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一年间】军队建设的重塑和再生

2016-11-30 14:37 来源:中国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14:37:04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胡连娟

  李大光 国防大学教授

  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举行,标志着中国军队的历史性改革拉开大幕。转眼一年已经过去,军改成果可谓硕果累累。一年来,改革强势推进、纵深进击,既动棋盘也动棋子,既击陈疴更除旧弊,引来一片赞许,同时也需要我们深挖细照、追问沉思。

  “脖子以上”成为此次军改的重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是强军兴军的必由之路,也是决定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招。习主席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这轮改革重点是解决‘脖子以上’的问题,矛盾主要集中在上面。”即此轮军改重点是改革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从四总部到军委15个部门,使过去的总部从领导机关转到军委办事机关,从职能泛化转到专注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使总部机关机构从臃肿庞杂到精简高效。聚焦打仗,军区变战区,是本轮军改的一大亮点,标志着“战区时代”已宣告来临。由七大军区,到五大战区,部分陆军集团军随之转隶。2016年2月1日战区成立,随后不久全军按新的领导指挥体制运行。这标志着“战区时代”已宣告来临。从军区到战区,补上了我军多年来作战指挥体制的明显短板,实现了从战建一体到战建相对分离的华丽转身。

  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扭转陆军现代化进程滞后于其他军种的现象。陆军是我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敢打善战、战功卓著、战史辉煌。这次改革,专门成立陆军领导机构,体现“军种主建”原则要求,顺应信息化时代陆军建设特点规律,为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提供了顶层设计和组织保障。随着改革大幕开启,沿袭多年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退出历史舞台,新的领导指挥体制登场亮相。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变动最大的一次,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一个标志性成果。

  军改的难点是对我军建设的重塑和再生。本轮军改不是延续旧的体制、观念和模式,而是对我军体制编制、运转模式、政策制度、思想观念的重塑和再生。从一年来的阶段性成果和体制编制改革的角度来看,人民军队精神面貌变化一新,可以概括为五个关键词:集中、联合、专一、高效、超越。2015年最后一天,中共中央军委重磅推出军改成果,成立了三支“前所未有”的军种:陆军、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其实,陆军生来就有,只是没有如此称谓罢了;火箭军是二炮的更名,1956年钱学森就最早建议;只有“战略支援部队”才是真正的新军!该部队包括电子对抗、信息截获、网络攻防、黑客攻击、卫星管理与攻防,以及心理战方面的打击力量,具有战略层面的意义,对战争进程与国之间博弈产生重大影响,甚至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铺平道路。军种联合作战,一个基本的前提是各军种保持平等、相对独立。过去我们联合作战指挥,大都是陆军唱主角,联合指挥机构的陆军色彩比较浓厚,这就无法做到对各军兵种等同等距指挥和保障,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这些年,我们在构建联合作战体制方面做了不少探索,但始终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次改革,补齐了我军组织体系中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短板,使陆军与海军、空军、火箭军等诸军种以平等地位融入联合作战指挥体系,有效解决了陆军与其他军种的“身份”差别问题,扫除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一个重大障碍。

  未来联合作战中,各军种围绕同一目标展开行动,根据不同任务不同阶段轮流唱“主角”、当“配角”,形成效能互补、一体联合的制胜力量。如今军改大的框架已经形成,从向外界公布的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可以看作是军改的一个象征性、阶段性的成果。在军委联合指挥中心,一整套最现代化的装备里可以从大屏幕可以非常清楚看到中国周边环境和五大战区的实时情况。指挥中心内身着各军兵种迷彩服的值班人员按照指挥流程处理各类信息,军委联指中心向习近平汇报情况,习近平通过视频了解了五大战区联指中心的有关情况。

  按照总体目标要求,2015年,重点组织实施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2016年,组织实施军队规模结构和作战力量体系、院校、武警部队改革,基本完成阶段性改革任务。在未来的改革中,以结构优化主导规模调整,以力量体系“强身”促“瘦身”,向结构功能要制胜力,向现代管理要高效益,实现由“大块头”到“有内涵”的转变。按照精干的原则压缩规模,致力于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裁减军队员额30万。按照高效的原则调整结构,通过调整改善军种比例,优化军种力量结构,特别是加大压减老旧装备部队力度,为发展新型作战力量“腾笼换鸟”,同时根据不同方向安全需求和作战任务改革部队编成,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按照科学的原则提高效能,着眼提高军队专业化、精细化、科学化管理水平,推进以效能为核心的管理革命。

  2020年基本实现军队机械化。2017年至2020年,对相关领域改革作进一步调整、优化和完善,持续推进各领域改革。2020年前,在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在优化规模结构、完善政策制度、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等方面改革上取得重要成果,努力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

[责任编辑:胡连娟]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