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我与国家一起前行】白龙:开最好的飞机 做最好的飞行员

2018-01-04 14:41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8-01-04 14:41:07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作者:责任编辑:杨煜

  2017年,穿越对马海峡,绕岛飞行,中国空军的航迹越来越多。红剑演习,金头盔比拼,中国空军的练习越来越接近实战。主办国际军事比赛、海外飞行表演,中国空军的胸怀越来越开放。这些变化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改革故事,下面让参加2017年沙场阅兵的飞行员,为大家讲讲他的经历。

  空军某部飞行员白龙:大家好,我是空军某部飞行员白龙,通过上次阅兵任务,我也被好多人熟知了,其实个人只是一个飞行刚刚起步的飞行员。跃升、俯冲、半滚筋斗,半筋斗翻转,大载荷机动,这些都是我们在平时训练中经常用到的动作,其实我们担负的任务主要是对飞机的战术性能进行一些测试,对于我们的工作呢,我的战友他有一个更加生动的比喻。

  空军某部飞行员陈浏:我们现在工作测试这款飞机,就像游戏内测员,发现一些飞机的问题和bug,完了把这些bug和问题反映给厂家,让厂家对这个新问题进行优化和改进,然后我们再发现一些飞机的优点和好的方面写成攻略,给其他部队飞行员可以更好更快地掌握这些飞机。

  空军某部飞行员白龙:说到2017年,其实对我来说是非常不同凡响的一年,因为我今年人生第一次执行重大任务,而且这个任务还是阅兵任务,这次阅兵任务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几件事,其中最深的就是我们一起七机穿云,空中云就像一个大大的棉花糖,飞机飞进去以后是什么也看不见的。打个比方来说就是,我们都在雾天开过车,那种很浓很浓的雾,如果你身边突然出现一辆车,你可能会受到惊吓。而那时你的速度才多少呢,不过60-70公里/小时的速度,而飞机呢600-700,甚至800-900公里/小时的速度,这时候在你身边十几米的位置突然出现一架飞机,那是相当危险的。

  空军某部飞行员邱铁锋:那么如果在穿云过程中,有一个飞行员动作发生变形,或者没有操纵到位的话,都会导致整个队形紊乱,甚至危险接近,所以需要对我们各个位置僚机的充分信任,以及技术能力的信任,才能达到一个七机整体队形的完美穿云。

  空军某部飞行员白龙:密集编队是我们常用的队形,它的主要作用是什么呢,我可以给大家打个比方,如果这是两个人的话,离我们很远的时候,他们站在一起,我们就很难分辨,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如果说一个较胖的人,他挡住了较瘦的人,我们是不能分辨后边瘦的人的。所以我们飞行中的密集编队,其实也是这个道理,我们可以用几架飞机,紧密的编在一起,在敌人的视角里,可能我们只是一架飞机,当达到我们的火力包线,我们一架、几架、甚至几十架突然出现,对一架飞机进行群殴,群殴的力量一定比单挑更加强大。说起强军改革,其实我是一直在吃着改革的果实,举几个例子吧,从我改装三代机开始,我就已经享受果实了,当时空军推出两种改装体制,一种叫推磨式,就是一步一步一点一点,把飞行员培养成三代机的战斗员,而另一种体制叫做抄底式,我当初就赶上了抄底式,当时我在400多小时(飞行时间),还在飞空军最老旧的歼7B战机的时候,就直接跳到了当时最先进的歼10B战机,我们空军以往培养一型机的飞行员,改装甚至要三年的时间,我今年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一款歼16 、一款歼10C,两款国产的三代半战机,我也感到非常荣幸,其实空军的改革大家都能看得见,因为我就是一个例子。

  其实飞行对我们来说时间是很短暂的,我们更多时间是用来学习,飞行之前,可能要几天甚至几周去准备,飞行完下来以后,可能又要用几天或者几周的时间来研究总结。我今年接触的两个新机型的理论教材,一个机型,要求一个月之内必须学完学会,另一种机型,也要求一个月之内必须学完,所以那时候真的是每天都在学,学到十一二点那都是常事儿了,其实在学习的时候自己也抱怨过一句话就是,当初高中的时候要是有这种劲头学习,什么清华北大感觉全都不在话下了。谈及2018年的愿望呢,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飞最好的飞机,成为最好的飞行员,我希望2018年我能够驾驶上中国最好的四代机,实现我梦想的前半句,而我梦想的后半句成为最优秀的飞行员呢,我觉得需要我用毕生的努力。

[责任编辑:杨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