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说说“干部借调”那些事儿
首页>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 > 正文

说说“干部借调”那些事儿

来源:解放军报2019-06-13 10:2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某部组织紧急出动演练,官兵全副武装奔赴集结地域。 胡瑞智摄

  初夏时节,记者一行深入部队本来是调研练兵备战情况,但在边走边看中,却发现一个颇受官兵“吐槽”并普遍存在的现象——干部借调。记者顺藤摸瓜,在多种渠道的广采细访中逐步探明实情:借调范围广、借调职级全、借调理由杂、借调人数多。

  “任性借调”的危害不可小觑:扰乱了基层秩序,损害了机关形象,伤害了官兵感情。广大基层官兵热切企盼,各级机关和部门应带头维护新体制的权威性和严肃性,转变职能,规范权限,理顺关系,让新体制的功能和优势尽快释放出来。

  层层借调,有些单位基层干部快被抽空了

  5月初,记者来到某旅六连。训练场上,带队和跟班训练的干部只有指导员一人。

  连队其他干部都去哪了?

  “连长参加比武集训,副连长休假,1名排长在外上学,其余2名排长都被机关借调走了。”陈指导员无奈地说,“现在连队最缺的就是干部,经常被各级借调,致使连队正常的工作无法展开,即使硬着头皮展开了,也因干部缺位、岗位空转,导致该落实的工作大打折扣。”

  在另一个营的战备拉动现场,记者见到了被借调到旅机关作训科的郑排长。他正对全旅各营连战备训练情况进行检查指导。

  让一个排长指导全旅如此重要的战备训练工作,能行吗?面对记者提问,作训科科长解释说:“不行也没办法,在编的老参谋要么在组织比武集训,要么被上级借调走了,工作要想正常运转,只能从下面抽人先顶上。”

  该旅人力资源科科长拿出一组统计数据给记者看,受借调这一主要因素影响,全旅所有连队中,干部在位率不足一半的占85%,仅单主官在位的连队就有6个。

  一路追踪,记者又在另一个旅级单位,同时遇到了两个以借调人员为主体组成的工作组。

  一个是来自某军种的训练监察组,除了1名带队领导和1名参谋是在编干部外,其余4人皆为从下级临时抽调上来的。

  另一个是来自某集团军的风气巡查组,5名组员均为借调干部,连负责带队的组长都是从某旅抽调的一名副政委。

  在某军种的一个汽车连,卢排长的借调经历更特别。从连队被借调到团机关不足半年,他又被基地机关借调走了。

  东西南北中,记者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了解到,干部借调现象相当普遍。

  借调范围广。上至各级机关,下到基层营连,遍布各大军种,一级借调一级,有的甚至跨越多层机关借调。

  借调职级全。从营连排长到机关干部、从旅团领导到机关参谋,除了主官之外,各级干部无一“幸免”。

  借调理由杂。整理转业档案、参与专项巡视、组织机关代培、进行安全检查等,各种理由五花八门、名目繁杂。

  借调人数多。在某军种机关,从下级单位借调上来的干部总数,比机关在编人数多出许多……

  你抽我,我借他,层层借调的结果是:有些单位的基层干部快被抽空了。

  那天,某旅杨教导员到机关开会,平时营里不在位的排长和副连长们,一个个以“机关干部”的身份坐到了他的旁边。杨教导员苦笑着说:“每次只有开会时才能感受到,原来营里的干部队伍这么兵强马壮。”

  被借调的干部究竟都在忙些啥

  谈及被借调的感受,王参谋只说出这一个字:“忙”。

  去年4月,他从集团军机关被借调到某上级机关处室后,只要处里有下部队检查调研、组织考核的任务,就少不了让他去。上级机关所属部队多,跟着检查组下去走一圈,一个多月就过去了。

  同样感同身受的,还有某部被借调到纪检监察科的杨排长。前不久,上级组织某专项巡视,又把他从旅机关抽走1个多月。后来,因旅里迎接上级一个工作组检查缺人手,他又赶回来配合迎检。

  记者很想约他聊聊,可当电话打过去时,他又被上级抽调到别的单位去交叉检查了。杨排长描述自己的状态说:“借调后,被一个接一个的任务推着往前走,感觉身子和脑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调研发现,一个“忙”字,成了各级被借调干部的真实写照。他们究竟都忙些啥?记者对此进行排查和梳理。

  ——有的忙于填空补缺。就拿一个旅级单位宣传口来说,过去理论、教育、文化、新闻报道、政工网等业务都有独立编制,由专人专项分工负责,现在还新增了“旅史编撰、年鉴汇编”等多个大项业务。人手不够用,就从下边借,分管一个或多个业务。一位借调到宣传科负责新闻报道兼文化工作的副连长说:“对于一个新手,一下子交给这么多业务,整个人都是蒙的,免不了手忙脚乱,天天加班加点。”

  ——有的忙于跑腿打杂。打印文件、整理资料、呈阅电文、统计报表……细数借调机关半年来参与完成的工作,某部赵排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似乎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成绩,老参谋们都去忙大事要事去了,我只能帮着干些跑腿打杂的小活,虽然这些事并不那么重要,但也得有人去忙、有人去干。”

  ——有的忙于检查考核。训练监察、安全检查、明察暗访、财务清查等各类形式的检查考核名目繁多,借调干部一直在路上。某教导队周副队长被借调旅机关财务科一年多来,真正在科里待的时间不足半个月。这期间,他先后跟着上级某检查组走遍了10余个省份的30多个部队,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他调侃道:“不是在检查,就是在去检查的路上。”

  ——有的忙于赶写材料。某部组织处陈干事是个写材料的高手,上级机关发现后,就把他“挖”走了,专职搞材料写作。只要有总结汇报、领导讲话、方案计划等,就少不了陈干事,点灯熬夜是常有的事。他无奈地说:“白天黑夜都在电脑前敲键盘、推稿子,身体真的有点吃不消。”

  ——还有的忙于临时性、专项性任务。比武集训、试点观摩、晚会排演等,都会从基层借调一批干部来突击。每逢干部转业、老兵退伍,张排长就要被借调到机关人力资源科忙上几个月。那段时间,他都是埋在一堆堆转业干部、退伍士兵的档案里,没日没夜地“集中突击整档”。由于工作量大、事情又急,张排长常常忙到深夜,经常着急上火流鼻血。

  “任性借调”的危害不可小觑

  从上述现象中不难看出,被借调干部确实忙得晕头转向,而且有苦难言。调研中,曾有不少官兵质疑,机关该不该这么忙?有没有必要这么忙?到底忙到点子上没有?

  从基层反馈的情况看,机关的“忙”、被借调干部的“忙”,不仅没有获得基层官兵的好评和认可,反而带来不少负面影响。

  一个刚转业的干部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这是典型的机关忙乱,造成下边乱忙。”

  谈及这一现象,一位旅军事主官不无痛心地说:“这么好的时代,遇到这么好的体制,可惜就是干不了该干的正事。不能说有些工作不重要,但凡事都有主次、分轻重缓急,军委领导一再强调,以战备训练为中心,一切工作都要为中心工作让路。而现实的情况是,各级都来抓一把、插一手,布置任务的人越来越多,落实中心工作的人却越来越少。很多时候,部队都是在检查、巡视、考核中转圈圈,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备战打仗。”

  上级组织问卷调查,某合成旅一名战士在意见建议一栏中直接写道:“我们没有什么意见,唯一建议就是以后别再来问我们有什么意见。”

  “任性借调”的危害和影响,深深触痛了广大基层官兵。

  扰乱了基层秩序。一名营长说:“我们不能把‘五多’都归咎于干部借调,但它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五多’!试想,机关自身的业务都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和人力查来查去、跑来跑去?”

  在某军种机关的一个处室,本身编制4人,从基层借调4人。记者了解到,除2名在机关办公外,其余6人长期在下边跑,不是检查就是考核。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前不久,某部一次迎检中,合成营王教导员发现,检查他们单位的正是自己的排长,而检查的内容也恰好是这名排长负责的工作。

  王教导员坦言:“基层‘一个萝卜一个坑’,人都被抽走了,岗位出现空缺本身就是问题,还美其名曰加强力量检查指导,实则是给基层添乱。机关检查指导,主要是解决基层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不是光发号施令,这捅一下,那戳一下,导致基层的工作被这种所谓的检查指导牵着鼻子走,而不能依据自身实际搞好抓建。”

  在某旅发射制导连,晚上11点了,张指导员还依旧带着3名战士在补笔记、填表格。他介绍说,这是连队当月迎接的第4次检查,平均每周都有检查组,涉及安全保密、后装保障、主题教育、训练考核、基层风气方方面面。但大部分检查人员都是从基层抽调的,他们不熟悉机关相关的职能和基层实际,导致检查多以资料多寡和“痕迹”轻重定绩效、排座次。

  从某种程度上说,基层的形式主义是被这种检查考核逼出来的。这位指导员对记者抱怨说:“任职快两年了,其他方面没啥长进,却练就了学会疲于应付的基本功。”

  损害了机关形象。在某部,3个不同级别的工作组同时进驻。据这个单位的同志反映,有的工作组个别借调人员趾高气扬,命令式地电话通知比自己军衔高好几级的谈话对象跑步过来,还有的到领导办公室后就开始翻箱倒柜,不讲方式、没有分寸……

  在某旅,营连文体骨干培训由宣传科一名借调的排长组织,要求各连推荐3名骨干参加。高炮营耿教导员为此专门作了动员,官兵热情都很高。结果这名排长就是找地方老师象征性地讲讲,拍了几张照片留了档就走人了,培训根本没啥效果。张教导员直言不讳:“对机关来说,作为一项工作,他们算是完成了任务,但让基层官兵怎么看机关?”

  “机关的形象就是这样被毁的,有何威信可言?”一名在高级机关工作多年的老参谋忧虑地说:“过去机关选调干部都是过五关斩六将、个顶个,能力素质要与一级机关的职能定位相匹配,这种素质包括专业素质、指导方式、工作作风等。现在随意从下边抽调一名干部顶替,不经过培训,不熟悉岗位职责,不懂得怎么指导、不知道怎么调研,更不讲究工作方式,基层意见很大。”

  伤害了官兵感情。一方面,有的被借调干部内心很“受伤”,因借调导致能力素质和职务晋升受到影响的不在少数。前不久,某旅被借调到军需营房科的于排长就在一次下基层检查中,因为方法不当遭到基层官兵集体“投诉”。

  事出有因。营房专业毕业的他,分配部队不到一年就被以“稀缺专业人才”为由,破例借调到机关帮助工作。既没有“老机关”的帮带,又一直往返各营区忙于营房改造、工程审计等工作,于排长感到既委屈又无奈:“干的都是跑跑颠颠的事,能力素质怎么提得上去?”

  另一方面,借调导致的低层次指导影响着基层官兵的“情绪”。某部王指导员对记者说,一些借调干部下基层检查,连基本情况都不问,就开始指手画脚,甚至把发现问题多少当作检查指导的成绩,完全没有机关帮抓指导营连的应有意识,既没有什么效果,还把基层折腾苦了。这名指导员无奈地说:“检查组走后,我都要为官兵好好上一课,给大家鼓鼓劲、暖暖心。”

  “这样的事情多了、时间久了,消耗的不仅是官兵的时间和精力,由此引发的深层次负面影响更不可低估。”某旅人力资源科科长不无担忧地说。

  现象与现状,担忧与感慨,记者采写这篇调查,同样不轻松。(徐水桃 胡瑞智 记者 胡春华)

[ 责编:曾震宇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大阪准备就绪 静待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召开

  • 也门遭遇蝗灾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6月25日,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自助式便民健康小屋,工作人员为居民进行健康体检。6月25日,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自助式便民健康小屋,工作人员为居民健康体检进行登记。
2019-06-26 10:09
在“2019西安大学生毕业盛典”上,大学毕业生步入永宁门(6月25日摄)。6月25日,“2019西安大学生毕业盛典”在西安永宁门举行,西安30多所高校的500余名毕业生代表汇聚在古老的明城墙下参加庆典活动。
2019-06-26 10:08
6月25日,在巴林首都麦纳麦,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前右五)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前右四)在“和平促繁荣”经济研讨会上交流。由美国和巴林合办的题为“和平促繁荣”的经济研讨会25日晚在巴林首都麦纳麦开幕,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在会上推介美方所谓推动解决巴以问题“世纪协议”的经济方案。
2019-06-26 10:07
6月25日,一辆联邦快递送货车停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街头。美国联邦快递公司24日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不应指望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要求该公司为承运的货物承担责任不合理。
2019-06-26 10:07
两队在加时赛后以总比分4比4战平,在点球大战中,广州恒大队以6比5战胜山东鲁能队,最终以总比分10比9淘汰山东鲁能队,晋级八强。两队在加时赛后以总比分4比4战平,在点球大战中,广州恒大队以6比5战胜山东鲁能队,最终以总比分10比9淘汰山东鲁能队,晋级八强。
2019-06-26 10:07
当日,在法国蒙彼利埃举行的2019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16强赛比赛中,中国队以0比2负于意大利队,无缘八强。当日,在法国蒙彼利埃举行的2019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16强赛比赛中,中国队以0比2负于意大利队,无缘八强。
2019-06-26 10:06
6月25日,在日本大阪的大阪城景区,路旁挂起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的条幅。新华社日本大阪6月25日电 记者手记:大阪准备就绪 静待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召开 ”  6月24日,日本大阪关西国际机场挂起标语欢迎峰会期间的游客,并提示峰会期间会有交通管制,建议提前合理安排出行计划。
2019-06-26 10:05
这是6月25日无人机拍摄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西塔台。西塔台被誉为“凤凰之眼”,未来将担负北京大兴国际机场70%以上的飞机起降指挥任务。西塔台是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标志性建筑,高70.3米,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地上结构20层,地下结构1层,内部设有指挥中心、管制室、检修环、讲评室、设备间、UPS间等。
2019-06-26 10:05
6月24日,在也门萨那,蝗虫在空中成群飞过。当地有关部门日前发起一项消灭蝗虫行动,以应对该国近来出现的蝗虫灾害。当地有关部门日前发起一项消灭蝗虫行动,以应对该国近来出现的蝗虫灾害。
2019-06-26 10:05
6月25日,在越南南部建江省,考生们参加考试。2019年越南国家高中毕业和大学入学统一考试25日拉开帷幕,全国近88万考生参加考试。2019年越南国家高中毕业和大学入学统一考试25日拉开帷幕,全国近88万考生参加考试。
2019-06-26 10:04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北京时间6月25日02时09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北京时间6月25日02时09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
2019-06-25 20:32
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洪水镇永平村村民在收割韭菜(无人机拍摄)。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文峰街道双星社区村民在采摘西瓜。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文峰街道双星社区村民在采摘西瓜。
2019-06-25 17:51
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在珲春市职业高中,塔尼亚(左一)与学生使用俄语交流(6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塔尼亚(左二)和同事在珲春市职业高中的教师休息区聊天(6月23日摄)。
2019-06-25 10:17
游人在罗布人村寨游览(6月19日摄)。根据景区提供的数据,自“五一”小长假至6月23日,罗布人村寨接待游客5.2万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78%。根据景区提供的数据,自“五一”小长假至6月23日,罗布人村寨接待游客5.2万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78%。
2019-06-25 10:15
这是在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拍摄的油菜花梯田(6月24日无人机拍摄)。近日,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山乡油菜花盛开,美如画卷。近日,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山乡油菜花盛开,美如画卷。
2019-06-25 10:14
6月23日,工人在卢龙县永平府城墙南城门抢险加固工程工地施工。此次抢险加固工程主要完善城台顶部和底部的排水系统、加固墙体等。
2019-06-25 10:13
6月24日,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民警向邢台市第五中学学生讲解毒品的危害。在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之际,各地开展形式多样的禁毒主题教育活动,让人们认识毒品危害、远离毒品。
2019-06-25 10:11
日喀则市郊区的一个度假园停放着“过林卡”群众的车辆(6月23日摄)。进入6月,西藏日喀则市阳光充足、植物繁茂,人们纷纷来到郊区“过林卡”,享受休闲时光。
2019-06-25 10:06
年仅33岁的四川绵竹共产党员、退役军人、禁毒民警韩顺军,今年3月突发胰腺炎倒在禁毒一线。韩顺军短暂的一生始终在“逆行”——在大地震中逆行、在泥石流中逆行、在平静生活中逆行……逆行前方是万丈深渊,是枪口刀尖,是生死不测,但他都不曾动摇。
2019-06-25 10:05
6月24日,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在招聘点询问招聘信息。作为贵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主要安置点之一,兴义市洒金安置点共有3.2万余人搬迁入住,其中跨区域搬迁2.8万余人。作为贵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主要安置点之一,兴义市洒金安置点共有3.2万余人搬迁入住,其中跨区域搬迁2.8万余人。
2019-06-25 10:0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