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战场”,他们闯出另一片天空

2017-04-18 09:09 来源:中国国防报 
2017-04-18 09:09:50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原标题:“第二战场”,他们闯出另一片天空

  写在前面

  当前,“脖子以下”改革已经展开,又有一批军队干部将脱下戎装、惜别军营。

  或许有人走得并不甘心,只因演兵场上的汗水还未挥洒够、投身救灾战场的一腔热血仍在沸腾,原本初心是把一生都交给军营;或许有人走得并不安心,远离了熟悉的环境,一切从头再来,心里没底。但无论怎样,他们都将留下一个郑重承诺:脱下的只是军装,军人的本色永远留在血脉里。

  勇于接受挑战,他们以完美姿态向着“第二战场”转身进发,《中国国防报》本期《曾在军旅》专栏把镜头对准这个光荣群体。这里既有他们掏心窝子的肺腑之言,也有他们艰苦创业的生动写照,点点滴滴都是精彩的人生。

  以“归零”的心态重新起跑

  讲述人:卢烈明,2012年3月转业,现为江西省宜春市纪委办公室副主任。

  转业那年,我43岁了,23载的青春岁月都留给了部队,走的时候心里挺难受的,部队生活常常入梦来,不仅是留恋,更是因为感激,是部队把我从一个农村娃培养为一名共和国军官,也是部队的锻造让我受益匪浅。

  作为一名军转干部,我在地方工作虽不能说干得顺风顺水,但也算小有成就。我这里有几条心得,拿出来跟即将脱下军装的战友们分享,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一是岗位的选择。许多人都希望转业后能够安置到一些公权力大的热门单位,比如组织、审计、交通、建设等,但热门单位通常人才济济,转业干部初来乍到并不容易凸显成绩。

  但另一方面,军转干部也有自己的优势,比如服从意识强、有执行力,纪律意识强、很守规矩,奉献意识强、不怕吃苦等。有这样素质的军转干部都会成为单位的“香饽饽”。而且,无论哪个单位都需要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人,因而,择岗不要只盯着热门,要选择适合自己的,只要踏实肯干,一定会有作为。

  二是心态的调整。转业干部到一个新单位后,就是一名新兵,不要开口闭口“我在部队怎样怎样”“我当兵时如何如何”。不能以在部队时的身份自居,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不思进取、孤芳自赏,甚至心生怨气,影响工作和进步。

  我的体会是,要放下架子、扑下身子,不断学习、积极进取,尽快适应新环境,打开工作局面。不管过去取得了多少成绩,现在要面对的是新的起跑线,要以“归零”心态加强学习,尽快补齐“短板”,努力提高新岗位所需的能力素质。

  三是还要不断学习。现在,各级党政机关干部年轻化、高学历化程度越来越高,我们市纪委领导当中就有几位比我年纪轻,有几位副主任比我小了10多岁,而且都是名牌大学毕业。跟他们比,我在地方业务工作上起步晚,知识结构也不够完善。

  起步比别人晚,就要比别人花的时间多一点,走得快一点,否则永远赶不上。刚到市纪委组织部工作时,我主动承担了没人愿做的整理资料任务,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几年来的文件资料认真进行整理归档,工作中我边整理边学习,学习笔记写了好几本,让我对纪委干部工作的政策法规、工作程序、标准要求以及干部的基本情况有了比较系统和全面的了解。这几年,我没有休过一天工龄假,虽然学习和工作压力很大,但我感到能力素质也提高比较快。

  将军人的优势发挥出来

  讲述人:赖伟,2008年转业,现任江西省赣州市委副秘书长、市信访局局长。

  对军人来说,穿军装和脱军装,这两个时刻最难忘。特别是脱军装,就像褪层皮,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只有当过兵的人才懂。然而,更痛更难的是面对脱军装后的迷茫和彷徨。

  我刚被确认转业时,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感到很失落和茫然,甚至有一种恐惧感。总感到,从一个熟悉的环境到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年龄没优势、业务不熟悉,对能否适应没有底气。

  但事实上,部队很多工作和地方工作都是相通的,如战术作业时选择主攻方向和突破口,地方遇到重大问题同样也要选择突破口,才能事半功倍。

  记得我刚到市委政法委任副调研员时,并没有明确具体分管工作,只是让我协助处理应急维稳工作。当时遇有突发事件,我总是第一个到达现场,了解核实情况,提出处置建议。由于我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学过战术、担任人武部部长期间组织参加过抗洪抢险、抗冰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往往提出的建议都能切中要害,久而久之引起了领导的重视。转业仅半年,我就被调整到市委一个办公室任副主任。

  其实,我们在部队学的东西,除了一些专业性强的岗位外,到地方同样有用、管用,而且在部队磨砺的忠诚品格、吃苦精神、命令意识、组织指挥等,都是我们特有的优势。只要我们肯下功夫,有良好的部队工作基础,不管选择的是“热门”还是“冷门”,都能成为“龙门”,成为施展抱负的一方舞台。

  转业到地方工作,对待职业的态度是关键。如果都能把职业当作事业干,就会对选择的职业充满敬仰之情、珍爱之情,就会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就会在其位、谋其政、尽其责。与其在找位置上跑断腿、不如在现有岗位上有作为。所以,我一直这样认为,部队的经历是一种积淀,积淀的时间越长,得到的收获、阅历就越丰富厚重,有了在部队工作中的厚积,才能在地方工作中薄发。只要把部队的好传统好作风继承好、发扬好,就是地方工作的最大优势。

  作为过来人,我要说的是当前正值改革攻坚期、经济调整期、社会转型期,作为军转干部,只要我们勇于担当,主动接受挑战,就一定能在地方工作中大有可为,干出好样子。

  摘下英雄光环,他甘守平凡一路拼搏

  侯满厚:任务越重越勇

  一早来到单位,侯满厚仍旧是一身朴素的着装,手里的公文包用了不知多少年,磨得都掉色了。

  就这么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甚至土得有些掉渣的人,却是他所在单位、湖北省宜昌电力勘测设计院的劳动模范、优秀党员。不仅如此,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侯满厚还是一名战斗英雄。

  1977年,侯满厚从湖北省巴东县应征入伍,在一次边境作战中,他冒着生命危险炸掉了4个敌地堡,荣立一等功,并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从军20年后,侯满厚转业到湖北省宜昌电力勘测设计院工作。由于设计院是以输变电工程设计工作为主,非科班出身的他只好从事出版印制这种生产辅助性工作。从一名战斗英雄到一名普通工人,干的还是最基层的工作,这巨大的反差让侯满厚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连着几个晚上侯满厚都辗转反侧。忽然有一天他脑中一片清明:和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我现在能够活下来,并且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什么不知足的?想通了一切,从那天起,侯满厚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积极调整心态,放下头顶光环,埋头认真工作。心放宽了,人也精神了。自此,侯满厚开始在“第二战场”上攻坚。

  “迅速适应环境,把部队的好作风带到工作中。”侯满厚每天都提前半个小时上班,当其他同事还在吃早点时,他已经在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准备工作,保养机器、检查纸张、打扫卫生。

  任务越重,老兵就越来劲。

  2009年8月,设计院要进行贵州输变电工程投标,其中包含了69个子工程,最后做好的标书整整装满了6个大旅行箱。而这6个旅行箱的标书是老侯带着4个人加班加点,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赶出来的。

  宜昌电力勘测设计院党支部书记汪敬忠告诉记者,侯满厚所从事的出版印制工作属于设计成果的最后一道工序,工序繁琐而且劳动强度大。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电网建设的快速发展,设计院的业务量增大,出版印刷室的工作量也不断加大,很多年轻员工都觉得吃不消,可年近60的侯满厚从来没有抱怨过。

  为了提高设计图纸的出图率,侯满厚带着人组成攻关小组,研究出一套既高效又节约纸张成本的“七巧板”拼图、裁图方法,这种方法在保证出图质量的同时,也使晒图纸的利用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大大减少了图纸的浪费,为企业节约成本高达50万元。而且过去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一个人就能很好地完成。

  转业到地方,一晃又20年过去了,侯满厚在这平凡的岗位上闯出了另一片天空。他先后被湖北省电力公司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主题实践活动积极分子”。

  侯满厚的“变身”是成功的,他勇于放下头上的光环,脚踏实地立足本职,虽然钱挣得不多,但他的精神是富有的。

  如今,随着军队改革大潮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官兵行至人生的十字路口。回首往昔,侯满厚现身说法:“转身后虽一切将归零,从头再来,但始终保持部队的作风,定会闯出另一片天空。”

  张靖霖在检查公司产品质量。贾勇

  借力政府扶持政策,他在创业中起步

  张靖霖:勇于从头再来

  在2002年,对于军转干部来说,自主择业还是个新生事物,张靖霖就是那年转业的。

  转业前,张靖霖是河北省衡水军分区的新闻干事,他曾在究竟是接受计划安置还是试水自主择业的选择题前犹豫了很久。怎么说呢,两种安置各有不同,张靖霖经过衡量,决定搏一把,选择了自主择业。当时军分区领导推荐他去市纪委工作,这么好的铁饭碗被张靖霖放弃了,家人很是不理解,甚至觉得他脑子是不是进了水,干出这么糊涂的事。

  可张靖霖还是任性了一回,他不愿放弃这次难得的创业机会,他要放飞自己的人生。

  但是,人生不是你想放飞就能放飞的,办完手续的张靖霖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想得太简单,忽略了自主创业该怎么创、业又在哪里等现实问题。他的心境仿佛像坐过山车似的,从豪情万丈到“拔剑四顾心茫然”。

  冷静了几日,一天夜里,张靖霖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皎洁的月色,他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国家给自主择业干部那么多优惠政策,帮助我们,扶持我们,给我们足够的自由创业空间,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我还年轻,不怕失败,大不了一切从头再来!

  思想的疙瘩解开了,张靖霖顿感轻松了很多。经过一番考察,2003年,他用退役金注册了一家公司,公司取名衡水方园科技通信有限公司。注册公司容易,但开拓市场难。刚起步时,张靖霖和千千万万个业务员一样,背上产品开始加入走南闯北的人流。吃饭找最小的饭馆,住最便宜的旅社。“我记得有一次在山西,我住的是一夜10元的小旅馆,周围是黑乎乎的墙面,盖着分不出颜色的被子,但我照样睡得香甜,咱当过兵的就是能吃苦能受累。”张靖霖笑着对记者说。

  说来也巧,也是一位转业军人帮张靖霖谈成了第一笔业务,和他签订了5万元的合同,并鼓励他说:“兄弟,当兵的人没有孬种,好好干,你一定能成功。”这是张靖霖挣到的第一桶金,那位转业军人的话也让他铭记一生。

  经过不懈的努力,张靖霖的公司终于走上了正轨,并逐步扩大,现在已有一定的规模。在这十几年的发展中,张靖霖始终坚守:当兵要当好兵,做商人也要做有良心的商人。

  那是2014年,公司的新产品电动车智能充电保护器批量生产了,但在产品的试用过程中发现性能不稳定,原因是产品的元器件质量有缺陷,可是产品已生产出2000个。有人建议低价出售或在网上卖掉,张靖霖坚决不同意,并把生产出的产品全部销毁,虽然损失了近20万元,但他说这样心里踏实,否则半夜都会睡不着觉的。

  企业要发展,创新是关键。经反复试验,公司研发的电动车智能充电保护器能够在发生过流、短路等危险时,自动切断电源,避免了充电过程中着火、爆炸等危险事故的发生,并且还能使每辆电动车每年省电50-100度,因而获得了国家专利。

  回顾自己十几年的创业历程,张靖霖觉得选择自主择业,既要忘掉“官”的身份,又必须保持“兵”的本色,这样才能走好第一步。“不仅政策喜人,而且各地都有自主择业干部创业示范基地,还免费提供培训和信息服务,为我们搭建了很好的创业平台。”张靖霖想借报纸对有此意向的兄弟姐妹们说:“除此以外,自己要有强烈的自信心和开拓进取的精神,只要努力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当兵我们是优秀军人,创业我们同样不输他人。”

  高朝辉组织民兵开展训练。高进军

  走上专武岗位,他延续着军旅梦

  高朝辉:钢枪始终在手

  这个比赛场地对于高朝辉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两年前,他还是名现役军官,曾在这里训练。两年后,他又站在了这里,但是身份不一样了。

  2015年3月,时任山西省潞城市人武部军事科参谋的高朝辉,因年龄较大,经过组织研究确定转业。对此,高朝辉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了军营。出人意料的是,高朝辉既没有选择留到市里,也没有进政府机关,而是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山西省黎城县,在西仵乡当起了专武干部。

  3000米跑满分、手枪射击5发子弹43环、手工标图第一名……赛场上的高朝辉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一举夺得山西省群众性岗位练兵比武专武干部第一名。他笑着说:“还行,当兵的底子还在。”

  其实,以高朝辉当时的条件,转业到政府机关不成问题。“选择到哪里上班,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为了拉直心中的“问号”,高朝辉想了很久,最终他找到了答案:去干武装工作,这样还能姓“军”。

  他的决定遭到家里人的反对:“好不容易回家了,又跑到那么远的乡镇干什么?再往市里调可就难了。”“你的同学好多都在政府上班,就你没出息往乡下跑!”但执拗的高朝辉没有改变主意,因为他留恋的是那身军装,更热爱自己的武装工作。

  2016年3月,高朝辉在西仵乡正式走马上任,可没想到,刚上任就差点遭遇“下马威”。原来,此时民兵整组工作马上就要进入考核验收阶段,而西仵乡之前一直没有配专武干部,工作基础几乎为零。眼瞅着验收时间临近,高朝辉的压力越来越大。

  “困难再多也要完成任务!”历经了18年军旅生涯的磨砺,不畏难、不服输的军人气概早已融入了高朝辉的血脉。于是,还没等在办公室坐热板凳,高朝辉就赶紧投入工作,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走访统计,一份资料一份资料地修改完善,凭着以前在人武部积累的工作经验,半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民兵整组的基本工作,并最终顺利通过了考核验收。

  对于这个结果,高朝辉并不满意,因为他常说自己以前是人武部的现役干部,是基层武装工作的指导者,现在变成了具体落实者,如果工作干不好,别人会如何看待他?人武部又如何看待他?正是在这样的自我加压和鞭策激励中,高朝辉的工作字典里只有“高标准”这3个字。2016年底,因工作成绩突出,西仵乡武装部被表彰为“先进基层武装部”。

  光有激情还不够,对于取得的成绩,高朝辉坦言,到了新的岗位,更多还要在工作中不断摸索,向领导请教,向有经验的同事,向基层群众学习。”他说。

  “部队生活教会了我很多,即便现在我脱下了军装,但军人的责任和担当我是不会放下的,不管挣多挣少,干好武装工作的劲头咱可一点儿也不能少!”(欧阳春等)

[责任编辑:丛芳瑶]

[值班总编推荐] 重新评估景区的评级管理

[值班总编推荐] 王阳明的人生与学问

[值班总编推荐] 黑山加入北约加剧地区紧张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