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哨兵:挺立在风雪中的北极杨

2018-02-11 08:55 来源:新华社 
2018-02-11 08:55:29来源:新华社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原标题:(新春走基层·我为祖国守边防)北极哨兵:挺立在风雪中的北极杨

   新华社哈尔滨2月10日电 记者 陈曦

  他们与寂寞为伍,他们与风雪搏斗,他们是边境上的“极地白杨”,他们是祖国最北端的戍边壮士。临近春节,记者在风雪交加中来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县北极村,走进中国最北的边防哨所,记录北极哨兵守卫边境安宁的铿锵脚步,感受他们“最冷”“最北”的热血忠诚。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举行升国旗仪式。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衣服脱下来都能站住

   在接近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下,那些掩在白茫茫雾凇深处的白杨树,仿佛是戍边哨兵们的化身。

  江面空旷,寒风凛冽。在北极哨所已服役8年的中士杨磊先穿上保暖内衣、戴上护膝,然后穿上绒裤棉裤,外面再穿上迷彩服,最后套上大衣。全副武装之后才去江面执勤。

   “江面上巡逻可不轻松。”29岁的哨所指导员曹全兴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特殊气候——冰层是一层一层堆起来的,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平坦如镜,而是冰凌如刀,犬牙交错,走路一不小心冰碴就能把腿划破。

   “风吹在脸上像刀刮一样疼。”杨磊要在江面上连续执勤4个小时,执勤时要戴着防寒面罩、棉帽,除了眼睛,脸上基本全都罩上了。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巡逻间隙展开训练。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由于长期被寒风劲吹,每位哨兵双眼周围的皮肤都被冻成了黑灰色,个个都有“黑眼圈”,就像熊猫一样。

  曹全兴所在的连队长期驻守在祖国的北极,每到冬季封江期,江面管控压力会越来越大。连队除了每天派出例行性巡逻、潜伏勤务外,还会专门在旅游热点地区派出定点执勤小组,防止游客误越国界。

   “一旦有游客靠近江面上的边界线,我们就要快速赶过去制止,边跑边喊。”曹全兴说,那时我们都穿着很厚的衣服,跑一趟衣服里面基本都汗湿了,站在哨位上,冰霜直接从衣服里透出来。衣服后面硬得像平板,脱下来都能站住。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巡逻间隙展开训练。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在最冷的地方,战士们都有一颗最热的心”

   22岁的王乐成去年9月才刚刚入伍,怀着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和20多个新兵坐着火车来到这里,“一下车,刚吸了第一口气,就对冷有了新的认识”。

   “以前觉得滴水成冰只是一个词汇,来了才发现原来是真的。”王乐成说,在门口端了一盆水,不小心洒掉一些,当去拿拖把来拖时,发现已冻成冰了。

  哨所的老兵对这里的寒冷早就司空见惯。杨磊说,在外面执勤时,穿着防寒靴也没用,往往是前一小时脚还有知觉,接着就冻得没有知觉了,过了两三个小时,就发热发烫开始发痒。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巡逻间隙展开训练。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每到江面封冻后,黑龙江天然屏障消失,战士们就要在江面上架设拦阻设施。以前没有车,接起来有12公里长的拦阻设施全部要靠战士扛过去,全部搭完要花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儿当一天兵,就要把责任尽到位,保卫边疆安全。”杨磊感到身上的责任越来越重,每次执勤时,都会非常小心,生怕群众误入对方国界,产生不良影响。

  杨磊刚到哨所的时候,连队营房还是老式暖气,要烧很久才能热,还没有热水,洗漱都用冷水,现在装了暖水设施,战士们终于能够洗上热水澡了。“当兵苦,但苦中有乐。在最冷的地方,战士们都有一颗最热的心。”杨磊说。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巡逻间隙展开训练。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我们守卫边界,你们放心过年

  杨磊的家乡在陕西咸阳,离这里有3000多公里,回家坐绿皮车要3天2夜。因为春节期间要确保边境稳定,杨磊已经8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当兵是我的一个梦想,我的父亲和叔叔都当过兵。”杨磊说,刚参军时自己也曾抱怨过苦,但父亲说当兵就是什么苦都要能吃。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运用多种方式在江面巡逻。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杨磊的母亲去世早,老父亲一人在家很辛苦。他说,最放心不下的是父亲,逢年过节心里特别挂念他,希望他能在家照顾好身体。

   这里一年中有8个多月都被冰雪覆盖,战士们都很期待春天的到来,因为可以看到绿色,带给他们蓬勃的生机。

  临近分别时,王乐成告诉记者,今年是他第一次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过年,“也想家,但这里的岗位更需要我。有我们在守卫边界线,祖国人民才可以放心过年。”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运用多种方式在江面巡逻。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驻守在漠河县北极村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官兵在巡逻途中。新华社记者李刚 摄

[责任编辑:丁玉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