米亚-4轰炸机为基础改装的VM-T大型运输机。

  在米亚西舍夫职业生涯中,还有一项曾可能改变世界航天技术发展的项目。1974年,米亚西舍夫在研制空天飞机时,破天荒地提出一个全新观点:能否使用核反应堆发动机作为空天飞机的推进装置,提升空天飞机的发射效率?

  在他的构想中,500吨级的空天飞机带有闭合循环发动机,以液氢作为反应堆的载热剂向10台推力25吨的核动力涡喷发动机传热。在50公里高度上,达到16马赫以上的飞行速度后,空天飞机再启动推力320吨的核火箭发动机。按照他的设想,空天飞机最远能够抵达近月轨道,可以在大气层和太空轨道之间来回机动。方案面世后,当时的苏联科学院院士亚历山大·罗夫感叹:“如果符合项目要求的核动力发动机样机能在10年造出,批量生产的10架核动力空天飞机将满足苏联数十年内太空运输的需求。”

  然而,历史没有“如果”可言。1978年,米亚西舍夫在莫斯科病逝,核动力空天飞机项目因失去了“主心骨”而夭折。但米亚西舍夫所提出的创想,仍是当今航空航天界聚力攻关的方向。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条路,因此走出了迥异的旅途。”在他人眼中,米亚西舍夫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怪才”,总是提出看似不切实际的设想。然而,正是米亚西舍夫这种敢为人先的创新胆识,才不断拓展了飞机研发的新路,在世界航空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贺海珺 刘洋 本报特约通讯员 曾梓煌)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在湖南考察

  • 近日,位于月亮山区的贵州省从江县加榜梯田种植的水稻迎来收获季节,当地农民抓住秋雨停歇时机收割、搬运、晾晒稻谷。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020年9月19日 16:00-18:00
2020-09-19 06:27
这个秋季学期,让一些需要赴境外国家和地区留学的学生感到纠结。参与此次招生的有北京、浙江、广东等19个省市的约90个中外合作办学以及内地与港澳台地区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
2020-09-18 09:28
未来的研究还需要对比分析珠算、珠心算与其他类型工具的不同效果和规律,例如珠算、珠心算课程与数学思维课程的对比分析。”  
2020-09-18 09:53
通过无人机高空俯瞰,东大河上泄水闸、电站厂房一字排开,船闸、上下游引航道笔直地伸向远方,汩汩江水奔涌入怀。
2020-09-18 09:51
京雄城际铁路正线全长92公里,是中国高铁首个最高标准“智能化、精品化”高铁项目。
2020-09-18 09:50
借由卫星的眼睛看清地球,在一幅幅遥感图上遨游世界,及时发现全球变化和人类活动的蛛丝马迹,这是中国遥感人的梦想。
2020-09-18 09:48
高精度土壤颜色地图,提供了我国第一个标准一致、详细的土壤颜色视图,是土壤肥力质量评价与空间管理的关键参照。
2020-09-18 09:30
数字化在重塑文艺形态和文艺创作的同时,也不断激发出文艺的创新创造潜能。
2020-09-18 09:44
17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国家网信办副主任杨小伟介绍,第三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将于今年10月12日到14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
2020-09-18 09:43
除ET外,美国的激光干涉仪引力波天文台(LIGO)正在升级;日本和印度的引力波探测器的建造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
2020-09-18 09:39
200多名全球知名专家学者、400多位著名企业家和投资人、150多位国内外政府官员及驻华使节、40多位国际组织及顶级学术机构负责人。
2020-09-18 09:38
北京团市委展区共132平方米,分为三个部分,14个项目,其中共青团创新工作站展区展示国有企业创新工作站项目4个。
2020-09-18 09:34
经过24年长跑,宁波雪龙集团有限公司从原本濒临破产的镇办风扇厂发展至如今拥有200余家客户、公司发动机冷却风扇总成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
2020-09-18 09:31
随意换羽模式的鸟类,它们的换羽行为非常随机,缺少统一顺序或者统一的换羽时间,因此这种换羽模式都是发生在没有飞行能力的鸟类当中,例如加拉帕戈斯的弱翅鸬鹚。
2020-09-18 09:29
9月14日,记者从四川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获悉,该博物馆馆长赵力在9月7日获得了一只稀有奇特的格彩臂金龟。
2020-09-18 09:29
福厦高铁泉州湾大桥全长20.3公里,主跨400米,是国内外首座高铁跨海大桥;设计行车时速达350公里,为世界最高;是全球首座采用免涂装耐候钢大型跨海工程。
2020-09-18 09:27
9月8日,记者获悉,由中山香山微波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毫米波雷达标定及综合测试系统将使汽车毫米波雷达更为精准,并加速国产毫米波雷达研发生产的进程。
2020-09-18 09:26
第二十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在北京开幕。
2020-09-18 09:58
近日,一则关于“腾讯申请微信儿童版商标”的消息冲上热搜,引发广泛关注。
2020-09-17 10:2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