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祖国报告:强军有我

2018-07-05 08:53 来源:解放军报 
2018-07-05 08:53:31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时针指向子夜时分,神州大地的座座军营里,不眠的灯火映照着无数军人的眸子,也吹响着他们心中的“连营号角”。

  中原腹地,某大山深处,王锡民正在对一份演练方案进行最后的推敲。此刻,距他千里之外的陆军某营区,丁辉仍对着某新型坦克的信息终端图出神。

  渤海之滨,歼-15飞行员宿舍里,徐英在键盘上敲下刚刚过去这一天的工作日记。此刻,在内陆的某个空军飞行员营区,刘锐凝神注视着地图上的某处坐标,推演着第二天的航线……

  王锡民、徐英、刘锐、丁辉,分别是火箭军“东风第一旅”旅长、海军某舰载战斗机团团长、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陆军某师“平江起义团”一级军士长。战位不同、军衔不同、职级不同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共产党员。

  时间的指针永不停歇,历史的长河奔腾不息。某种意义上,中国共产党97年的历史,正是由无数个党员接续奋斗的无数个白天和黑夜组成。中国梦、强军梦的实现,既有赖于时间的累积,更有赖于时间所记录的奋斗。

  《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的第一句写道:“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习主席强调,把党员的先锋形象树起来。对于军人来说,这个先锋形象,更多时候是以一次次义无反顾的冲锋以及经年累月的点滴奉献来体现的。

  今天,我们选取的4位党员便是这样的冲锋者、这样的奉献者。他们用冲锋的姿态、奉献的身影,书写着对党和祖国的忠诚。他们的心声,传递军队千千万万党员的火热心声;他们的身影,映照着军队千千万万党员的奋斗身影。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在党的97岁华诞之际,让我们面向党旗,庄严敬礼,向祖国报告:强军有我!

  东风“快递” 使命必达

  党员档案

  姓名:王锡民

  党龄:24年

  战位:火箭军“东风第一旅”旅长

  心语:祖国轻易不用咱,用咱就是出重拳。时刻准备着,准备着亮剑的那一刻。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要做又快又精的东风“快递”。

  夏夜,崇山峻岭寂静无声。

  “龙宫”深处,值守各战位的导弹号手,在火箭军“东风第一旅”旅长王锡民声声令下井然忙碌。

  这是一次阵地调试任务。前不久,这座使用多年的导弹阵地经过重新整治,以崭新面貌交付该旅使用。

  作为我国最早成立的战略导弹部队,该旅多年“深居简出,隐姓埋名”,直到1984年国庆大阅兵首次亮相,被誉为“东风第一旅”。从“争气弹”到“硬气弹”,他们至今成功发射数十枚不同型号的战略导弹。

  对这支战略“铁拳”而言,阵地就是他们的战场。入伍近30年,历经3次阵地整治,王锡民说,每次都意味着战斗力建设的一次飞跃。

  荧屏闪闪,键盘声声。从阵地管理连到阵管通信连,再到现在的阵管防卫连,部队编成的变化诠释着火箭军导弹阵地管理的变迁。

  大国长剑,一弹定乾坤。王锡民说,阵地硬件、软件的每一次变化,都源于国防科技创新,得益于改革强军实践,更离不开综合国力攀升。

  穿越时光隧道,1963年10月,这支部队成功把我国第一发“争气弹”送上天空。半个世纪风雨征程,从大漠戈壁第一声爆响到实弹演习屡试锋芒,“东风第一旅”的一次次转型亮剑,都寄托着党和人民的期盼。

  “现在,全旅所有发射单元均具备独立发射能力!”王锡民自豪地说。那年秋天,他带领官兵跨区挺进大漠,上级随机抽点发射单元,发射窗口很短。发射当日突降大雨,他果断决策准时实施发射。

  回忆往事,王锡民依然兴奋:“我当时是有底气的!”这份底气,来自对武器性能的信任、官兵操作技能的信任。在他看来,这种信任的力量,是日益强大的祖国给予的:部队编成结构更加合理、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

  “东风快递,使命必达!”王锡民深知:只有人与阵地实现最佳结合,才能确保战时一剑封喉。他告诉记者,这些年,战略导弹部队由兵变军,穿上了火箭军军服,导弹家族大了、身材小了,但威力更强了、精度更高了、机动更快了,战斗力水涨船高。

  “号手就位!”阵地调试完毕,王锡民随即下达口令,一场全流程发射演练打响。

  对于导弹号手们来说,伟大祖国,是他们坚守的阵地;国家安全,是他们永远追求的使命。他们时刻准备着,准备着亮剑的那一刻!(王卫东杨永刚)

  为国仗剑 锐利出击

  党员档案

  姓名:刘锐

  党龄:18年

  战位: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

  心语:备战打仗是军人唯一常态。作为一线带兵人,必须始终保持强烈忧患意识,带领团队瞄准未来战场练兵,锻造全面过硬的轰炸机部队。我相信,将来我们的轰炸机可以飞得更高更远、打得更准!

  太平洋上空,迎来人民空军历史上一次意味深长的“会师”。

  2018年5月11日,空军组织东部、南部战区空军协同行动,出动轰炸机、侦察机双向绕飞台岛巡航。这次巡航,空军创新兵力使用方式方法,多架轰-6K战机分别从台岛南北两端同时双向飞行。

  当刘锐带领编队与相向而行的另一个轰-6K战机编队在空中相遇时,双方飞行员互相示意。

  这样的“会师”,对人民空军来讲,在太平洋上空还是第一次。回想起3年前自己那次海上飞行,这位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一脸自豪。

  2015年3月30日,刘锐和战友驾驶被誉为“战神”的轰-6K战机飞越巴士海峡,突破第一岛链开展远海训练,首次在西太平洋上空留下了中国空军的航迹。

  3年多来,空军远海练兵的队伍中,预警机、侦察机、干扰机、歼击机等不同种类、不同型号战机纷纷入列,并成体系发展壮大。

  数年前,刘锐所在团在全空军首家改装轰-6K。然而,两年前的空军“金飞镖”比赛,他们却憾居第二。刘锐带头检讨反思:“说到底,还是与实战有差距,还是没有熟练掌握手中武器。”

  勤学苦练数百日,卧薪尝胆一年多。今年4月,数支轰-6K部队会师某靶场,再次角逐空军“金飞镖”。

  这一次,刘锐带领数架轰-6K两次从本场起飞,奔袭数千公里后,昼夜间分别全部命中目标,以绝对优势夺得团体桂冠。

  “超越赛场,面向战场”“既重结果,更重过程”“从比武夺冠到追求效果”“从击败对手到完成任务”……与刘锐和该团飞行员交流,记者感受到一种全新的认识正在他们思想里悄然产生。

  2015年春节前夕,习主席登上轰-6K战机,亲自体验飞行操作,殷切勉励飞行人员要胸怀使命,苦练本领,关键时刻一招制敌。

  自那以后,刘锐和战友们愈发感到时间紧迫,他们只争朝夕,锐利出击。正如2017年“感动中国”组委会授予刘锐的颁奖辞:巡天掠海,为国仗剑,强军兴军的锐一代,只要祖国需要,你们可以飞得更远。(李建文余泓纬 张海涛)

  士兵突击 转型跨越

  党员档案

  姓名:丁辉

  党龄:22年

  战位:陆军某师“平江起义团”一级军士长

  心语:从军25年,我从一名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为忠诚信仰的老兵。感激最亲密的战友坦克成就了我的辉煌,更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圆了我的强军梦。我愿在接下来的军旅生涯中继续当好强军事业的一个小齿轮。

  炎炎烈日,太行腹地某野外训练场,新装备与老兵再一次强强联手——升级最新信息系统的我军99A式主战坦克在这里接受实战化检验。

  老兵名叫丁辉,来自陆军某师“平江起义团”。入伍25年,从机械化到数字化,从阅兵场到演训场,丁辉见证了我军装甲部队从“铁脚板”“车轮子”“履带板”到“信息网”的转型发展轨迹。

  一次次转型,一次次交上合格答卷。如今,丁辉拿到了特级驾驶员、特级炮长、特级无线电手、特级网络模块维护员和特级信息化系统操作员5张“特级”证书。“坦克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一部分。”他说。

  国庆50周年大阅兵,年仅24岁的丁辉驾驶86式步兵战车接受检阅,我军第一代步兵战车正式向世界亮相。让丁辉没想到的是,此后,新型主战坦克更新速度越来越快,周期一次比一次短。

  新装备带来的冲击是全方位的。那些不断跳动的数字经常让丁辉有一种强烈的本领恐慌感。

  一次,连队组织坦克校炮,当他还在沿用老办法时,大学生士兵薛一冰竟运用弹道力学知识,设计出一款智能化的校炮软件,用时比以往缩短一半,还打出了5发5中的好成绩。

  “我教你坦克驾驶,你教我电脑操作,咋样?”训练间隙,丁辉把想法告诉了列兵薛一冰。“五特精兵”拜列兵为师的故事,掀起了全团官兵钻研新装备的热潮:几个月后,丁辉看到信息终端上跳动的数据时,再也没有出现手忙脚乱的情形。

  “兵王”重回巅峰,大家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丁辉却把目标投向了更远的地方:“会操作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给自己定下了训练目标:尽快实现人装合一,实现新质战斗力最大化。

  那年,全军战法创新活动现场,丁辉和战友们驾驶新型坦克亮相演兵场。他们编组的4个战斗队交替“横进侧打”,实施大密度火力突击,上演了一出快进快打的好戏。

  今年初,晋升一级军士长的丁辉比以前更忙了。前不久,丁辉一下收下了10个徒弟。“只有带出更多‘五特精兵’,才能对得住一级军士长的名号!”他说。

  演兵场上,尘土覆盖了战车迷彩,但丁辉的激情从来不曾消退。他把自己的岗位看作坦克上一个个默默运转的齿轮,体积虽小但作用大,默默驱动着一辆辆无坚不摧的钢铁战车,向着强军兴军的目标不断进击、冲锋!(张雅东姚钧翊 钱晓虎)

[责任编辑:丁玉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