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前抗洪靠人力,今天抗洪靠“神器”!

2017-08-11 10:07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2017-08-11 10:07:59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今年7月,我国南方部分地区普降暴雨,湖南省降雨量超过1998年,多处江段水位打破历史最高纪录……湘江告急!沅江告急!资江告急!湖南告急!不同于’98抗洪,在这次抢险救灾现场,多款由地方企业生产的抗洪“神器”相继投入使用,极大提高了救灾效率。涉水排淤,两栖挖掘机如履平地;“孤岛”送药,六旋翼无人机精准投递;排除积水,大功率“龙吸水”高效排涝;桥梁中断,模块化机械桥、快速机械化桥、动力舟桥快速抢通;跨河救援,水上充气担架及时解救群众……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

  动力舟桥。

  决战洪魔

  ——用高科技军工产品打赢抗洪抢险攻坚战

  ■王 超 高 磊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涂敦法

  抢险救灾与时间赛跑,多款抗洪“神器”齐显威

  曾几何时,’98抗洪,数千名官兵带着锹、镐和编织袋,泡在水里,靠肩挑背扛沙袋,加固堤坝。

  看今朝,在湘江防护堤,200多名官兵携带充水式橡胶子堤、自动膨胀沙袋,操作多款智能化挖掘机,短时间内便完成了大堤加固任务。

  “19年前抗洪靠人力,今天抗洪靠装备!”曾经参加’98抗洪的武警交通六支队副支队长徐尤柏深有感触。随后,他调出一段不久前从湖南发回的视频。

  视频里,在长沙某河段堤坝决口处,几十台大型挖掘机同时作业,机械臂一只扬起,另一只落下,巨大的轰鸣声此起彼伏。臂展20米的长臂挖掘机、能“抬腿走路”的步履式挖掘机、无人化多功能抢险救灾挖掘机等装备相继投入使用,不到半天时间,近2万立方米的填筑料投入决口处,封堵工作取得明显成效。“这些填筑料能装满近70万个沙袋,如果靠肩扛手抬,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任务。”徐尤柏如是说。

  类似的抗洪场景在湖南其他受灾地区不断上演——

  在长沙市,一些街道社区几乎变成一片“汪洋”。一款每小时抽排6000立方米水的远程控制分离式应急排水抢险车投入使用,伴随巨大的马达声,被淹没的街道又重新露出水面。

  在湘江支流某泄洪河道,多台新式水陆两栖挖掘机在泥泞地上行走自如、紧张作业,一只只巨大的抓斗快速完成河道清淤疏浚工作。

  如今,根据不同的地形、河道、流速和水流走势,针对不同程度的决口、管涌,他们运用专业化装备,使抗洪抢险更加精准高效。

  六旋翼无人机:灾情侦测“千里眼”。

  抗洪“神器”来源于实战,在实战中升级

  抗洪抢险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救灾装备来源于实战,同样在实战中逐步升级。

  “挖掘机作为抢险救灾主要大型装备,如果只具备陆上作业能力,局限性很大。执行决口封堵任务经常遇到道路中断的情况,没有大型水上运输载体,救灾效率会大打折扣。”在一次企业的座谈会上,多次参加应急救援任务的武警交通八支队操作手黄勇刚率先向企业发问。

  黄勇刚的提问引起多家企业研发团队的深思,也为企业开展装备研发升级找到方向。随后,厦工机械公司开展了决口封堵打桩机调研,打造出“定制版”多功能机械手;詹阳重工结合救灾需求,升级了水陆两栖全地形车和履带式挖掘机;华舟重工着手改造动力浮桥,设计出水上桥梁式运输装备……

  “抢险一线的需求,就是我们主攻的方向!”厦工董事长白飞平告诉记者,近年来,为了解抢险救灾的一线需求,他们成立了企业专家组,提供全天候技术保障,并收集一线装备使用数据,开展升级改造。

  动力舟桥航线难确定,操作舟体下水受场地影响大;“龙吸水”受地形限制多,远距离排水管长度不够……仅在去年的抗洪抢险任务中,专家组先后从救灾现场带回百余项反馈问题,经过详细的分析,有针对性地进行升级改造。

  打一仗,装备就要进一步。经过实战检验后,装备的拓展功能越来越广,性能也更加符合任务需要。

  ET系列步履式挖掘机:抢险救援“蜘蛛侠”。

  救灾一线战场,是人与装备的高度融合

  抗洪抢险考验的不仅是装备性能,还有操作手的技能水平。

  武警交通九支队中士陈凡,有6年挖掘机操作经验,他有一手绝活,能用挖掘机写毛笔字。当一款双臂双动力机器人装备到该支队时,他成为支队首位操作手。

  “设备的确好,可我一进操作舱,就傻眼了!”陈凡告诉记者,以前的挖掘机驾驶舱固定、位置不高,但新型双臂双动力机器人的驾驶舱离地面最高时有5米,设计近30个复杂组合动作,考验操作手的心理素质和技能水平。

  险情随时有可能发生,不能让装备等人。为破解高新装备操作手短缺的难题,近年来,武警交通部队加大操作手选拔培训力度,装备列装前开展人员培训,定期组织在陌生地域进行野外驻训,一大批像陈凡这样的技术骨干完成转型。

  去年,在湖北抗洪抢险任务中,武警交通六支队无人机飞控手陶洁操作新配发的无人机多次完成洪灾现场的侦察任务。然而,在灾情的严重地区,桥梁中断、堤坝决口导致整个村庄被困的情况时有发生。当时,他们的无人机只能用于侦察,无法向“孤岛”投送食物和药品。

  完成抗洪抢险任务回来后,得知一款新型物资空投固定翼无人机即将配发,陶洁第一个提出要参加厂家组织的培训。经过近3个月的理论学习、实机操作,他完全掌握了新型无人机的实操技术,并顺利通过了最后考核。在今年的长沙抗洪抢险任务中,陶洁携带他的新型无人机发挥了重要作用。

  今年7月底,南方抗洪抢险战斗刚刚结束,记者就看到,一款无人化多功能抢险救灾挖掘机开进了武警交通九支队的综合训练场,武警交通应急救援技术研究所所长张宏建正带领骨干和厂家派驻的专家研讨操作方面的问题,一旁的操作手张积银在厂家工程师的指导下,通过便携式移动遥控器操作挖掘机先后完成了挖掘、抓取、破拆、破碎、灭火等模拟任务。

  随着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不断推进,民企参军的步伐不断加快,民企产品已在抗洪抢险任务中发挥重要作用,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任务领域的拓展,将会有更多高科技装备出现在抢险救灾的一线战场。

  相关链接:

  军工装备展台

  抗洪“神器”

  ■王 超

  在今年抗洪抢险任务中,一批专业装备频繁亮相,表现格外抢眼。这些先进装备的使用,让抗洪抢险变得更加精准高效。下面我们一起走近这些“神器”,一睹它们的风采吧!

  “龙吸水” 排水抢险车

  “龙吸水”排水抢险车,名字听起来很霸气,与普通车辆不同的是多了一根巨大的抽水管。传统排水机1小时只能抽50多立方米水,而这种大功率“龙吸水”1小时能抽3000立方米的水,也就是说1小时的抽水量能装满一个50米长、30米宽、2米深的游泳池。

  动力舟桥

  洪流中,如何把救援设备和物资运输到“孤岛”?动力舟桥无疑是最佳选择。它采用模块化设计理念,大小如同篮球场,使用方法却像“搭积木”,通过不同的模块组合,可以做舟、桥或码头,一套设备有多种用途。在洪水泛滥的决口处,动力舟桥可快速将大型机械装备和封堵原料输送到溃口另一侧,实现溃口封堵从单向到双向推进。

  “变形金刚”机械手

  坍塌的房屋建筑、受损变形的钢筋、滚落的巨石……这些是影响救援力量展开的常见障碍。“变形金刚”机械手能有效解决这些难题,它在设计上模仿人手结构,5个大铁爪力大无穷,可实现夹、抓的功能,能快速处理挖掘机、装载机、吊车等大型机械难以清理的堆积物和块石,及时开辟出抢险救灾通道。

  军工桥梁

  舟桥操作遇困惑 企业高工来解答

  近日,编辑收到了武警交通六支队桥梁中队战士岳斌的一条微信。他在操作动力舟桥时,遇到一个棘手问题——重型挖掘机从陆地上舟装载的过程中,经常出现舟桥后退的情况,很容易造成装备翻车。为此,编辑联系到华舟重工高级工程师余文雄,请他来进行解答。

  余文雄:首先,我们了解一下动力舟桥的构造原理和操作程序。动力舟桥按功能分为岸边舟和河中舟。顾名思义,岸边舟是靠岸的舟体,河中舟是拼接在中间的舟体。舟桥拼接后,必须要操作岸边舟与岸基充分接触,根据岸基高度启动液压系统升高岸边舟,使舟体前部略高于岸基,然后启动马达驱动舟桥抵近岸基2米左右,再将岸边舟放下,使岸边舟充分与岸基接触,最后再放下搭板,开始装载机械装备。

  装载重型装备时舟桥后退的原因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官兵操作岸边舟仅仅是靠岸而没有充分接触到岸基,或者说接触岸基的面积还没达到要求,机械就直接上搭板了,这种情况装备对舟桥的向前推力很大,因舟体在水中没有支撑,就会导致舟体后退,甚至把搭板压变形。所以,操作好岸边舟是关键,把岸边舟按要求操作好,就不会出现舟体后退的情况。

  二是大型装备装载时驱动马达操作不当。在装备装载时需要用马达来调整舟体姿态,保证舟桥整体与岸基成垂直状态,并且装载的装备重量越大或水流越急,启动马达次数就越多,控制也相对要复杂。

  (汤雨薇、梁淼隆)

  相关阅读:

  凌红祥:洪灾前最美的“逆行者”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涂敦法 通讯员 马春华 董福译

  人物小传:1981年出生,现任武警交通六支队三大队大队长,先后参加汶川地震、舟曲泥石流、深圳山体滑坡、宜昌化工厂火灾、南方抗洪等抢险救灾任务,被国家交通运输部评为“先进个人”,3次荣立三等功。

  炎炎夏日,武警交通部队某应急救援综合训练基地,数艘折叠后的动力舟桥,依次冲入水中、迅速展开。指挥员凌红祥手持对讲机,站在湖边,一边盯着手腕上的表,一边快速下达拼舟口令,仅5分钟,一艘长40米,宽8米的水上舟桥搭建完毕。

  在地震、洪涝、火灾、泥石流等灾害现场,当受灾群众迅速撤离灾区时,凌红祥总会出现在最美的“逆行”队伍里。

  2012年,在一次军地应急联合救援演习中,一架航拍无人机引起了凌红祥的注意。“无人机可以拍照,是不是也能应用到抢险救灾任务中?”

  想法很美好,实施起来却很困难。凌红祥对记者说:“以前从未接触过无人机,连它的原理和结构都不清楚,更不要说去拓展救援功能了。”

  不去尝试,何来成功。困难虽大,但凌红祥就是有一股韧劲。为此,他从网上购买一些专业书籍,向院校专家、企业高工虚心请教,一点一滴积累无人机专业知识。

  2年后,凌红祥在大队成立了一个攻关小组,把几个兴趣相投、懂技术的官兵聚集起来,开始尝试组装适用于救援的无人机。

  无人机价格昂贵,为了把每一分钱花到刀刃上,凌红祥从网上购买零部件,对着图纸组装、改装,遇到不懂的问题他就向厂家咨询、请教。

  在一次验证飞行控制器参数时,由于小组成员事先未将无人机桨叶卸下,结果无人机启动后,像着了魔一样腾空而起、四处乱窜,直到桨叶折断后才坠落地面。“这次疏忽,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凌红祥说,这段经历让他意识到做研究一定要慎之又慎。

  2015年底,深圳光明新区突发特大山体滑坡,凌红祥带领他的无人机小组,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展开灾情侦察和滑坡区影像图测绘。凭借这次优异表现,上级决定为救援部队配发新型无人机。

  在应急救援任务中,他们结合实战需求,就无人机测算工程量、防雨防尘、空投药品食物等方面,多次提出改进和升级建议,成为无人机厂家的最佳“合作伙伴”。升级后的无人机平台不仅能有效适应恶劣天气,还加装了正射影像快拼、土方量快速计算、作战时间评估等多种符合救援实际应用的无人机低空侦察系统。

  在去年南方抗洪抢险任务中,凌红祥运用无人机侦察系统,多次为指挥决策中心提供灾情数据分析,在决战决胜中起到关键作用。

  这些年,为高效应对自然灾害,部队与地方研发机构联合开发了动力舟桥、机械化桥、模块化桥、水下机器人和湿地挖掘机等多种救援新装备,凌红祥又把目光投向了全新领域。

  “这么多‘高大上’的新装备,光操作要点就有上千个,要想让装备发挥战斗力,不下苦功可不行。”凌红祥如是说。

  为了测试桥梁装备性能,摸索训练方法,凌红祥磨破了上百双手套。在动力舟桥的快速拼接上,他创新探索出“4人”“6人”和“12人”的人员协作拼接方法,有效提高了拼舟效率。

  在去年湖北抗洪抢险任务中,他带领官兵先后转战麻城、五峰、孝感等5个市(县),解救被困群众3500多名,解决数十万群众出行难题。他所在的中队因此被武警部队表彰为“抗洪抢险先进集体”,并荣立集体一等功。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