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心守一抹暖阳,静待一树花开”
首页> 军事频道> 中国军情 > 正文

“心守一抹暖阳,静待一树花开”

来源:解放军报2020-06-15 10:4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有人说,军旅青春是一树花开。因为坚守,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

“心守一抹暖阳,静待一树花开”

 喊山。每隔一段时间,王一鸣都会到营区附近的山顶喊山,平复偶尔出现的浮躁情绪。

 

图②:沉思。郭富被借调到炊事班后,一度有些“想不开”。但每次与家人通话,他总是报喜不报忧。

  

  “战友”。每天午饭后,翟政博都会陪伴“无言战友”—“黑子”待一会儿,享受难得的闲适时光。马远凡摄

  从冬到夏,季节飞转,图们江畔的新兵们下连已近一年。

  那扛在肩上的“一道拐”,已不再像几个月前刚刚佩戴时那么鲜艳,却渐渐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分量。这“分量”,来自巡逻中被风雪雕饰的面庞,来自上哨时站成一尊雪塑的身姿,来自训练场上被磨出老茧的粗粝双手……

  年轻的士兵胸中燃烧着火焰,他们的激情,就像奔涌入海的江水澎湃不息。在这个历史上有“鸡鸣闻三国”之称的古老关隘,新兵们守卫着漫长的陆地边境线和界江。

  岁月不着痕迹地滑过生活,留下了军人的样子。当生活在都市的青年人,纷纷选择了繁华喧嚣与霓虹闪烁,与他们年纪相仿的这群兵们,却如一树花开,在图们江畔扎下了根,使劲地向上生长。

  寂静远山,默默地注视着一群人的成长。偏僻荒凉的环境,繁重单调的训练执勤生活,注定赋予这群军人与众不同的青春底色。

  ——编 者

  时雨及芒种,四野皆插秧。傍晚,北疆防川滚雷声声,一场忽至的倾盆大雨,宣告着图们江畔的盛夏正式来临。

  窗外远山模糊,眼前水汽弥漫。驻足窗前,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巡逻艇分队新兵王一鸣,轻轻戴上耳机,雨珠随着跳动的音符滴落心间,记忆中的一幕一幕涌上心来。

  今年开江以来,由于水深不够,巡逻艇分队尚未开启界江巡逻任务。近一年的军旅岁月,王一鸣和新战友们50多次踏上巡逻路,渐渐有了军人的模样。

  对于王一鸣和其他5名新战友来说,图们江畔的军旅青春是一树花开——经历了严寒,在春天出芽抽绿,如今迎来了花开时节。而在记忆里,新兵们留存着太多“青春之最”:最苦、最开心、最难忘、最不舍……无论甘甜困苦,都是成长。正如他们所言:“心守一抹暖阳,静待一树花开。”

  在漫长冬雪中奔向明媚阳光

  “想超越平凡,先接受平凡”

  北疆边地,夏日清凉,王一鸣却对寒冬有一种执着的“偏爱”。

  他喜欢热烈的情感,渴望“怒放的生命”,那感觉就像他喜欢的那首歌里唱的:“希望有一种力量,能够矗立彩虹之巅,穿行璀璨星河。”

  图们江畔的冬天,气温低至零下三四十摄氏度,极寒严苛的生存环境,对王一鸣来说就是另外意义上的一种“热烈”。

  下连前那晚,得知自己要去的防川是一个国家级风景区,王一鸣满怀期待。等到了连队,望着营区周边白雪皑皑、一层接一层的高山,宽阔而萧瑟的冰河,他才意识到接下来的日子并不能简简单单地“悠然而过”。

  面对这样的日子,新兵们必须学会与雪山、荒原和界江“握手与拥抱”。

  王一鸣至今记得自己第一次跑武装5公里的滋味,跑到一半天空落雪,雪花打在脸上,融化后又和汗水一起滑落脸颊,分不清是雪是汗还是眼泪……

  也许每一个叫“一鸣”的人,都是承载着“一鸣惊人”期许长大的。

  刚到边防的王一鸣想法也简单:下连后的第一次“亮相”,我这个“一鸣”绝对不能掉链子。

  拿出浑身解数咬牙冲刺,跑完就瘫软在地,他终于没得“末末了”,但成绩也只是倒着数。来不及整理心头如秋风扫落叶般的阴郁,他跟随队伍匆匆就餐,1小时后,就领了枪械奔上巡逻路。

  一天马不停蹄,训练执勤“连轴转”,这样的满弓状态本不该属于这些“大孩子”。但王一鸣的下连生活,还真的就是这样“连滚带爬”走过来的。

  边防军人巡逻时的镜头,一幕幕闪现脑海。就这样走上自己的巡逻路吗?体能素质不占优势的王一鸣,拖着脚步、喘着粗气,丝毫没有电视上军人的那股豪气……

  第一次踏上巡逻路,并不是所有兵都“有备而来”。积雪结成冰,脚下滑得很,边走边听指导员张久明介绍边情,王一鸣忍不住在心理埋怨着。

  张久明的家在辽宁,操着一口浓重的“乡音”。而从小就在城市生活,喝着可乐、听着流行音乐长大的王一鸣,起初还真有点“瞧不上”这个不善言辞的“老边防”。

  此刻,张久明带队走在前面,边情地貌随着他的讲解清晰呈现。攀爬过程中,他不时用手拽着王一鸣,“老兵”的关爱总是在你最虚弱的时候,不期而至。

  喜欢听《怒放的生命》的人,大都向往自由的灵魂。当兵前,为了体验生活,大学毕业的王一鸣“送过外卖、做过导购;为了看看繁华世界,曾花光了积蓄去旅行”……

  那时他就懂得,当青春只剩“惬意”,便也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现在的他更加渐渐明白,人生如果缺少历练,那张“白纸”不但绘不上五彩斑斓,而且单薄得随时都可能被扯断。

  一次,王一鸣像其他刚到边防的兵一样犯了“思乡病”,张久明就陪着他天南海北地“海聊”。聊啊聊,王一鸣惊异地发现,自己的指导员并非传说中的“老古董”,他也有过痛苦迷惘,有过伤心落泪,但最终,他没有被命运打败,在深深扎根中实现自己的拔节成长……王一鸣暗暗在心里树起一个榜样标杆。

  这以后,这个曾把“超越平凡”作为自己朋友圈“签名档”的新兵,一次次在澎湃的心跳声中,告诫自己绝不能再为懒惰找借口。

  “想超越平凡,先接受平凡。”在成为列兵的第2个月,他顺利完成了高山巡逻、森林潜伏等多项任务。

  虽然执行任务时没遇上一次险情,但在七八级大风中攀上山巅,在冰冷的雪野爬冰卧雪一整夜,也非一般同龄人能够拥有的经历。张久明经常对王一鸣和战友们说,为祖国守防,甘守平凡,这何尝不是一种不凡?

  如今,王一鸣已经能够坦然接受平凡如绿叶的自己。

  他的“青春之最”,也在一次次摔打中一次次被刷新:最自豪的是用自己的津贴为母亲买了一双运动鞋;最得意的是在战友鼓励下,自己最不擅长的“顶风冲刺5公里”,已经变成“顺风飘移5公里”。

  经过风雪洗礼,如今,那个曾渴望“轰轰烈烈活着”的王一鸣,越来越认识到当兵守边关的价值。

  在春风拂面中邂逅阵阵花香

  “强者都是含着眼泪在奔跑”

  本应春暖花开的季节,仿佛一夜间袭来风雪。

  就在巡逻出发前不久,新兵翟政博刚刚遭遇一次“危机”——这位大学生士兵,和自己谈了2年的女朋友王梅,因为一句话没说拢,“谈崩了”。

  失落裹挟着自责,小伙子的伤心事怎能轻易说出口,却怎么也瞒不住指导员张久明的眼睛。

  带队集合,张久明见翟政博垂头丧气的样子,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于是找了个理由,让另一名战友替他执行任务。

  走到翟政博身边,张久明故意压低嗓音说:“干什么没精打采的!又哪里想不通啦?这世界上没啥事过不去的!记住,强者都是含着眼泪在奔跑!”

  自打穿上军装、到了边防,张久明就是翟政博的“主心骨”。

  自己体能素质不好,训练成绩总也上不去,张久明天天推着他练。走出大学校园到了军营,心理上有了落差,张久明也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小心翼翼地开导做思想工作,一次次帮他跨越“心理鸿沟”。

  要说连队里最了解自己的人,自然是指导员张久明。此刻,听完指导员的劝说,翟政博强忍眼泪,吸了吸鼻子,用力点了点头。

  翟政博和女朋友王梅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王梅到了北京工作,翟政博听从父母的建议到部队锻炼。

  都说一段感情的维系,不在于一朝一夕的陪伴,可让王梅“闹心”的却是——不能随时随地联系上自己的心上人。

  “部队有部队的规矩,新兵使用手机要遵循条令条例和保密要求。”这句话,翟政博不知对王梅解释过多少遍,可解释归解释,王梅总是有理由把翟政博“怼”回去。

  那天傍晚突然飘雪,还在加班的王梅望着窗外的雪发起了愁:“等雪停,就怕等到下半夜;现在出门,就怕叫不到车。”她拨通了电话,向翟政博诉说委屈。

  谁知,十几通电话拨出去,始终没有音信。眼看着同一个办公室的女同事被男朋友接走,王梅再也按捺不住伤心,伏在桌上哭了。

  这样的事经历了几次,两人一打电话就没完没了地争吵……那阵子,情绪跌入谷底的翟政博,总是神色黯淡,他渐渐萌生了退伍的念头。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翟政博的班长王旭。

  那是初春的一天,翟政博打完电话,一个人在雪地里站了许久,落寞的背影在雪野中显得更加孤独。

  “咱边防军人啊,最是有情有义了!”四级军士长王旭是大家眼中的直男,从他嘴里说出这番话,让翟政博备受感动。那天,王旭叫上翟政博一起,在营区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破例递给翟政博一根烟,任由情绪在烟火明灭中逐渐化为了灰烬。

  翟政博忘不了老班长那天对自己说的话:“爱情是追求来的不是强求来的。如果是你的,自然会属于你;如果不是属于你的,你强求也得不到。”

  那天,雪下了一夜。翌日清早,齐膝深的积雪把营区覆盖得严严实实,操课无法正常展开,大家暂时放下训练,为营区清扫积雪。

  翟政博和王一鸣结成“对子”,共用一个床板推雪,不一会儿便满头大汗。翟政博干得卖力,他觉得自己此刻清扫的不仅是积雪,也是心房堆积如山的灰尘。

  已至4月,图们江的冰凌开始消融,边疆的春天就要来了。“叮……”手机微信对话框亮了,是王梅发来问候信息!望着窗外缓缓流动的江水,翟政博心房的冰雪也开始融化。

  在静谧夏夜收获一片璀璨

  “是金子, 在哪里都发光”

  海边长大的孩子,似乎对大海都情有独钟。

  巡逻艇分队坐落于中俄朝三国交界,奔涌的图们江,就在距驻地3公里外的地方汇入大海。

  盛夏的潮湿空气中,偶尔融入大海的咸味,对于在北方小渔村长大的郭富来说,这一切是如此熟悉。

  入伍前,郭富曾在大城市打工,当了2年的“掌勺大厨”。来到边防第一天,郭富就想着一定要踏踏实实走好军旅人生路,一如既往地播下勤奋的种子。

  “这地儿喜欢刮风,一年12个月,从年初刮到年尾。”战友王一鸣的吐槽,其实有些夸大。

  相比于在内地长大的王一鸣,郭富却喜欢这里。风吹来大海的气息,他会不自觉想起远在千里之外、同样正吹着海风的家人;想起自己小时候,跟随父母出海打鱼的日子。他执着地认为,只要足够努力,自己就会像父母那样“满载而归”。

  为了能够尽快适应岗位需要,他把自己不熟悉的船艇知识记在本子上,一有时间就去背记,遇到不懂的及时向老兵请教。再加之动手能力较强的优势,郭富很快在新战友中崭露头角。

  上次战备演练,郭富表现突出,被巡逻艇分队评为“执勤进步之星”。当天,郭富激动地跟家人通报喜讯,可没承想第二天,他就被调到了连队炊事班。

  “炊事班人手紧缺,你先过去帮帮忙吧。”指导员张久明的命令传来,郭富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训练刚有了起色,便被“发配”到了炊事班,收拾好随身物品搬到炊事班的郭富,如同一艘大海中迷失方向的小船。“如果只是做个饭,当初何必来当兵啊?”一个个疑问,在他心中郁结。

  第二天一大早,郭富还像往常一样提前半个小时起床,和战友王一鸣一起结伴锻炼。

  一边跑步,郭富一边说起“烦心事”,王一鸣边跑边帮他分析。吃完早饭,王一鸣偷偷敲开了指导员张久明的房门……

  第二天午饭后,王一鸣找到郭富商量:“你在炊事班好好干。闲暇时我跟你讲讲每天学习的训练技巧,你教我炒菜。一个月后,看看咱俩谁在本职岗位上干得更出色,如何?”

  “好,一言为定!”两人一拍即合,这对好兄弟开心地笑了。

  6月3日是王一鸣的生日,晚餐时,他刚走进食堂,就看到一个精致的生日蛋糕,静静地摆放在餐桌上。

  接着,郭富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从厨房走出来,眼睛眉毛都笑得挤到了一起。在战友们齐声合唱的生日歌中,王一鸣感到久违的家的气息。

  这天是个晴朗夏夜,空旷天宇星河闪烁,匆匆挂断母亲打来的电话后,王一鸣又一次找到张久明。

  不久,走出指导员的宿舍,王一鸣兴冲冲地找到郭富:“阿富,你帮厨整一个月了,我也学得差不多了。明天开始咱俩轮换,你回连队,我继续帮厨,咋样?”

  “岗位有分工,战位无不同。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看着郭富惊愕的表情,王一鸣狡黠一笑补充道:“别担心,这也是指导员的意思。”

  此刻头顶繁星,郭富的心间溢满感动。遥远的边疆,战友的情谊,就如漫天繁星照亮守防的长路。

  (柯青坡 刘思祺 马远凡)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长江中下游洪水洪峰通过汉口江段

  • 首台10兆瓦海上风电机组并网发电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目前这种分类方法尚无统一的量化标准,我国航天界一般将近地轨道运载能力在20吨至100吨的运载火箭,以及其衍生构型称为大型运载火箭。
2020-07-14 10:25
据介绍,即将拍摄的抗疫主题电影《中国医生》,将电影的镜头聚焦以钟南山院士为代表的这一批医生群体,彰显中国抗疫精神。
2020-07-14 10:21
南方科技大学电子与电气工程系蹇林旎博士研究团队在电动汽车无线充电领域取得新发现。蹇林旎表示,尽管无线充电技术有待更长周期和更大范围的持续验证,但他对该项技术的应用前景充满信心。
2020-07-14 09:47
宋海军教授团队在二叠纪—三叠纪之交生物古地理研究领域取得新进展。有观点认为生物多样性纬度梯度主要存在于地球处于较冷的气候背景下,例如晚古生代冰期、晚新生代(包括现代)。
2020-07-14 09:46
为了找到“洋洋”体内蓄积腐败气体的具体位置,制作团队将自制的管子敲进鲸体内。”吴军说,中期制作中工作人员不断对其进行防腐、脱水脱脂以及浸渗等工序,最终臭味才一点一点消失。
2020-07-14 09:45
研究发现,受病毒感染后,肠道菌群中微生物逃逸,即“菌群易位”与SIV感染过程中机体出现的慢性炎症密切相关。
2020-07-14 09:43
皮肤是一种复杂的多层器官,由多种不同细胞类型构成,包括角质细胞、毛囊、黑色素细胞、汗腺、神经、肌肉、脂肪、免疫细胞和表皮细胞等。
2020-07-14 09:42
“我国不仅竹林资源丰富,而且每年成熟且可采伐利用的竹材资源也很充足。费本华团队日前在《世界林业研究》刊发了题为《实施我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思考》的综述文章。
2020-07-14 09:40
从效率的角度看,直接引进海外模型技术来应用是最便捷的,很多模型平台也提供了这样的订购服务。
2020-07-14 09:39
多色系荧光蛋白,被广泛应用于分子世界的精准动态成像。近期,课题组开发了一种基于多色系多肽荧光纳米颗粒的“颜色工具箱”,可作为潜在的GFP替代物。
2020-07-14 09:37
该名录目前最新已评估超过12万个物种,其中有32441个物种存在灭绝威胁,6811个物种已极度濒危,11732个物种濒危。
2020-07-14 09:23
研究人员开发出在石墨、焦炭、聚合成分的基础上,制造粉末复合材料的新方法,有助于减少原子能、航空航天工业、冶金、电子交通等领域的生产废料,改善电子技术产品的质量,从而使生产效益提高30%。
2020-07-14 09:21
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罹患急性肾脏损伤的比例很高。新研究还发现,约三分之一新冠肺炎患者可能会出现神经系统症状,包括头痛、头昏眼花、疲劳和嗅觉丧失。
2020-07-14 09:19
据悉,在与国际空间站相关的载人太空活动中,日本目前每年的投入为300亿—400亿日元(约合2.8亿—3.7亿美元),但“深空门户”的相关费用预计会更庞大。
2020-07-14 09:16
研究团队还发现,新冠病毒刺突上的弗林蛋白酶切位点,可能对病毒有利,因为它可能会促进病毒与细胞上受体的结合。
2020-07-14 09:15
此次,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合作,利用秀丽隐杆线虫模型对DGLA对细胞的具体作用进行了研究。
2020-07-14 09:11
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北京工业大学教授曾毅,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2020-07-13 17:20
针对此舆情事件,昆明动物研究所高度重视,已成立调查组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后续将及时向社会反馈相关调查结果。
2020-07-13 15:24
时值盛夏,戴着口罩出行着实让人倍感燥热。“无论材质、薄厚如何,目前市面上的清凉口罩多为一次性防尘口罩,而非一次性医用口罩。
2020-07-13 10:16
今年上半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学生、老师、学校管理者,以及每个家庭的日常活动都被打乱。在英国,当学校突然关闭时,英国教育部需要在短短几周内调集大约67,000台戴尔Chromebook笔记本电脑。
2020-07-13 09:5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