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军事频道> 中国军情 > 正文

戈壁青春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0-04-16 11:3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武警额济纳中队官兵在沙漠中进行搜索训练。

  接到入伍通知书时,武警内蒙古总队阿拉善支队额济纳中队战士李行觉得,自己要去大草原当兵了。

  在他的脑海里,大草原就是内蒙古的代名词。当大巴车穿过茫茫戈壁来到中队驻地时,他才发现这里是内蒙古的最西端,位于中蒙边境,地处中国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

  和他的班长、28岁的上士崔达刚来时一样,望着荒凉的戈壁滩,李行不可避免地“感到有些失落”。这里年均降水量不足37毫米,夏季地表温度高达70摄氏度,冬季低至零下4摄氏度,七八级以上的大风天一年有100多天,这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不适合人类生存地区”。

  恶劣的自然环境、艰苦的训练和执勤任务既给人挑战,也助人成长。崔达和不少战士一样动过“当两年义务兵就回去”的念头。但两年后,他们却留了下来,崔达在这个沙漠边缘的军营里坚守了12年,是目前在中队服役时间最长的士兵。

  种树与留人

  上等兵李行是个性格内敛的人,刚到驻地时虽然心理上有落差,但他不愿意把情绪写在脸上。“从支队到这里600多公里,途中全是戈壁滩,到了中队还能看到很多树,给人一种可依靠感。”他这样安慰自己。

  放眼望去,营区里种着杨树、胡杨、榆树、柳树等大大小小的乔木,楼前有两块面积不大的绿化地,虽然在冬天已经枯黄,但仍与四周光秃秃的沙漠戈壁形成巨大反差。

  这些树是崔达和战友们率先种下的,此后一茬茬年轻人接力,才有了今天的景观。2009年9月,额济纳中队搬至现在的营区,崔达作为首批进驻的官兵,见证了这座军营最初的样子:“营区只有一栋孤零零的楼,四周用铁栅栏围了一圈,剩下的就是戈壁滩。”

  武警额济纳中队官兵在沙漠中开展拉轮胎百米冲刺训练。

  从那时起,中队官兵开始种花草树木,10多年来从未间断。驻地地表有70厘米厚的坚硬土层,再往下是30厘米厚的盐碱结晶层,这样的地质条件是植物的“天敌”,再加上飞沙走石的袭扰,“种10棵树最多活两三棵。”

  崔达和战友们悉心照顾种下的树苗,一天3趟去营区后的小河里取水浇灌,就像一日三餐一样规律。尽管如此,他们第一年种下的100多棵树几乎全死了。第二年,他们查阅资料、走访林业专家,从20公里外的河槽上背来土壤替换盐碱土,金贵的树苗才渐渐在这贫瘠之地扎下了根。

  为了让初来乍到的新兵也在这里“扎下根”,额济纳中队付出了比种树多得多的努力。“新兵刚来时,普遍有失落感。”指导员康昊承认,艰苦的环境的确让一些战士产生了畏难情绪,要让他们安下心来,同样需要精神上的土壤和水源。

  中队100多平方米的荣誉室承担起了这一重任,新兵下连后的第一课就是到这里参观。入伍8年,25岁的班长张瑞仍记得初次参观荣誉室时的感受——震惊。

  “那么多的奖牌、锦旗和先进人物!”集体一等功、基层建设标兵中队……在指导员的介绍下,张瑞慢慢读懂了这些荣誉的分量。满屋子的文字、照片和实物让他意识到,他们来到的虽然是一片不毛之地,但上面却有一座荣誉的殿堂。

  而且,额济纳中队还有一位身边的榜样人物——时任中队长王慧成,在投笔从戎来到这片戈壁滩8年后,王慧成荣获第十六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这是武警部队的最高荣誉。

  “这么多荣誉,把我们这些兵的心给收拢住了。”张瑞说,从那以后,自然环境带来的种种不便,比如被风沙刮一脸土、因天气干燥流鼻血等,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26岁的班长陈小路记得另外一个细节。新兵下连后的那个除夕,是他第一次离家在外过年,“感觉格外孤单。”按照计划,当晚他还要执勤,连春晚也无法观看。“没想到我们还没去,中队的干部就主动提出替我们上哨。”这让他既意外又感动。

  陈小路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他还能举出很多富有人情味儿的例子证明这一点,比如生病时战友端来热腾腾的鸡蛋面、困难时周围人纷纷慷慨解囊。这些生活中的温暖瞬间,让他逐渐对这个陌生而偏僻的中队产生了归属感。

  武警额济纳中队官兵开展沙漠追逃训练。

  沙场与战场

  目前,陈小路已经在这里度过将近7年的时光。7年里,中队楼前的刺梅和波斯菊谢了又开,训练场边的杨树已经长到十几米高。夏天训练间隙,战士们围坐在树下吃西瓜、喝绿豆汤,享受着沙漠边缘难得的阴凉。

  这些官兵来自五湖四海,很多人都是来到驻地后才第一次见到沙漠。

  李行对沙漠的第一印象是壮丽和神秘。“诗人王维的千古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描写的就是这里的景象。”作为一名文科生,他喜欢用浪漫的眼光看待这里,“特别是夕阳西下,血红的残阳洒满整片戈壁,如果不实地看一看,一辈子都是一种遗憾。”

  但第一次在沙丘上进行5公里武装越野就刷新了这个文艺青年对沙漠的认识。“沙地特别松软,每跑一步脚就会陷进去,体力消耗比平地上大两到三倍。”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完全程的,风沙打在脸上隐隐作痛,到终点时双腿已经发软,“感觉像跨过了一座人生的大山。”

  据中队长邵喜文介绍,中队肩负着额济纳旗执勤处突、反恐维稳、抢险救援等重任,必须适应沙漠地区的作战环境。为此,他们每个季度都会去沙漠中进行10公里奔袭、极限爬行、抢占沙坡顶、野外生存等课目的训练。

  崔达是中队沙漠训练经验最丰富的战士,被大家称为“沙漠骆驼”。很多时候,他都手拿地图和指北针走在队伍最前面。“上坡尽量用前脚掌,下坡要靠脚后跟,千万要踩实,小心不要崴脚。”他熟练地介绍沙漠行军的注意事项。

  李行的大部分沙漠训练经验来自于崔达,比如尽可能沿着沙脊前进,而不是走直线,否则既费力气,又容易陷进流沙中;冲沙坡时最好侧着身体一鼓作气往上冲,这样能减轻阻力;喝水要注意少量多次,既能补充水分,也便于行军。

  新兵下连后的第一课——参观中队荣誉室。本文图片均由武警额济纳中队提供

  即使是在刮沙尘暴、下雨下雪的恶劣天气里,训练仍照常进行。有一次中队组织沙漠5公里奔袭,沙尘暴像堵墙一样袭来,李行戴着护目镜顶着风往前跑,“却好像在原地踏步”,鼻孔和嘴里满是沙尘。

  “这不是找罪受吗?”他忍不住抱怨。

  直到听到中队官兵追击歹徒的故事,李行才明白其中用意。2007年,额济纳旗东风镇牧场发生特大灭门惨案,犯罪嫌疑人胡依嘎将邻居一家三口杀害后持刀潜逃。时任中队长王慧成带领应急班前出处置时遇到了沙尘暴,顶着漫天黄沙展开追击。由于胡依嘎熟悉地形和天候,官兵们多次搜索围捕未果。一直在戈壁滩和红柳林中连续追击了40余公里,才将其围困抓捕。

  从那之后,中队官兵就又多了两个训练课目——恶劣天候练搜索,沙尘暴里练射击。无论寒冬酷暑还是风沙肆虐,从不因天候恶劣而缩短训练时间,从不因课目危险而降低训练难度。

  “这已经成了我们训练的常态。”邵喜文说,在额济纳中队,没有经过风沙考验的官兵是不能上“战场”的,“暴恐分子袭扰可不会专门挑好天气。”

  坚守与成长

  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下训练和执勤,既考验着年轻官兵的体力,也磨练着他们的心性。

  前段时间,8级大风裹挟着沙尘再度来袭,能见度不足30米。隔着宿舍楼的玻璃,李行发现不远处的食堂“消失”了,眼前只剩漫天黄沙。在这样的天气里,额济纳中队仍在进行据枪和瞄准训练。

  在陈小路看来,这时的训练要求射手排除外界不利因素,心无旁骛盯紧目标,更加考验专注力和抗干扰能力。而专注力和抗干扰能力也是许多老兵能够长期坚守在中队的秘诀。

  在这样一个偏远、荒凉的地方服役,年轻的战士容易被外界干扰。“我的很多朋友都过着惬意的生活,而我却在风沙天气里起早贪黑训练,饭菜里都吹进了沙子。”陈小路也有动摇的时候,“都是同龄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这时,他会习惯性地走进荣誉室,想想自己当初为什么来当兵。在额济纳中队,荣誉室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被大家称为“不会说话的指导员”,有心事进去待一会儿,“转一圈就换了一种心态。”

  “我记得特别清楚,班里的老兵退役前把我们几个新兵叫到荣誉室,指着标兵中队的牌匾说,今年的荣誉我们保住了,希望你们也能做到。”陈小路告诉自己,如果干不好,不仅违背自己的初心,也对不起那些为中队付出的老兵。

  从生活节奏上看,额济纳旗在中队官兵心中是一个“慢半拍”的地方。网购的快递到这里最快7天,最慢半个月,以至于买任何东西都要打好提前量。但在训练和执勤上,这里却是名副其实的快节奏。战士们憋着一股劲儿,在训练场上争分夺秒提高自己的成绩,目标只有一个——为中队争光。

  现在,陈小路更愿意换一个角度审视自己的成长。虽然没有朋友们那样丰富多彩的生活,但他在军营的磨砺下变得自律、坚韧、崇尚荣誉,做事雷厉风行、务实肯干,而这些品质无论在哪里都是成功的前提。

  每当这时,他就会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就像据枪训练时在漫天风沙中瞄准靶标。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达 通讯员 毛胜涛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上海举行应急综合演练活动

  • 铁路换枕 护航暑运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数字经济直接推动了长三角政府治理水平的提升,促进商业和产业协同一体化、居民公共服务一体化、生态环境治理一体化发展。
2020-06-04 10:01
不久前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互联网发展在数字经济、技术创新、网络惠民等方面不断取得重大突破,有力推动网络强国建设迈上新台阶。
2020-06-04 10:01
作为全球自动驾驶产业高地的北京再下一城。这也是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和车路协同应用测试基地,将进一步加速我国自动驾驶技术、车路协同等技术走上街头的速度。
2020-06-04 10:00
《中国农业产业发展报告》回顾了2019年中国农业产业走势:粮食产量连续5年站稳1.3万亿斤台阶,棉油糖生产保持稳定,果蔬供应充足,生猪产能止降回升。
2020-06-04 09:57
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副主任张鹏说,过去30年,日本气象卫星数据服务长期在二区协和五区协处于领先地位,这份报告的结果振奋人心。
2020-06-04 09:56
实时监测关系农作物生长的参数需要电力驱动,田间地头常常难以铺设管线,而电池续航能力有限且污染风险较突出。
2020-06-04 09:56
在新分析中,科学家将上述研究成果结合,对中子星物质的状态方程(中子星物质压力与能量密度之间的关系)进行准确预测,确认中子星内部存在夸克物质。
2020-06-04 09:55
中国和美国都聚焦病毒机理相关研究(如刺突糖蛋白、受体结合域等),而英国在这一主题下的关注度不及中美两国。
2020-06-04 09:55
高度依赖杀虫剂,蚊子却出现抗药性;名为全球性根除疟疾项目,实则并不“全球”。虽然20世纪的全球性根除疟疾项目严重依赖单一工具,但纵观历史,人类对抗疟药物的追寻一直不曾停止。
2020-06-04 09:55
在生物界,人类并非独占鳌头,当今的地球环境实际上是协同演化的结果,历史上曾出现的微生物灾害,值得人类再次审视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2020-06-04 09:54
厦门大学固体表面物理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洪文晶教授研究团队,与英国兰卡斯特大学柯林·兰伯特院士团队合作,在室温下制备出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薄的、厚度约为头发丝直径1/60000的单分子电子器件。
2020-06-04 09:54
利用人类多能干细胞培养的皮肤“类器官”,在其培养4—5个月后,成功形成了多层皮肤组织,甚至包含毛囊、皮脂腺和神经元回路。
2020-06-04 09:54
曾刚认为,省际、城际政务服务不通畅,也是科研人才流动的一大障碍,各地需全力推进区域“互联网+政务服务”,实现长三角创新圈一网通办。
2020-06-04 09:54
翼装飞行正式进入飞行状态后,飞行速度通常可达到每小时200公里,翼装飞行的滑翔比约3∶1,也就是说,翼装飞行员在每下降一米的同时,会前进约3米。
2020-06-04 09:53
以老百姓耳熟能详的人参为例,它是颇具代表性的一味中药,同时在欧洲应用范围较广,是一种传统欧洲植物药。
2020-06-04 09:53
李兰娟,中国工程院院士,传染病学专家,人工肝技术的开拓者,国家传染病重点学科带头人。
2020-06-04 09:57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同样强调了这一问题已经成为了企业提速增效、高质量发展的掣肘。
2020-06-04 09:53
数据是资产、数据有价值已经是一种社会共识,与此同时,伴随信息的过度收集、未经用户同意收集的争议也由来已久。
2020-06-04 09:52
如果邮箱里收到标题为《新冠肺炎的诊断和预防措施.xlsm》《武汉旅行信息收集申请表.xlsm》等看似与疫情密切相关的邮件,相信有人会忍不住进行查看。
2020-06-04 09:52
中国海油湛江分公司副总经理尤学刚透露,此次作业,是陵水17-2气田整体开发项目之一,而距海南岛150公里的该气田探明地质储量超千亿方。
2020-06-03 09:4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