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朝鲜俘虏了一艘美国军舰

2018-02-22 14:07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2-22 14:07:47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胡连娟

  描绘“普韦布洛”号事件的绘画作品。

  美国报刊对这起事件的报道

  大同江畔的“普韦布洛”号。

  金钟录大校在“普韦布洛”号上担任解说员。

  失陷异国半个世纪,无论是作为朝鲜的宣传工具还是美国人心头的伤疤,“普韦布洛”号间谍船戏剧般的经历,不可避免地成为朝美关系的鲜活写照。

  --------------------------------------

  许多人不知道,号称世界第一的美国海军,曾在东西方冷战最激烈的时刻,坐视自家军舰被实力远逊的对手俘虏。让“山姆大叔”面上无光的是,整整50年过去,这艘一直未被除籍的军舰依然“身陷敌营”,作为朝鲜“战胜帝国主义”的物证而供游人参观。

  故事的起点是1968年1月的一场交锋,故事的主角名叫“普韦布洛”号。

  一场突如其来的冰海缠斗

  20世纪60年代下半叶,剑拔弩张的朝鲜半岛局势日趋激化。韩国朴正熙政权公开提出通过“体制竞争”实现南北统一,朝鲜则针锋相对地派遣精锐力量对韩方实施渗透。1966年到1967年,仅在朝韩非军事区爆发的武装冲突就从50起骤增至550起。

  1968年1月21日,一支朝鲜特种部队潜入汉城(今首尔),摸到距韩国总统官邸青瓦台不到一个街区的地方才被发现。激战过后,朝鲜士兵大部战死,仅两人全身而退。

  对于这些,正在日本海执勤的美国“普韦布洛”号情报搜集船一无所知。该舰于当年1月11日从日本佐世保出港,任务是监视苏联远东舰队,顺带搜集朝鲜的电子信号情报。

  “普韦布洛”号的性能和民用船只如出一辙,航速12.7节(每小时23公里),火力只有两挺机枪。美军通常将间谍船的任务列为“危险”级,附近的空军战机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还应有大型战舰在50海里内待命以防万一。此前一年的6月,“自由”号情报搜集船在西奈半岛附近海域被以色列战机“误击”,34人死亡、164人负伤。

  不知为何,美军太平洋舰队对“普韦布洛”号的任务漫不经心。美军第五航空队曾询问为何没有要求空军部队戒备,答复是“不需要”。“青瓦台事件”发生后,情报搜集船在朝鲜近海的活动面临更大风险,但日本横须贺的美军第7舰队司令部考虑到,此时距该舰返航日期只剩一天,决定不提醒后者,发去的唯一一封电报的内容是美职篮比赛的最新比分。

  1968年1月23日是个酷寒的日子,美国间谍船的甲板上结满了冰。午饭时分,瞭望哨突然报告船长,十几公里外有船高速驶来。那是朝鲜海军的猎潜艇。

  朝鲜猎潜艇步步进逼,“普韦布洛”号见状赶忙升起美国国旗。很快,又有3艘朝鲜鱼雷艇接近,在数百米的距离上,朝方发出了“顶风停船,否则开火”的信号。美军再次核对本船位置,确认距最近的陆地有13海里,随后回答:“我船正在国际水域。”

  不久,朝鲜空军的飞机前来增援,一些士兵试图跳上美舰。“普韦布洛”号连连躲闪,朝方随即开始射击,一枚炮弹命中了美方的舰桥,船长劳伊德·布克等3人负伤。

  如梦方醒的美国水兵手忙脚乱地销毁机密。虽然船上有武器,但没人顾得上与朝军对射。船员们挥起锤子和斧头砸烂电子设备,还有人往海里倾倒文件。舰长下令停止抵抗时,83名船员中已有1人死亡、18人受伤。下午4时许,“普韦布洛”号在押解下驶入朝鲜元山港。

  朝鲜理直气壮 美国骑虎难下

  朝鲜为何突然对美国情报船出手?有人相信,此举是为了抵消对韩“斩首行动”失败的不利影响,但从朝鲜海空力量的紧密配合不难看出,平壤已策划许久。美方最开始判断苏东阵营旨在进行“有预谋的挑衅”,但苏联解体后解密的档案显示,莫斯科是从媒体上得知这起事件的,不仅对朝方的动机满头雾水,在日后的谈判期间也被蒙在鼓里。

  上岸后,“普韦布洛”号的船员接受了一番批判,而后被送往平壤,在火车站台上面对朝鲜媒体的闪光灯。在战俘生涯中,这些船员两次亮相,被拍摄了大量宣传照。当年3月4日,美国总统约翰逊收到一封由船长布克领衔联署的公开信,信中称“本舰侵入朝鲜领海刺探情报,船员们对关押他们的朝鲜人民并无怨恨之情,对自己所犯罪行深感愧疚”。写信者呼吁美国政府放弃“侵略政策”,从越南、日本、朝鲜半岛等地撤军。

  其实,为破坏朝方宣传的效果,船员们搞了不少小动作,包括在信中使用影射说法和错字、混入摩尔斯代码,还在记者面前使用俚语和粗话。他们发现朝鲜人不清楚竖起中指的下流意味,于是在镜头前频频使用,还谎称“这是夏威夷人祈求好运的手势”。

  “普韦布洛”号的被俘令华盛顿面临舆论压力。五角大楼开始制定包括核打击在内的对朝军事计划,航母特遣舰队抵达日本海进行武装示威。一时间,半岛上空战云密布。

  不过,从日后公开的档案看,并没有谁真愿意为一艘间谍船大打出手。约翰逊总统认为,“这是与全局有关的事件,如果在柏林、越南与朝鲜同时发生什么……并不令人吃惊。”“普韦布洛”号被俘不到一周,越南战局突变,北越发动“春节攻势”,美国国内的反战运动随之风起云涌。另一方面,苏联忙于应付“布拉格之春”,同样不希望东北亚擦枪走火。

  只有朝鲜理直气壮。“朝鲜之声”广播电台如此阐述朝鲜官方的立场:

  全世界为此深感不安和忧虑,一直关注朝鲜。有些国家的高层官员向我国建议说,应该遣返“普韦布洛”号及其船员。

  金日成同志问金正日同志,你站在最高司令官的立场上该怎样处理这个问题?

  金正日同志表示,在美国佬交出降书之前绝对不会释放“普韦布洛”号的船员;船只本身是我们的战利品,所以,就是敌人交出了降书也不会归还给他们。

  金日成同志感到满意,他坚决果断地表示,我们不希望战争,但绝不害怕战争,我们将以报复来回答美帝国主义者的“报复”,以全面战争来回答全面战争。

  对“报复”还以报复,对全面战争则还以全面战争!

  双方在气势上的落差预示了事件的结局。经过11个月的拉锯,美国接受了朝鲜提出的“3A”条件,即承认错误、谢罪道歉、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1968年12月23日,美国谈判代表在朝方起草的文件上签字前,发表了一份自我辩白式的声明:“我即将签署的由朝鲜一方起草的文件,其中存在不符事实的叙述……我的签字不会也不能改变事实真相,我的签字只是为了释放船员,而且仅仅是为了释放船员。”

  朝鲜外务省的表态显得十分洒脱:“鉴于‘普韦布洛’号船员坦白供认其侵犯朝鲜领海的罪行,并一再请求宽恕;鉴于美国已向朝鲜赔礼道歉;朝鲜政府兹宣布:没收该船以及船上所有的设备和武器,将全体船员驱逐出境。”

  82名美国船员带着1具遗体归国后,面临“秋后算账”。1969年1月20日,军方调查机构开始对“普韦布洛”号的船员进行审查,认为船长布克违反了最起码的指挥条令:他放弃了自己的舰艇。一名调查团成员说:“他哪怕只是打几枪,我们也可能原谅他。”

  同年5月6日,调查结论公布——建议军事法庭审判布克。但海军部长约翰·H·查菲以“他们已经受够了”否决了这一建议,布克只受到了通报批评的处分。此后,有国会议员建议授予他荣誉勋章,但被美国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否决。

  冲突的余波回荡半个世纪

  和漫长的越南战争类似,“普韦布洛”号事件对美国人的精神造成了长久的冲击。他们在古巴导弹危机中逼退苏联的洋洋自得烟消云散,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也消散无踪。

  此后半个世纪,美国对这场“偶然中有必然”的意外进行了无数次反思。2018年1月,“外交学者”网站刊文称,半岛紧张局势再度升级之际,历史教训应被牢牢铭记。

  朝鲜则将俘虏“普韦布洛”号作为抗击帝国主义的伟大胜利,不时拿出来敲打美国一番。2017年11月特朗普访问亚洲期间,朝鲜中央通讯社称:“‘普韦布洛’号事件等跨年代持续的朝美较量的历史教训清楚地告诫(美国):不能低估或考验我们……若说美国迷恋于上世纪60年代在加勒比海危机中占便宜的事实,想在朝鲜半岛重演第二个加勒比海危机使朝鲜就范,那完全是打错了算盘……朝鲜军队是在‘普韦布洛’号事件等同美国各种形式的较量中,虽没有核武器但使美国佬交出降书的英雄军队。”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在“外交学者”刊文的同时,“朝鲜之声”播发了《美帝武装间谍船“普韦布洛”号的悲惨下场》一文。文中称:“‘普韦布洛’号事件说明,朝鲜对侵害民族自主权和尊严的侵略者不会发慈悲,而侵略者能得到的只有毁灭和死亡。”

    这艘身处矛盾漩涡中心的间谍船被扣押后长期停泊在元山港。1999年,朝鲜借核谈判之机将其拖到平壤大同江畔,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旅游景点保存至今。

    美国人同样没有遗忘“普韦布洛”号,它至今留在美军现役舰船花名册上,资格之老仅次于在美国独立战争年代入役、现已成为纪念舰的“宪法”号。2003年,朝鲜一名高级官员曾口头告知美国前驻韩大使,朝方可以归还该船,前提是美国派出国务卿级别的官员前往平壤谈判。美方公开表示“先还船,再谈判”后,双方的接触不了了之。

    每逢6月25日的朝鲜“反美斗争日”,大同江畔都会举行集会。当年参与围捕“普韦布洛”号的朝鲜退役海军大校金钟录(音)如今成了船上的解说员,游客不时见到他胸佩勋章,声情并茂地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在接受采访时,金钟录以斩钉截铁的语气强调:“伟大领导者金正日说过,决不会返还‘普韦布洛’号,因为,它是我们的战利品。”

    (摘自《青年参考》2018年01月31日07版)

    《青年参考》特约撰稿 袁野

[责任编辑:胡连娟]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