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质战斗力从哪里来?

2017-04-18 09:04 来源:解放军报 
2017-04-18 09:04:34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新质战斗力是战斗力构成要素改变所产生的新生战斗力。作战要素性质的改变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当n个要素发生质变,并引发战斗力核心因素的变革——引起“杀伤力”质量、方向、规模、功能等改变时,就会产生新质战斗力。当然,随着时代发展、军事科技进步以及军队任务转变,曾经的新质战斗力将会逐渐演化为一般战斗力,并被更新的新质战斗力所取代。

  没有科技发展突破就没有新质战斗力——

  先进科技是新质战斗力生成的内在动力

  军队战斗力增长,往往离不开科学技术的突破。谁能抢占军事技术的制高点,谁就能占据军事竞争的主导地位。因为军事技术的每一次突破,都是推动旧有作战力量体系逐步瓦解和新型作战力量体系逐步形成的动力。新型作战力量体系的产生与新质战斗力的生成,有赖于对技术价值作用的科学理解和深度挖掘。没有对航空技术的透彻理解,便不会有制空权理论,也不会生成空中作战能力;没有对信息技术的透彻理解,便不会有信息战理论,也不会产生信息战能力;没有对空间技术的透彻理解,也不会产生“高边疆”战略和制天权理论,更不会产生太空战能力。今天,一大批具有前瞻性、引领性、颠覆性的技术正走入军事开发视野,一旦物化成武器装备,就能形成具有新原理、新机理的新质战斗力。

  没有综合素质跃升就没有新质战斗力——

  新型人才是新质战斗力生成的决定因素

  人是武器装备的使用者,作战方法和体制编制的创造者,军事活动的组织者和实践者,是战斗力生成中最活跃的、最具有决定意义的能动主体。当代科学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推动着战争形态从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转变,现代意义的军事较量集中表现为新知识、新技术的较量。因此,人员的科学文化素质、智能水平和技能高低等综合素质直接关系到战争的胜负。只有具备较高的科技文化素质和智能水平,具备以信息技术为主体的多维知识结构,才能熟练掌握各种信息化武器装备,驾驭信息化战争条件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可见,掌握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人才是引领新质战斗力发展的重要资源和推手,是新质战斗力中最积极、最活跃的因素。

  没有武器装备跨越就没有新质战斗力——

  全新装备是新质战斗力生成的物质基础

  新质战斗力是各种新型武器装备综合作用而产生的作战能力。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迅猛发展,并快速向军事领域广泛渗透,短短三四十年,平台、侦察、传输、感知、控制等一系列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水平实现了质的跃升,展现出令人震撼的作战能力。随着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3D打印尤其是脑电波控制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井喷式”涌现,高度发达的人工智能已经走上战场。军用机器人和作战无人机被大量运用于实战,新质武器平台技术和智能弹药技术层出不穷,人的创新智能以科技结晶的方式,被极大地物化在高度智能化体系化武器装备之中,使传统意义上“人与武器最佳结合”的内涵有了质的飞跃。而网络攻防、电磁攻防与火力打击形态的实体攻防相叠加,使战争攻防作战机理的复杂程度前所未有,尤其是体系对抗的技术机理、武器弹药的杀伤机理、基于信息系统的攻防作战机理和信息赋能机理等,对于新质战斗力的生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影响。

  没有结构编成重塑就没有新质战斗力——

  新型结构编成是新质战斗力生成的重要载体

  新质战斗力来源于战斗力要素在信息化条件下的优化组合。新型作战力量,既是新质战斗力的生长点,也是促进传统战斗力向新质战斗力提升的催化剂。作为新质战斗力的主体形态,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是集综合感知、实时指控、精确打击、全维防护、聚焦保障等五个系统于一体的信息化条件下整体作战能力,是通过信息系统的融合而形成的,而且每个作战系统对新质战斗力的贡献已不再是线性叠加关系。在五个系统能力中,综合感知是形成能力的前提,犹如人的“眼睛”;实时指控是形成能力的关键,犹如人的脑袋;精确打击是形成能力的效果,犹如人的拳头;全维防护是形成能力的屏护,犹如人的自我防卫;聚焦保障则是形成能力的重要保障。新质战斗力就是这五个系统高度融合而产生的以信息流为主导的融合型新质战斗力。

  没有作战空间开拓就没有新质战斗力——

  维域拓展是新质战斗力生成的显著特征

  作战空间是新质战斗力生成不可或缺的环境维域。从当今军事领域发展看,信息技术、纳米技术、生物技术的重大突破,使战场空间日益广域化和多维化,作战可以在物理域、心理域和认知域同时展开,跨域联合作战或全域一体作战,成为现代战争的基本形态。随着信息、智能、隐形、纳米等新兴技术的突破,无人、隐形、水下、反导、太空、网络、远程打击、光学、动能、定向能、生物等新质武器陆续问世,新型作战力量正在由传统作战空间维域向着太空、网络、深海和认知等新作战空间维域发展,成为军队作战的新锐力量。目前,太空作战、网络作战、特别作战、智能作战等新技术手段快速发展,正在向不同的作战空间维域发展,各种新型作战力量和新型作战样式已经蕴藏在信息化战争形态之中。比如在网络领域,美国计划到2018年建成133支具有全面作战能力的网络部队,俄罗斯已拥有了一支7000多人的专业化网络作战力量;英国已启动“第77旅”网络战部队建设。

  没有严格教育训练就没有新质战斗力——

  动态演进是新质战斗力生成的基本规律

  军事训练是军队战斗力生成和提高的基本路径,是军事斗争极其重要的直接准备,是推动军事变革和军事理论创新发展的基础,是把由人员素质、武器装备所形成的潜在战斗力转化为现实战斗力的基本途径,更是形成新质战斗力的核心环节。新质战斗力的形成、巩固和提高,必须通过教育训练,通过军事训练和军事演习的战争预实践,探索新质战斗力生成规模。通过大型军事演习的筹划设计、导演调理、裁决评估等工作,进一步认识和把握新质战斗力运用规律;通过实兵对抗演习和网电攻防演练,实际感受体系结构破击、信火一体打击、网电全程对抗等以新质战斗力为主导的作战行动特点,以及对作战指挥、作战保障、政治工作等的影响,按照信息化条件下战斗力生成规律不断推进新质战斗力的提高。(韩林 李大光)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