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堪比列宁格勒!叙军坚守孤城4载终获救

2017-09-11 11:15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7-09-11 11:15:29来源:参考消息网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当地时间2017年9月5日,叙利亚媒体宣布,经过激烈交战,叙政府军打破了极端组织对于叙东部城市代尔祖尔长达3年的围困,打通了政府军通向东部地区的最后节点,并给盘踞当地多年的“伊斯兰国”(IS)武装以沉重打击。这是叙利亚政府军打击叙境内极端组织的历史性进展。值此围城解困之际,笔者就根据以前搜集的有关代尔祖尔围城战的资料,和大家聊聊代尔祖尔战事中那些不容忽视的节点事件、关键人物和战法特征。

   六年战火联翩至 一千精兵援孤城

  尽管目前中外媒体的报道均称,极端组织对代尔祖尔的围城战持续了3年,但这一说法显然忽视了在2014年“伊斯兰国”崛起前,代尔祖尔已经历了近3年的战火。

  由于代尔祖尔市位于叙利亚东北部,邻近叙利亚与邻国土耳其和伊拉克的交界地区,因此该地聚集了包括库尔德人、亚美尼亚人在内的多个叙利亚境内少数民族。由于叙利亚现政权对少数民族长期采取高压政策,使得叙利亚内战爆发时,当地许多民众因对政府心怀不满而积极参与了反对派武装的活动。据美国战争研究所的资料显示,自2011年7月以来,叙利亚主要反对派——叙利亚自由军即在代尔祖尔周边地区攻城略地。

  从地图上看,代尔祖尔位于叙利亚东部沙漠地区,与西部的人口聚居区仅有陆上交通干道相连,叙政府军从西部地区增援该地不易。同时,驻该地的叙军第17步兵师人数较少,战斗力也较弱。这些主客观因素导致叙政府军在与反对派武装的战斗中屡屡落于下风。

  在缺乏当地民众支持与主力驰援的情况下,叙政府军在代尔祖尔地区不断丧师失地。经过2年多的拉锯战,至2013年,政府军在代尔祖尔的据点仅剩下位于城东和城西的2处军事基地,驻城内的叙军第17步兵师也由于伤亡和叛逃而损失惨重,仅剩3000余人且士气低落。总体上,代尔祖尔已被周边的叙利亚自由军全面围困,形势一度告急。

  正当代尔祖尔即将落于反对派武装之手之际,2013年10月,在西部战场获得喘息之机的叙政府军终于向代尔祖尔派出了宝贵的援兵——叙利亚共和国卫队第104空降旅。该部驰援代尔祖尔时,由于此前的战斗损失,兵力也仅有1000多人。但这支从人数上看似乎杯水车薪的援兵,战斗力上却不容小觑。

  第104旅此前曾连续参与了叙政府军在大马士革附近与反对派武装的多轮交战,并在北部重镇阿勒颇形势危急时对稳定当地态势发挥过重要作用。而后来又持续3年之久的代尔祖尔攻防战,也证明了该部在保住这块叙政府军东部“飞地”的过程中,不愧是力挽狂澜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自由军无形忽解体 凶悍对手新登场

  共和国卫队第104旅的到来,对于稳定代尔祖尔战局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04旅很快强化了政府军据守的2处军事基地的防御力量,并且向隔断2个基地的反对派武装所控制的城区发动攻势,夺取了结合部的一些高地作为防御据点。由此,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在代尔祖尔的争夺进入对峙阶段。

  话分两头说,政府军这边出现转机,反对派那边此时也出现重大变化。由于内战陷入僵局,国际形势又发生变化,原本就矛盾重重的叙利亚各反对派武装分崩离析,围困代尔祖尔的叙利亚自由军无形解体。然而,反对派的内讧却并未减轻据守该地的政府军的压力。

  自由军解体后,从原反对派武装脱离出来的努斯拉阵线一度在叙东北部地区招兵买马,形成了对代尔祖尔的新一轮围困之势。然而,还未待努斯拉阵线在代尔祖尔附近“大展拳脚”,从2014年1月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北部异军突起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就再度改变了代尔祖尔乃至整个叙东北部的战场形势。

   2014年1月,IS向代尔祖尔地区发动攻势,但在3月被努斯拉阵线击败。又过了1个月,IS武装再次调集重兵,从拉卡和伊拉克安巴尔2个方向夹击代尔祖尔,战至2014年7月,在粉碎了努斯拉阵线的抵抗并屠杀了投降的努斯拉阵线人员后,IS夺取了除2处政府军基地以外的代尔祖尔省全部领土,进而对2处完全被孤立的政府军基地发动了号称万人规模的大围攻。

  在近年来的中东战事中,IS武装单就战斗力而言,堪称最为强悍和凶残,与之交火的叙利亚、伊拉克两国政府军和其他武装派别在初期都曾被前者打得落花流水。IS也是挟新胜余威,刚刚合拢包围圈,就对2处孤立的政府军据点发动连续猛攻。IS沿用了此前屡试不爽的“常胜战法”,即由潜伏当地的卧底充当“带路党”,寻找守军防御的薄弱环节,然后以自杀袭击炸弹卡车开路,随即以精锐轻步兵发动连续夜袭,直至打开并迅速扩大突破口。在极端组织的反复攻击下,代尔祖尔似乎已难逃沦陷厄运。

   少数民族老将建新策 精锐伞兵部队再立功

  然而,屡克顽敌的叙军第104旅和他们的指挥官、传奇将军伊萨姆-扎鲁西丁,再度用强悍战力和精妙战术稳定了代尔祖尔的局势。

  伊萨姆-扎鲁西丁,1961年出生于叙利亚,是叙国内少数民族德鲁兹族人。前文曾提到,由于叙政府多年来对于少数民族采取高压政策,因此叙国内民族矛盾不断,掌权的阿萨德家族和以阿拉维派为主体的政府军都对于少数民族军官抱有极大的不信任。然而,伊萨姆-扎鲁西丁却在青年时代即加入叙利亚最精锐,且与阿萨德家族有特殊关系的共和国卫队空降部队服役,足见其在军官素养和政治忠诚上的过人之处。在1982年加入共和国卫队后,伊萨姆-扎鲁西丁参与了叙军在国内外的多次战斗行动。然而,真正让这位将军大放异彩的,还是2011年以来持续至今的叙利亚内战。

  内战爆发后,原任第104旅旅长的马纳夫·塔拉斯叛逃土耳其。值此关键时刻,伊萨姆-扎鲁西丁临危受命,接任第104空降旅旅长一职。尽管履职时间短暂,但伊萨姆-扎鲁西丁却率领104旅数次在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的交战中立下战功,为稳定政府军在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的态势发挥了重要作用。2013年10月,原本已经师老兵疲的第104空降旅奔赴代尔祖尔,开启了这支精锐之师的孤城传奇。

  面对先后被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围困的危局,伊萨姆-扎鲁西丁甫一上任,就采取了若干精妙的新策略,显示出他作为指挥官的过人之处。鉴于政府军在代尔祖尔只掌握2处分散的军事基地且防线已支离破碎的局面,伊萨姆-扎鲁西丁率部迅速夺取若干战术要地,大大改善了叙政府军的防御态势。随后,伊萨姆-扎鲁西丁敏锐地选择了2处军事基地中的代尔祖尔机场作为主阵地,在机场周围部署重兵,强化防御工事,布设雷区和警戒哨,确保机场防御万无一失。这个战术判断的眼光和手腕极为老辣。由于代尔祖尔与叙军主力的地面联系早已被切断,只有牢牢守住机场,才能不断获得用以维持战斗力的弹药物资,并充分发挥叙军空降部队的机动优势,在极端组织的围困中实施战场机动。

  在采取上述措施的同时,伊萨姆-扎鲁西丁全面整顿了此前据守在代尔祖尔,互不统属的第17步兵师、军事情报局分队、第104空降旅和当地民兵,整合了作战指挥、情报和后勤系统,从而形成了一个相互配合和自由调动的兵力格局。伊萨姆-扎鲁西丁充分发挥民兵和军事情报局分队的优势,积极刺探敌方情报,取得了对极端组织的信息优势。此外,伊萨姆-扎鲁西丁还大力宣传极端组织的残暴,吸引那些原本与叙政府军离心离德的库尔德人和亚美尼亚人等少数民族帮兵助阵,由此强化了对抗极端组织的群众基础。

  就这样坚持到2015年10月,俄空天军开始全面参与叙利亚内战,前者为叙政府军在各个战场的作战提供了强有力的空中火力支援和军用物资保障。此举大大改善了孤悬于极端组织控制区内的代尔祖尔的态势,也给当地守军带来了强大的火力支援和稳定的后勤补给。

  通过采取了这一系列对策,自2014年12月至2016年底,伊萨姆-扎鲁西丁指挥代尔祖尔守军挫败了极端组织多次大规模攻势,稳定了防御形势,甚至在2015年6月,叙政府军据点哈塞克告急时,伊萨姆-扎鲁西丁还忙里偷闲,率数百空降兵驰援哈塞克据点。正是靠着伊萨姆-扎鲁西丁高超而顽强的指挥,叙政府军才得以在极端组织控制区内保留了数个使极端组织感到芒刺在背的据点,为日后叙军反攻奠定了基础。

   极端组织濒死猛反扑 叙军空地协同显神威

   2017年年初,叙利亚北部的战场形势再度发生变化。由于极端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主要据点拉卡和摩苏尔分别遭到围攻,IS武装在中东战场陷入极大的困境。此时,极端组织的目光又盯上了位于拉卡和摩苏尔战线连接处的代尔祖尔。代尔祖尔数载久攻不下,不仅大大牵制了极端组织的兵力,还在其战线后方打进一个楔子,使得极端组织无法自由地在拉卡和摩苏尔战线之间实施兵力内线机动。出于改善控制区战略形势的目的,极端组织对代尔祖尔发动了新的猛攻。

   IS在2017年1月发动的攻势起初来势汹汹,使得外界一度感到据守多年的代尔祖尔再次面临失守危险。然而,开战没多久,极端组织武装即陷入疲态和僵局。在战场上,尽管极端组织用老一套的“持续自杀袭击+精锐轻步兵突袭”战术攻占了叙军几处外围据点,但由于叙政府军战斗经验已非常丰富,同时在兵力、部署、物资储备方面皆有较充足准备,因此IS的多次猛攻很快被政府军部队击退。

  在战场之外,随着IS在摩苏尔和拉卡的失败撤退,前者已经陷入多线作战、兵力不足的危难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极端组织的攻势并不能长久维持,不久后代尔祖尔战场便趋于平静。随着IS武装智穷力蹙,转为进攻一方的叙政府军却从既往作战经验和新的战场环境中摸索出新战法,发现了新战机。

  由于叙政府军在人口密集的叙利亚西部地区收复了一批重要城镇和交通要点,通向东部地区几处孤立据点的通道已被打开。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空天军在叙利亚战场的深度参与,使得叙军拥有了强大的空地火力支援能力和空中运输能力。在俄军帮助下,叙政府军沿着通向东部地区的干线道路开始向代尔祖尔方向突进。同时,利用俄军提供的大型军用运输机,叙政府军依托新收复的数处军用机场,也为东部地区的孤立据点进行了大量的物资补给和空中投送。

  就这样,地面的主力部队、沿前线机场实施空中机动的作战分队,以及据守敌后基地的守备部队在俄军航空兵密切协同下,不断向代尔祖尔方向靠近,终于在2017年9月初,以叙政府军精锐王牌“老虎部队”为主力的解围大军,与据守代尔祖尔近4年的第104空降旅在代尔祖尔胜利会师。至此,这场持续时间堪比列宁格勒保卫战的孤城血战,终于以叙政府军的成功解围告终。而这场旷日持久的围城战的结束,也无疑为极端组织的失败敲响了丧钟。(作者/马骐騑)

  

  

[责任编辑:丁玉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