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缘何钟情“太空军”

2018-07-05 08:49 来源:解放军报 
2018-07-05 08:49:11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要求国防部立即开始筹建太空军,并使用“隔离但平等”形容未来太空军与空军的关系,这意味着特朗普希望将太空军打造成美军的第六个军种——

   特朗普缘何钟情“太空军”

   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参加“国家太空委员会”会议时,指示国防部立即着手组建太空军,并使用“隔离但平等”形容未来太空军与空军的关系。这一表述意味着特朗普希望将太空军打造成美军的第六个军种。美国现有五个军种,分别是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其中最“年轻”的是1947年成立的空军。一旦特朗普的意图成为现实,美军太空力量的地位将显著提升,太空作战能力建设将全面提速。

   激进改革原因何在

  太空是美军联合作战的新兴领域,也是美军非对称性优势的重要来源。据统计,美军90%的军事通信、100%的导航定位、100%的气象信息和近90%的战略情报来自太空系统。不夸张地讲,没有可靠的太空支援,美军的精确制导弹药、远程无人侦察机、全球指挥控制系统等信息化武器装备都将失灵,美军将退回到机械化战争时代。

  近年来,随着新兴国家在太空领域不断发力,美军对于能否维持太空领域的主导权越来越不自信。美国国内改革派认为,美军太空力量建设方面存在三大弊端,导致美军传统太空优势正迅速丧失。

  指挥机构分散。据统计,美国国防部内有近60家机构对太空资源拥有指挥控制权。其中,11家机构负责监管,8家机构负责采购,6家机构负责提出太空系统建设需求,3家机构隶属于空军,造成了令出多头的局面。在军种层面,太空监视、太空支援、卫星发射与控制等太空战职能也没有实现统管,由空军、陆军、海军共同承担。

  能力建设缓慢。由于参与决策的机构众多,人人都可说“不”,没有人能够一锤定音,导致美军太空领域的装备研发和采购进程异常缓慢。作为美国太空军事力量的“大东家”,美国空军对太空能力建设缺乏应有重视。根据空军当前预算规划,到2021年,传统空军领域的研发和采购经费将比10年前增加30%,而太空领域的研发和采购经费将减少23%。另外,美国空军已经确定的太空预算也不一定能够真正用于太空领域,因为一旦航空项目出现资金缺口,太空预算往往首先遭殃。

  编制规模不足。早在1982年,美军就组建了空军航天司令部。时至今日,该部门在编官兵只有2000人,远远不能满足作战需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军官晋升受限。例如,2017年美国空军共有37名上校晋升准将,没有一个来自航天专业。今年3月15日,美军前战略司令部司令罗伯特·凯勒将军在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作证时说:“目前,太空领域仍是新兴领域,加入其中可能意味着职业发展走进死胡同。”

   独立成军有何优势

  美军组建独立的太空军,主要不是解决“怎么打”的问题,而是解决“怎么建”的问题。就太空作战而言,美军建立了“战略司令部司令-战区职能部队指挥官-任务部队”的高效指挥链,这一指挥模式在伊拉克战争等军事行动中得到了实战检验。创建太空军旨在提高建设效率,扩大太空优势。一旦太空作战力量独立成军,将至少带来三大好处。

  获得更大的预算分配权。目前,美军每年的太空预算约为80亿美元,不到空军年度预算的5%。独立成军后,太空军司令将成为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有资格参与美军最高层的预算分配讨论,直接为太空部队利益代言,太空预算有望大幅增长。退一步讲,即使参照海军陆战队的模式在空军部内设立太空军,其司令也将与空军参谋长平起平坐,至少能够确保太空预算不被随意挪用。

  获得更高的协调决策权。除了领导机构众多外,无人牵头协调和拍板是美军太空力量建设面临的一大难题。空军航天司令部掌管了约80%的军事航天资源,但其司令位列空军副参谋长之后,级别与国家侦察局局长等美国国防部直属机构主官相当,缺乏牵头协调的权威性。独立成军后,太空军司令将成为军种首长,级别仅次于参联会主席和副主席,完全有资格牵头美军太空作战力量建设,决定该领域的需求整合、资源分配和部队训练。

  获得独立的人事安排权。美军现行体制下,航天专业在美国空军中属于非主流,难以吸引和保留人才。如果从空军中剥离出来,太空军将拥有独立的人事权,能够根据自身专业特点量身打造人事制度和政策,所属官兵的发展道路将更加宽阔,晋升机会大大增加,有利于建立一支稳定的专业人才队伍。

   何时建成尚难预料

  去年6月,美国众议院在《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提出设立独立的太空军,遭到美国国防部和空军的强烈反对,白宫对此也不支持,最后以失败而告终。如今,特朗普明确下令组建太空军,博弈的态势已发生逆转,来自空军和国防部的阻力将大大减少,组建太空军似乎已成定局。然而,对太空军而言,真正的问题也许不是建与不建,而是何时能够建成。

  从法律角度看,根据《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规定,国防部应在今年8月1日前提交关于是否需要组建太空军的临时报告,12月31日前提交最终报告。按照这一进度,美国国会最快也要到2020年才能授权组建太空军。

  从历史经验看,创建新军种属于重大编制体制改革,通常需要数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论证完毕。美军历史上著名的《戈德华特-尼克尔斯法》,历经4年论证才艰难通过;早在2013年美军就开始酝酿战区司令部编制及职能改革,直到今天这一改革依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从战斗力生成周期的视角看,从招募人才到组织训练再到形成战斗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前,美军现役航天官兵仅有2000人。在美军诸军种中,规模最小的海军陆战队现役官兵也有18.6万人。据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航天安全项目部主任托德·哈里森估计,组建太空军可能需要增加1.5万至2万名官兵。考虑到航天领域专业性强的特点,这么大规模的一支力量至少需要15年以上时间才能形成战斗力。(陈航辉王寒寒 作者单位:陆军指挥学院)

[责任编辑:丁玉冰]

[值班总编推荐] 住房需求,理当被最大程度呵护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向2018年国际和平日纪念活 ...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