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空军的我,在异国当了一次“陆军司令” _军事要闻 _光明网


来自空军的我,在异国当了一次“陆军司令”

2018-06-06 09:03 来源:新华网 
2018-06-06 09:03:56来源:新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丽媛

   ——赴巴基斯坦军事留学纪事

   2015年,经过层层选拔,我开始了为期2年的巴基斯坦军事留学之旅。巴基斯坦的军人什么样?带着好奇与兴奋的心情,我来到了巴基斯坦军校,近距离感受了这支“巴铁”军队。

   在巴基斯坦,很多军事基地是以战斗英雄的名字命名。基地内随处可见各时期英雄的照片和简介,从军官到士兵,每个人脸上洋溢着作为军人的自豪感和责任感。一名巴基斯坦飞行员骄傲地对我说:“我热爱飞行事业,我为能保卫国家和人民而自豪。”

   有一次,我们乘坐“大力神”运输机到外地参观。一进机舱,我很是吃惊:里面堆满了货物,“我们坐哪儿”?原来,机舱两侧可收放的“马扎”就是我们的简易座位。还没等大家完全坐好,飞行员就猛推油门杆,大仰角爬升、大坡度转向,我们在机舱里差点摔倒。

   飞机降落后,机长说:“在最短时间内迅速升空,是为了提高战时的生存率,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可以让运输机像战斗机一样敏捷。”

   由于巴基斯坦安全形势复杂,每名军人都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我军强调真打实备一样,像打仗一样训练,也是巴基斯坦军队的行动准则。

   无论什么时候,执行任务的巴基斯坦士兵都是全副武装。头戴钢盔、脚穿作战靴,每人配备3个弹夹,身穿防弹背心,随身携带急救包、防风镜、护肘和护膝等。在条件允许时,我都会请他们取下弹夹看看——无一例外,弹夹里都是实弹。看着满头大汗的士兵,我问他们身负“重担”累不累,他们笑笑说:我是一名战士,这是我的职责。

   我参加的空军战争课程是巴基斯坦空军战争学院最高级别的课程。课程内共进行了6次指挥所演习,难度、强度逐次增加。最后一次演习,我方地面作战处于劣势,导演组指定我为“陆军司令”。顿时,我不知所措:来自空军的我,指挥陆军作战心里没底。再想到此时战局对我方不利,瞬间压力倍增。导演组看出了我的顾虑,对我说:“中国陆军世界第一,我们相信你!”我方参演人员也纷纷把目光投向我,看得出,他们把挽回战局的希望寄托在了我这名中国军人身上。

   我一定要对得起“中国军人”的称号!利用演习间隙,我向在巴基斯坦其他军校留学的中国陆军军官请教,并抓紧时间查阅资料。然后,我作为“陆军司令”,定下了作战决心、制订了作战计划。演习开始后,我方行动出乎敌方预料,导演组评判我方突袭成功,战局扭转。同学们冲我竖起大拇指:“中国军人,Very Good!”

   我们在这样并肩战斗的过程中,相互学习借鉴,增加彼此了解,我想这也正是军事留学的意义所在。

   军人应该什么样?在对巴基斯坦军人深入了解后,我对军人的样子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想起了长眠在长津湖、松骨峰的志愿军官兵;想起了在亚丁湾护航军舰上的水兵;想起了“八一”飞行表演队的“金孔雀”;想起了牺牲的维和战士;想起了雪山下边防官兵黝黑的脸庞、坚毅的目光、干裂的嘴唇、挺直的腰杆、手中的钢枪。我想,使命与担当就是军人的样子!(宗明)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