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朱日和硝烟中的蓝军旅鲜有败绩的秘籍是啥

朱日和硝烟中的蓝军旅鲜有败绩的秘籍是啥

2018-11-29 11:07来源:中国军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朱日和硝烟中的蓝军旅鲜有败绩的秘籍是啥  

——与陆军某蓝军旅指挥员一席谈

  ■江永红

  蓝军旅指挥员在研究作战计划。陆学权摄

  今年夏天,我第4次到朱日和训练基地采访,与蓝军旅指挥员聊天,让他们谈谈与30多支“红军”部队进行实兵对抗演习鲜有败绩、声名鹊起的秘籍在哪里?大家都笑,哪有什么秘籍,如果真要谈,我们就站在蓝军的角度,就训练和演习中的问题,与大家交流交流,说几句从硝烟中提炼出来的实战箴言吧。

  看得出来,说是“箴言”,其实是客套话,应该说,用“忠告”更为准确一些。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蓝军指挥员给出的不可多得的几点“忠告”。

  要换位思考,更要反位训练

  换位思考就是在战术训练时,红蓝双方都应该先站在对手的立场上思考。“红军”首先要根据对手的武器装备情况和战术原则,思考一下蓝军部队可能会用什么战法来对付自己,弄清了这个,训练才有针对性。研究对手是制胜的第一要义,研究要深入,只背诵条文是不够的,必须得自己先当一回假想的对方指挥官。作为蓝军部队,每次战术训练或演习之前,我们都要站在“红军”的位置上思考,把“红军”可能对付我们的手段都尽量想到。但到此为止还不行,即使对对手资料研究得比较深,即使站在对方指挥官的角度都思考过了,如果不经过实兵对抗,许多东西是体会不到的,战术水平也是难以提高的。

  都说蓝军是“磨刀石”,但“刀”不能等到和蓝军旅对抗时才磨。平时就得找一块“磨刀石”来磨,也就是自己内部先行进行红蓝对抗,这可称之为反位训练。反位训练,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在自己组织的红蓝对抗中,设置的对手一定要强,要用最精锐的部队来充当,按蓝军的作战原则和战术来充当,如果用一支弱旅来充当,就失去了对抗的意义。

  从朱日和历次演习的情况来看,有的“红军”部队在这方面可能下的功夫还不够深,只是一个劲地埋头自己练自己的,来朱日和演习时,制订的作战计划和战术原则,就难免有点一厢情愿的味道。有一个装甲旅的官兵把在家里制订的战术原则背得滚瓜烂熟,听起来挺不错,殊不知完全不适合模拟战场和模拟蓝军的情况。比如,第一回合战斗,他们确立的战法是三句话:“全程择要精确打,兵力引导火力打,地空一体割裂打。”原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教授杨宝有评价说:“这三句话,放在什么战斗都管用,都没有错,但没有什么个性,没有针对性。这个战法是在没有深刻分析当面敌情的基础上来确定的,所以这种战法在操作层面上没有实际意义。”

  换位思考,反位训练,还有一大好处,就是可以把对手的长处学过来,以弥补自己的短处。在历次演练中,蓝军旅之所以能打得越来越顺,平心而论,首先要感谢“红军”。这么说不是客套话、假谦虚,而是事实。如果说蓝军是“红军”的“磨刀石”的话,反过来,“红军”也是蓝军的“磨刀石”,是“红军”这块“磨刀石”把蓝军这把“刀”磨得比较锋利了。每次演习后,我们都要让部队找对手的优长,学习对手的长处,并运用到训练和演习当中。总之,对手犯过的毛病我们争取不犯,对手威胁我们较大的地方,也就是对手的优长、高招我们都要想方设法学过来。

  指挥员要亲自掌握侦察情报体系

  对抗演练打的是双方首长的决心,决心下错了,不可能胜,毛主席曾经说过:“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源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和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连贯起来的思索。”没有情报、情报不准确或者情报太少,指挥员和战斗员就都成了“瞎子”。敌人具体在哪里?主要的兵力火力特别是影响战斗胜负的重要装备配置在哪里?战斗部署如何?这些都是侦察的重点。从朱日和演习场上的情况来看,一些参演的“红军”部队情报获取率和准确率还不高,影响了指挥员作出正确的判断,下战斗决心自然就非常难。

  情报获取率低的原因,主要是侦察情报体系没有组建好。具体来讲,第一是各兵种和各级的侦察要素没有融合,步、炮、工、化等等,各侦察各的,与本专业无关的就不太注意,只向各自的领导或部门负责,所以搜集的情报非常零散。

  其次是侦察手段过于单一,只会运用传统的侦察手段,对新型的侦察手段要么不会用、要么用的不熟练。比如,有的部队对无人机、直升机侦察手段运用就不熟练。对于我们蓝军旅来说,使用直升机进行侦察已经逐渐推开,必要时由指挥员亲自登机侦察,印证从其他渠道得到的情报之真伪,当然也会冒风险。指挥员亲自侦察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应该继承发扬。

  再次是对电磁侦察手段运用得不够,忽视了这个极其重要的情报来源。我们的模拟对象高度重视电磁侦察,甚至将其摆在各类侦察手段的首要位置。蓝军的很多情报,也是靠电磁侦察取得的。

  实事求是地说,上述问题,蓝军旅也曾经有过,教训也很深刻,就是在吸取了红蓝双方的教训之后,才有了进步。旅长满广志的体会是:旅一级是一线指挥部,指挥员要亲自掌握侦察情报体系,不能只依靠业务部门。

  “红军”在这方面吃的亏更多一些。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有个旅一次打了很多目标,其实都是蓝军部队设置的假目标。原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教授潘凯,在这次演习后点评“红军”部队存在的问题时说:“我们经常看到,指挥员处置情况过于随意的现象。如对上报的敌情信息,不加分析判断和甄别,几乎是有报必打,没有准确地点信息时,就打一个较大的覆盖范围,确实有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意思,炮兵、攻击直升机就好像是一支消防队,听说哪里有火就往哪里洒水……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对情报没有融合,从而难以判别目标的真伪,难以确定目标价值的主次高低,致使情报获取时实效性和可靠性不高。”要改变这种状况,不妨先从指挥员亲自掌握侦察情报体系做起。

  通信与电抗应联合使用

  没有通信就没有指挥。没有通信,坦克、装甲车、火炮就可能成为对手的活靶子。在实兵对抗演习中,指挥员最怕出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可以说没有一个指挥员不重视通信,但往往在强调其重要性后,提一句“一定要保证通得了联得上”的要求,交给通信部门就完事了。每一个参演的“红军”部队,都在保障通信畅通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比如某装甲旅在演习中做到了实时语音、图文传输,就很值得学习。但是,非常遗憾,一些“红军”部队都因通信网络被瘫痪,甚至被入侵,而败在了朱日和的演习场上。尽管平时练了很多抗干扰的办法,但在蓝军的电磁压制下,仍然显得力不从心。有的部队电台不通就过分依赖对讲机,进行明语通话,结果重要目标全给暴露了。

  要保障通信畅通,当然要努力提高通信兵的专业技能,加强抗干扰的训练,这是毫无疑义的。蓝军旅旅长满广志一个深刻的体会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就通信抓通信,不能头疼医头、脚痛医脚,因为练得再好的报务员在对手的强电磁压制下,要保障通信畅通也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必须换一个思路,将通信与电抗分队融合使用,在电磁领域来个攻防结合,不能通信干通信的,电抗干电抗的,各干各的,互不相干。这一点非常重要。

  保障通信畅通不能只是被动应战,要有攻击行动。把对手的通信有效干扰了,自己就有了主动;把对手的电抗分队打掉了,己方通信的安全畅通就少了威胁。有的对抗,“红军”的电磁干扰对蓝军的影响非常有限,有的场次甚至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其主要原因是不会用电抗分队,或者干扰作用很小,或者被蓝军打掉了。对手的电抗分队是蓝军侦察和打击的重点目标,总是要千方百计找到它,尽可能干掉它。如果在电子战上占不到上风,就没法保障通信畅通。而据战后导演部的讲评,有的部队在战前开协同会,却不通知电抗分队参加,把这一电子战的重要力量,放任分队指挥员去自由使用。而分队指挥员因不明白整个战斗部署,也不明白战斗进程中敌我双方的态势,在实施电子干扰时就不知道应该重点压制什么方向、什么地方、什么波段,自然就达不到压制的效果,盲目性较大,甚至出现了自己干扰自己的情况。

  强调把通信和电抗融合起来使用的另一个方面,是通信部门和通信分队不仅要保障通信畅通,而且要参与电子战,不能认为电子战仅仅是电抗分队的事,要明白自己不仅是要抗干扰,还应有进攻行为。在朱日和演习场上,“红军”部队通信受到的是蓝军电抗和通信的联合干扰,被蓝军欺骗指挥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如某旅一个坦克连,被冒充的上级指挥在“原地待命”,结果被蓝军的武装直升机在原地“点了名”。要做到实兵对抗时有攻击性,平时电抗和通信就要有融合训练,战时指挥员要亲自掌握,统一调度。

  合同作战的瓶颈要实打实地突破

  合同作战乃至联合作战的理念原则,人人都记在本上、挂在嘴上,但从朱日和演习场的情况来看,红蓝双方都有合成水平不高的情况,计划的是合同作战,打起来又成了单一兵种作战,各兵种各打各的,没形成拳头。差不多每场演习后的复盘检讨,导演部和专家组的成员都要讲评这个问题。可以说这是一个大家都想解决却没有解决好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蓝军旅并不比“红军”高明。开始时只打防御,因为有预设阵地,通信联络的保障就比打进攻的“红军”更稳固一些,加上地形比较熟悉,又反复演练过,即使作战过程中在协同上出点问题,也不至于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打进攻,没了上述优越条件,协同起来难度就大多了。

  有一年的7场“跨越”演习,蓝军打的都是依托预设阵地的防御战,有不少“红军”官兵败得不服气,说:“如果反过来,让我们守,蓝军攻,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当然,红蓝对抗不是为了争输赢,双方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通过“磨刀”来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但红方部队提的意见有道理,基地导演部就坦然接受。为了全面锻炼部队,包括锻炼蓝军这块“磨刀石”,第二年的“跨越”演习,红蓝对抗就由每场一个回合,变为每场三个回合,从下半段开始,其中一个回合就是红守蓝攻。

  蓝军旅打进攻能力如何呢?在合同作战这个问题上,刚开始暴露出来的问题并不比“红军”少。在蓝军旅内部预演时,第一场进攻战斗,红守蓝攻,蓝方在开辟通路这个环节,一个连被打光了也没有完成任务。严峻的事实迫使蓝军旅下决心研究进攻中的合成作战问题。因为破障是进攻中的一个关键环节,是最考验部队合成能力的一个坎儿。

  蓝军旅的指挥员们研究发现,制约破障的首先还是认识问题,认为破障是工兵的事。炮火准备后,防化兵施放烟幕,工兵上去破障,其他部队仿佛无事一般,就等着通路打开后冲上去,等到工兵受挫后,再派步兵接着上,结果可想而知。对此,首先必须要明确,破障不只是工兵的事,离开了协同,破障就会付出沉重代价,甚至根本破不了障。因此,破障的第一责任人不是工兵,而是主攻连的指挥员。

  第二是指挥手段问题。主攻连连长缺少指挥合成部队的手段,尤其是对配属兵种交代完任务后,就指挥不上了,对配属的坦克也没法指挥到单车,主要是被通信问题卡住了。解决这个问题,是要下大功夫的。旅主要指挥员带着通信部门一项一项研究解决的办法,靠分队现有装备没法解决的,全旅调剂通信器材解决,调剂后仍然不能解决的,创造条件革新方法也要解决。

  第三是指挥权限问题。光凭主攻连本连及配属的兵力兵器,完成破障任务也是有困难的,需要炮兵、直升机及时的火力支援,还需要电子战的配合。战场上情况瞬息万变,如果请示来请示去,就会贻误战机。对此,蓝军旅大胆采取了任务式指挥方式,将营属炮兵临时委托给主攻分队指挥,并临时赋予主攻营营长呼唤旅属炮群和攻击直升机的权力,连长只需报告营长就可以得到及时的火力支援。

  上述三个问题解决了,诸兵种合在一起练了,合同战术自然就有板有眼了。在后面的进攻战斗演习中,主攻连从破障到突破一线阵地,伤亡大幅减少。与开始时一个连损失光了也没能开辟通路的情况相比,是一个不小的进步,足以看出合成作战的威力。

  对新型作战力量应格外重视

  对新型作战力量不会用的问题,每次演习讲评都在讲。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很多,但主要还是因为指挥员重视不够。他们的体会是,对新型作战力量,一般的重视还不够,要格外重视才行。所谓格外重视,就是对新型作战力量,要比传统作战力量高看一眼。必须认识到,在现代战争中,离开了新型作战力量,就很难取胜,甚至无法取胜。在一次进攻战斗演习中,因为某种原因,导演部临时取消了直升机参战。这场演习,旅长指挥起来感到非常非常吃力。没有了直升机,空中的眼睛瞎了一只,只能靠无人机,没法直观地鸟瞰地面的情况;没了直升机,就没了机降行动,就少了一个空中突击手段,特别是少了一种对付坦克、装甲车的“撒手锏”。这场演习虽然最后胜了,但损失非常惨重,担任掩护的一个营几乎伤亡殆尽,而突破成功的两路,损失也比过去高出百分之六七十,正所谓惨胜等于不胜。讲这个战例,是想说明,陆航只是新型作战力量之一,仅仅因为少了这一个要素,就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如果所有的新型作战力量都缺席,那多半连惨胜也做不到了。

  所以,蓝军旅对新型作战力量,包括本旅编内的和战时配属的都格外重视,平时就想方设法创造条件在一起训练。比如,直升机部队和蓝军旅是兄弟部队,平时蓝军旅无权指挥人家,但大家却通过联合训练变得亲如一家。双方通过联合训练都提高了本领,指挥员之间也有了较深的了解,战时配合起来就有了默契。演练前旅里的作战会议,他们一定要通知所有新型作战力量的指挥员来参加。会上,旅主要指挥员要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特别是如何使用他们的意见,同时让他们了解全局,明确任务。在战斗过程中,也要及时向他们通报情况,交代任务。这并非是客套,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让各级指挥员了解全局,了解当前的态势,最终达到服务全局、主动配合的目的。事实正是如此,在历次演习中,新型作战力量对蓝军旅战斗力的贡献,虽然难以用百分比来计算,但每次起的作用都很大,有时甚至可以说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责编:丁玉冰]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参观人数近150万人次

  • 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完成第一阶段物资卸运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朱剑男 摄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
2018-12-15 15:00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张和忠 摄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
2018-12-15 14:59
12月12日,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龙岩乡万亩草甸,村民在覆盖薄冰的道路上骑行。12月11日,一辆汽车在雪中的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涛沟河湿地道路上行进。这是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毛坝乡拍摄的山林雪景(12月13日无人机摄)。
2018-12-15 11:03
2018-12-13 14:19
黑龙江哈尔滨市的冰雪主题乐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采冰和建设工作近日拉开帷幕。为保证足够的优质冰供给,每天有近千名采冰人和700多辆运冰车参与到采冰工作。
2018-12-13 14:17
当日,为期4天的第六届“冬之韵”黑龙江省大学生雪雕比赛在哈尔滨太阳岛雪博会园区进行至第3天,35支高校队伍的作品尽显冬韵。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  12月12日,选手在雪雕比赛创作中。
2018-12-13 14:17
东莞长安镇南临珠江口,可曾经却是一个吃不上鱼和米的鱼米之乡,为谋生为求变,这个小镇抓住改革开放的时代机遇,把耕地鱼塘建成工厂,更在世界制造业梯度转移中抢抓先机,变迁成长为“手机小镇”,成为中国制造的智能“机”地。新华社记者 李嘉乐摄  广东东莞长安镇一家企业的现代化生产车间(资料照片)。
2018-12-13 14:17
当日,《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阶段性成果在北京首发,这是“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作的最新成果。在首发式上,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向国家图书馆捐赠了《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部分卷册。
2018-12-13 14:16
12月13日,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举行的悼念活动上,小学生代表在诵读公祭文。
2018-12-13 14:04
当日是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2018-12-13 14:03
今年52岁的何泽华家住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是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皖南皮影戏”传承人。2010年,为了传承保护皮影戏,何泽华在宣城市水东老街创办皖南皮影博物馆,馆内保存着1万多件皮影,免费向公众展示。现在,何泽华定期走进宣城市第十一小学,给小学生讲授皮影表演及制作。
2018-12-13 13:23
12月12日,李家巷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进行环保服装走秀,用塑料袋、纸盒和蔬菜等制作成环保服装,展示环保理念。
2018-12-13 13:22
12月12日,在贵州省丹寨县兴仁镇摆泥村生姜种植基地,合作社管理员在分拣生姜。寒冬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1600多亩生姜迎来丰收,各乡镇合作社的社员们抢抓天气,加紧生姜的采收、去枝、清理、运送、分拣等工作,确保市场供应。
2018-12-13 10:45
辽宁省本溪市收藏爱好者毛伟介绍他收藏的《日支时变日记》(2017年12月9日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
2018-12-13 10:19
12月12日,学生将组成纪念图案的白烛摆放整齐。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学生们点燃白烛,献花默哀,表达哀思。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来自湖南的抗战老兵李湘炳(前)等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祭奠遇难同胞。当日,来自湖南、江苏等地的4名抗战老兵以及志愿者、南京当地大学生代表等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献花、默哀,祭奠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获得年度最佳女运动员奖的中国选手丁宁在颁奖典礼后展示奖杯。
2018-12-13 10:01
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前)走出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当日,曾长期担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迈克尔·科亨在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被判3年监禁。
2018-12-13 10:0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