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训岁月丨关于吃饭那点事儿,有种感觉忘不了

2017-11-06 08:59 来源:中国军网 
2017-11-06 08:59:55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今天两位主人公,年龄上属于两代人,新训时间相差整40年,但他们的新训生活里却有一段相同的有趣经历——饿肚子。

   有读者可能会疑惑,都说部队伙食好,咋还饿着了?

  经历过新训的小伙伴会懂的,新兵连里的饿,那可是集合着胃肠的抗议、精神的亢奋和心里熊熊燃烧的胜负欲,真不是一般的感觉。

   那么问题来了,亲爱的战友,新训时,你饿过肚子么?

   我饿过。但是现在想来,那段怎么吃都不胖的美好岁月,真是让人怀念。

   这两则故事,是回忆,也是激励。

  从40年前到今天,兵之初,从来都是一段以奋斗为底色的美丽青春。所以,时间再长,走得再远,都不妨常回想回想军旅起步时的那份饥饿感。

   ——编 者

   漫画、制图:刘 程

   新兵抢饭记

   ■高怀昌

   1976年初春时节,我应征入伍。“闷罐子”火车一路驶过秦岭,到了绵阳,又换乘卡车开赴嘉陵江边的军营。

  坐在卡车车厢里的背包上向两侧张望,只见竹丛繁茂,油菜花泛起点点金黄。果然是到了天府之国。寒风中告别父母时的那种沉郁心情,一下为之开朗,心中充满了对军营生活的向往。

   随着山路的绵亘蜿蜒,到达军营驻地时已近傍晚。公路两旁榆树上的一块块剥皮,雪样白亮,亮得我心头一惊,这是怎么了?

   带兵的排长说,上年这儿遭了旱灾,驻地群众生活困难,有人就剥下榆树皮充饥。部队每人每天节约1两粮,正在支援。

   哦,原来是这样。我们还未进军营,便被省下1两粮。

   那时伙食费每人每天4角6分,粮1斤半,这就成了1斤4两。

  刚入伍的新兵,乍进热烈而整肃的军营,乍由地方转向紧张的练兵场,大运动量与大体力消耗,饭量都特大,1斤4两的定量不够吃。又正值蔬菜淡季,每天除了菠菜就是牛皮菜。于是,吃饭时大家都铆足劲儿快吃多吃,甚至出现了抢饭的情况。有个新战友抢得急了,帽子都挤掉进了饭锅里。遇上星期六吃馒头,一群北方兵就抢得更热闹了。

  没想到当了兵还饿肚子,有人就开始叫苦,还说后悔当兵。指导员发现这个情况后,就开始教大家唱《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这首歌:“红米饭那个南瓜汤,挖野菜那个也当粮……”指导员边唱边给我们讲红军时期的艰难困苦,鼓励大家艰苦奋斗,帮助群众渡过难关。

  指导员还教我们唱《一壶水》,讲战友们团结友爱的故事:骄阳似火的拉练路上,大家口渴难耐,连长拿出自己的水壶,让战士们喝,结果大家“我传给你,你传给我”,壶里的水硬是没喝完——让着喝,一壶水喝不完;抢着喝,百壶水不够喝。

   歌词一讲,歌曲一唱,大家谁也不好意思再说自己苦了,吃饭时更没人去抢饭了。

   “可以饿肚子,不能缺精神”,因为有了切身感受,这些光荣传统教育给我们的印象就变得格外深刻。

   20天短暂的新兵生活结束后,我们唱着指导员教过的歌,开赴军区农场投入军农生产。我们这批新兵很快就适应了老连队农忙劳动、农闲训练的艰苦生活。几年后,我代职指导员时,仍然记得新兵连指导员的教育方式,也会根据战士们不同的思想情况,教唱不同的歌。

  如今,40年过去了,人民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战士再也不用从伙食费里省下粮食支援群众,也不用天天只吃菠菜牛皮菜。我也早已经离开部队好多年,但是新兵连抢饭的趣事、学唱的那些歌,却依然鲜明地刻印在我的记忆中……

   饿的初体验

   ■新疆军区某团上等兵 李林峰

   “两罐八宝粥!”周末整理物资,行李箱里居然翻出两件尘封一年的“珍宝”,瞬间把我带回那段新训岁月。

  去年9月,我参军入伍来到祖国西北边陲。从决定参军的那一刻起,我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训练苦,男子汉咬咬牙挺过去;管理严,那正是打磨自己棱角的好机会……可万万没想到,新兵连还有更大的挑战——饿肚子!

  人人“见第一就争,见红旗就扛”,这在新兵连真不是虚的。就连“谁吃饭最快”都成了战友们寸土必争的“战略高地”。遗憾的是,我在这方面占绝对劣势:个子高、饭量大,且是细嚼慢咽型选手,一顿饭6个馒头那是很轻松。充分权衡利弊,我果断放弃了对此项殊荣的争夺。

  即便在吃饭速度上已如此的“破罐子破摔”,但是肚子里依然会不到饭点就响起“敲锣打鼓”声。不是吃不饱,是因为常态化、快节奏、高强度的新训生活早已超出了我的能量摄入负荷。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我头一次跑这么多的步,也头一次体验到饿到前胸贴后背的感觉。

   “最近总是扛不过饭点,记得揣几个馒头回来,放挎包里‘战备’!”一次同年兵张林的提议让我稍有安慰,原来胃口好、消化快的不止我一个啊!

  于是乎,大家开始了各显神通。打饭时,顺手多拿几个馒头或鸡蛋带回班里,以备不时之需;谁家要寄快递过来,牛肉干、辣条等零食肯定不能少;每次军营超市购物,能量棒、巧克力是“基础套餐”……

  初秋的北疆炎热依旧,突然有一天,班里四处弥漫着浓浓的臭鸡蛋味儿。坏了,这是谁把鸡蛋藏内务柜里了!班长大怒:“谁要再往内务柜私藏零食,罚他三天不准吃饭!”

   从那以后,“进餐不准比速度,确保吃饱吃好”成了班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可能局外人多有疑问,现在生活这么好,新兵连的伙食保障那么精细,怎么还会饿肚子?

  那是因为“比学赶帮超”的氛围太浓了。新兵连里,人人不服输。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唯有主动加码、刻苦训练才能脱颖而出。正因如此,能量耗尽后的饥饿感也就如影随形。

  随着入伍时间一天天变长,大家逐渐适应了快节奏的军营生活,也慢慢渡过了高强度训练带来的长肌肉、长耐力的身体素质拔高期。现在我也成了新训骨干,看到新兵吃饭那种如狼似虎的样子,实在是太能理解。新兵连的这份饥饿初体验,正是我最珍贵的蜕变记忆,最美好的兵之初。

   (史建民、林 超整理)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