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米亚西舍夫—— “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条路”
首页> 军事频道> 军史揭密 > 正文

米亚西舍夫—— “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条路”

来源:解放军报2020-09-11 10:2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背驮天然气罐的米亚-4飞机。(资料图片)

晚年时期的米亚西舍夫。(资料图片)

  俄罗斯莫尼诺空军中央博物馆,一架银灰色的米亚-4“野牛”轰炸机静静卧在角落里。这架经典战机在漫长的服役生涯里,先后被改造成运输机、侦察机、反潜机……当国家战略需要时,米亚-4曾背驮“气罐”为交通不便的中部地区输送天然气,也承担过“暴风雪”号航天飞机的运输任务。

  相比大名鼎鼎的米亚-4,米亚西舍夫设计局创始人、米亚-4总设计师弗拉基米尔·米亚西舍夫一直隐匿在人们的视野之外。翻开1974年以前的《苏联大百科全书》,“M”字开头的索引甚至找不到他的名字。

  米亚西舍夫是苏联航空制造领域一位举足轻重的设计师,拥有一段堪称传奇的人生:他一度沦为“阶下囚”,却在监狱里领导了一个飞机设计团队;他能“点石成金”,让人们眼中的“失败作品”重新焕发新生;他是重型轰炸机设计的先驱,参与设计了佩-2、米亚-4、图-160等知名轰炸机……

  在人们眼中,米亚西舍夫的设计理念极具科幻力。后人评价,正是他一次次看似不切实际的大胆创新,拓宽了苏联武器装备制造的边界,走出了苏联航空航天领域的新路径。

  从飞机设计师沦为“阶下囚”,在“监狱设计局”成就一代名机

  电影《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有这样一段经典画面:德军装甲部队气势汹汹地在空旷的平原上快速推进,佩-2轰炸机成功摆脱德军航空兵的层层拦截,顷刻间,炸弹自佩-2倾泻而下,德军装甲部队被炸成一片火海。

  二战期间,佩-2作为苏联产量最大的轰炸机,它的一次次高光表现令世人赞叹。然而,许多人都不知道,这款大名鼎鼎的战机竟然是米亚西舍夫在监狱里设计出来的。

  1902年,米亚西舍夫出生在叶弗列莫夫市的一个商人家庭。他12岁那年,一战爆发,飞机、坦克、远程火炮等新式武器投入使用,战争形态发生重大变化。听闻参战归来的老兵讲述战斗经历,少年时期的米亚西舍夫便在心中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自己要投身武器制造事业,让祖国变得更加强大。

  20岁的米亚西舍夫,通过努力学习,考入莫斯科鲍曼高等技术学校。这是一所顶着诸多“光环”的名校,苏联“航空之父”茹科夫斯基在此担任教授,苏联第一架直升机、第一个空气动力学风洞在此诞生。学校坚实的技术底蕴、浓厚的科研氛围,为米亚西舍夫日后从事飞机研究设计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

  从鲍曼高等技术学校毕业后,米亚西舍夫选择留校任职,开始了飞机设计工作。他思想活跃、敢于创新,很快得到图波列夫、科罗廖夫等航空专家的注意。1936年,图波列夫第一时间向他抛出橄榄枝,并亲自办理了米亚西舍夫的调动手续。

  然而,好景不长。正当米亚西舍夫想要施展身手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政治风波突然爆发。150多名航空界专家被打入监狱,米亚西舍夫从飞机设计师沦为“阶下囚”。

  危机与转机就像一对双胞胎,总是相生相伴。在监狱里,苏联军方将专家们集中到莫斯科,并为他们创造了研究设计战机的环境。有人称,当时的“监狱设计局”与有些苏联科学院相比,学术氛围更浓、“产出”更高。

  机缘巧合,米亚西舍夫得以和图波列夫、科罗廖夫、佩特里亚科夫等航空界的“大咖”朝夕相处。他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机遇,抓住点滴时间与众多“大咖”交流探讨、拜师取经。

  尽管身陷囹圄,但面对紧张复杂的战争形势,米亚西舍夫和其他科学家依然心系祖国安危。1938年,米亚西舍夫在狱中开展了代号“101”的远程高空轰炸机设计项目。得到军方支持后,米亚西舍夫团队很快研制出快速远程高空轰炸机。该机飞行时速达620公里,航程4000公里,升限11500米,性能参数在同类产品中遥遥领先。由于种种原因,该机并未批量生产,米亚西舍夫的技术实力却因此得到军方的高度认可。

  随着战争局势转变,军方迫切需要一款能够突破德军防空系统的轻型轰炸机。不久后,米亚西舍夫被选调到佩特里亚科夫的设计团队中,参与战机的研发工作。佩特里亚科夫和米亚西舍夫根据前线飞行员的反馈需求,仅用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对测试样机进行了改造,完成了佩-2的设计工作。这是一款双发双座高空轰炸机,载弹量3000公斤,最大飞行时速达到550公里。不仅如此,他们考虑了战机俯冲轰炸的需求,在机翼上加装了专门的俯冲减速板并加固了机身结构,让佩-2能够完成各种大角度俯冲动作。

  佩-2投入实战,在苏联航空兵部队取得了良好反响,飞行员称它是“佩什卡”,寓意“晨光”。空军英雄飞行员普尔宾也给予高度评价:“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俯冲‘杀手’。”

  凭借这款经典战机,米亚西舍夫在苏联航空界崭露头角。

  积极的心态和不灭的斗志,是他研制米亚-4的内生动力

  1954年5月1日,莫斯科红场碧空如洗。在米格-17战斗机护航下,翼展长达50米的米亚-4轰炸机排成雁阵队形呼啸而来。这是米亚-4轰炸机首次亮相,苏联民众群情振奋,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发动机的轰鸣声瞬间淹没了整个红场。

  出狱后,米亚西舍夫继续从事重型战略轰炸机的研制任务。然而,命运总是爱捉弄人。1944年,美军B-29轰炸机轰炸日本后迫降苏联。得到这份意外的“大礼”,苏联军方决定:轰炸机的发展关键在于仿制B-29而非研制新机型。米亚西舍夫的项目被迫中断。

  在新型飞机研制任务陷入僵局之时,机遇却悄然而至。1949年,斯大林下令制造一种可飞抵美国的远程战略轰炸机。问题很快摆在他们眼前:如果依靠常规动力,这一想法不可能实现,研发新型喷气式轰炸机迫在眉睫。

  在军方眼中,图波列夫设计局能担此大任。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图波列夫拒绝了军方的请求。此时,米亚西舍夫主动站了出来,受领了这一研制任务。

  其实,米亚西舍夫的选择并非一时冲动。早在“监狱设计局”里,米亚西舍夫就萌生了研制远程战略轰炸机的想法。在协助佩特里亚科夫设计并改进佩-2轻型轰炸机时,米亚西舍夫一度想直接在佩-2上安装喷气式发动机,由于改进过于复杂而被迫中途停止。

  在留校任职期间,米亚西舍夫遇到了对飞机气动布局有着深入研究的设计师纳扎罗夫。两人一拍即合,继续从事远程喷气式轰炸机的设计工作,并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得到军方许可后,1500多名工程设计人员在米亚西舍夫带领下紧锣密鼓地开展攻坚战。1951年2月,米亚西舍夫提交了第一份战略轰炸机方案。根据他的设想,这款远程轰炸机翼展50米,采用后掠上单翼常规布局,最大起飞重量160吨,载弹量12吨,理论飞行距离8000公里,性能接近美军的B-52轰炸机。

  当设计方案呈到斯大林案前,斯大林非常满意,并告诉军方领导:“相信米亚西舍夫同志!”

  米亚西舍夫没有辜负这份信任。1953年1月20日,莫斯科河沿岸,人山人海,试飞员费奥多尔·奥帕德奇耶驾驶着米亚-4原型机顺利完成了10分钟的空中飞行动作。现场观众无不振奋高呼,共同见证了苏联航空史的重要时刻。

  4年后,米亚-4正式服役。在随后的苏联空军重大任务中,经常看到米亚-4的身影。

  “能真正救赎自己的,不是流淌的时间,也不是他人的帮助,而是自我良好的心态和不灭的斗志。”在米亚-4研发道路上,米亚西舍夫遭遇诸多挫折与磨难,为之奋斗的事业被多次按下“暂停键”。然而,即使身处逆境,米亚西舍夫也不曾放弃理想,而是咬牙坚持,誓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守得云开见月明,米亚-4应运而生,米亚西舍夫也因此获得了苏联最高荣誉——列宁勋章。

  看似不切实际的设想,拓展了飞机研发的新路

  “米亚西舍夫是善于创造新事物的天才。”苏联时期,著名的飞机设计师巴维尔·车宾发现米亚西舍夫是飞机设计领域的一个“怪才”,并给予他很高的评价。

  早在图波列夫设计局担任设计员时,米亚西舍夫就经常提出一些思维超前的方案。当时,特勃-3和安特-20都是图波列夫领导设计的大型飞机。米亚西舍夫在仔细研究机体构造后,提出在机身和机翼结构中使用一种新型铬镍薄壁管,以提升战机的飞行控制性能。对此,大部分人表示反对,认为飞机已经定型生产,结构材料和制造工艺完全符合标准,没有必要再做改进。听完米亚西舍夫陈述,图波列夫欣然采纳了他的建议,并鼓励大家:“有什么想法要大胆说出来,不要怕!”

  米亚西舍夫是一名优秀的飞机设计师,但很少人知道他在航天领域也颇有建树。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米亚西舍夫就对他的老上司克尔德什院士提出,他已经设计了一款飞行速度快、航程远、能够携带核武器的新型飞行器,希望克尔德什向上级提出申请研制项目。

  这款代号“40计划”的无人驾驶航天器,采用双机火箭发射航天系统,飞行距离可达2500公里,时速超过3200公里,采用了垂直发射并像飞机一样着陆。尽管设计太过超前、实现技术难度大,飞行器的研制计划被一度搁置,但米亚西舍夫的诸多设计理念,却在苏联1988年发射的第一艘航天飞机“暴风雪”号上得到了延续。巧合的是,驮运“暴风雪”号飞向太空的,正是以米亚-4轰炸机为基础改装的VM-T大型运输机。

  在米亚西舍夫职业生涯中,还有一项曾可能改变世界航天技术发展的项目。1974年,米亚西舍夫在研制空天飞机时,破天荒地提出一个全新观点:能否使用核反应堆发动机作为空天飞机的推进装置,提升空天飞机的发射效率?

  在他的构想中,500吨级的空天飞机带有闭合循环发动机,以液氢作为反应堆的载热剂向10台推力25吨的核动力涡喷发动机传热。在50公里高度上,达到16马赫以上的飞行速度后,空天飞机再启动推力320吨的核火箭发动机。按照他的设想,空天飞机最远能够抵达近月轨道,可以在大气层和太空轨道之间来回机动。方案面世后,当时的苏联科学院院士亚历山大·罗夫感叹:“如果符合项目要求的核动力发动机样机能在10年造出,批量生产的10架核动力空天飞机将满足苏联数十年内太空运输的需求。”

  然而,历史没有“如果”可言。1978年,米亚西舍夫在莫斯科病逝,核动力空天飞机项目因失去了“主心骨”而夭折。但米亚西舍夫所提出的创想,仍是当今航空航天界聚力攻关的方向。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条路,因此走出了迥异的旅途。”在他人眼中,米亚西舍夫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怪才”,总是提出看似不切实际的设想。然而,正是米亚西舍夫这种敢为人先的创新胆识,才不断拓展了飞机研发的新路,在世界航空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贺海珺 刘洋 本报特约通讯员 曾梓煌)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藏东脱贫影像:温室大棚助脱贫

  • “荷花奖”入围舞剧《努力餐》在上海演出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记者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获悉,近期该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成功为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研制出重要部件“校正场线圈”,并于9月22日正式竣工交付,即将运往法国ITER建设现场。
2020-09-23 15:45
图为德国法兰克福的一家商场内,孩子们观看一台智能机器人讲解防范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知识。”  关于疫情期间的学校运行,德国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同意了默克尔总理倡议的四阶段计划。
2020-09-23 09:30
据英国剑桥大学网站21日报道,由该校科学家领导的国际天文学家小组,在最新一期《自然·天文学》杂志撰文指出,他们发现了一种新行星——“超热海王星”LTT 9779b。
2020-09-23 09:30
记者9月15日从内蒙古科技厅了解到,由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文信息处理技术重点实验室研发的国内首款蒙古语“奥云AI合成主播”近日在内蒙古呼和浩特首秀成功。
2020-09-23 09:26
实践验证表明,通过妊娠母猪精准饲喂智能控制系统,母猪进食后剩余饲料比例小于1%,一次完成采食量比大于95%,大幅提高了进食效率。其中,智能饲喂系统在养猪场应用结果表明,能减少饲料浪费7%—10%,提高饲料转化效率5%以上,节省劳动力35%以上。
2020-09-23 09:25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将于今年底之前建成网联云控式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这意味着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迈入了新的阶段。未来,网联云控自动驾驶系统将逐步融入智慧城市建设的体系之中。
2020-09-23 09:24
江苏省与韩国SK集团战略合作机制第三次会议8月28日在无锡高新区举行,双方确定将重点推进SK海力士学校、SK海力士医院、SK海力士集成电路产业园等一批在建项目。无锡市副市长、无锡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蒋敏告诉记者,17年来,无锡凭借扎实的产业基础不断深化双方合作,SK集团累积投资近200亿美元。
2020-09-23 09:23
记者从武汉市发改委获悉,为助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三个国家级开发区打造武汉改革开放“新高地”,武汉日前出台《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全市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
2020-09-23 09:23
记者从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获悉,广西财政近日下达补助资金6.35亿元,用于支持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本次下达的补助资金主要用于支持广西107个园区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其中包括园区路网项目71个,园区给排水和污水处理项目30个,园区电网项目5个,园区信息网络项目1个。
2020-09-23 09:22
位于辽宁沈阳高新区的东博热工装备制造热处理产业园二期工程正在抓紧施工,刚刚建好的一期厂房里,经过“热处理”的零部件整装待发。从小到大,从大到强,沈阳高新区形成了“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区”企业孵化成长链条,推动了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科技型企业呈现出梯队发展态势。
2020-09-23 09:21
9月20日,云闪付、苏宁易购、中国移动、百度地图等10家企业的18款App(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在京获颁安全认证证书,标志着我国App安全认证工作正式开展。
2020-09-23 09:18
“推进区块链技术的场景落地,我们觉得应该把云计算和区块链结合起来,而不是说区块链大于云计算,或云计算大于区块链,云计算和区块链的结合完全可以形成优势互补。惟其如此,才有可能避免由区块链所引发的信息孤岛的形成。
2020-09-23 09:18
量子计算云平台对量子计算资源和成果进行开放共享,并提供各种基于量子计算的衍生服务,可提前释放量子计算的潜力,进而促进量子计算产业提前布局与生态的良性培养。“这3款应用基于目前成熟的量子算法,都是由本源量子研究团队使用自主研发的量子编程框架QPanda与量子编程语言QRunes开发的。
2020-09-23 09:16
“为了防止雨水对大佛的侵蚀,古代工匠在开凿乐山大佛时,就精心地设计了排水系统。孙博告诉记者,构成乐山大佛本身的岩石主要是白色红砂岩,强度比较高。”古代匠人在设计乐山大佛时,在气候、选址和精妙工艺等方面都体现了其科学性。
2020-09-23 09:16
研究人员发现,雄性鲸鲨生长迅速,成年后的平均体长约8米;雌性鲸鲨生长速度较慢,成年后的平均体长约14米。领导这项研究的澳大利亚海洋科学研究所鱼类生物学家马克·米卡恩说,尽管鲸鲨的体型巨大,但它们生长得非常缓慢,每年体长只生长20厘米至30厘米。
2020-09-23 09:09
2016年,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王敏等人发现了食鱼反鸟正型标本,该标本保存了目前已知最古老的鸟类食团,为复原早期鸟类消化系统的演化提供了关键证据。研究者认为这一结构在反鸟类原始类群中的缺失,一种可能是该骨化中心在基干类群中尚未出现,抑或虽然出现但却在发育过程中没完全骨化(保持软骨状态)而无法保存为化石。
2020-09-23 09:09
9月16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一场特殊的发布会,揭开了一亿年前介形虫有性生殖行为的奥秘。在地质古生物学研究中,介形虫与孢粉、有孔虫、放射虫等都被称为微体化石,它们需要借助显微镜才能看到。
2020-09-23 09:08
新华社北京9月22日电 特稿:基因编辑“猪1.0”升级为“猪3.0” 异种器官移植技术再获突破 内源性逆转录病毒异种传播风险已随着“猪1.0”的诞生而被“攻破”,针对免疫兼容性的研究也不断取得进展。
2020-09-22 17:58
一项进行了数十年的大规模国际合作研究,近日结果出炉——来自6个国家的科学家共同宣布,涵盖过去的6600万年的一个气候变化记录项目已经完成,这是人类第一次建立了一个详细、连续的时间表用以记录全球气候变化。研究团队表示,收集如此长的气候记录片段是一个极其繁琐的过程,此次成果体现了国际交流合作的巨大努力。
2020-09-22 09:32
PNNL化学物理学家格雷格·金梅尔说:“我们的研究证明,在极冷温度下,液态水不仅相对稳定,而且由两种结构混合而成。研究人员称,新研究可以揭示液态水在密闭环境中的行为,未来他们也可以借助这项研究中用到的技术,追踪各种化学反应背后分子如何重新排列。
2020-09-22 09:3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