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来自基层的声音:军改“元年”变化多

2016-11-30 09:47 来源:军报记者  我有话说
2016-11-30 09:47:25来源:军报记者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历史长河中,时间的刻度因其记载的重大事件而具有特殊意义。

  一年前的今天,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闭幕。在这次载入史册的会议上,习主席发出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的伟大号召,开启了我军历史上一场划时代的整体性、革命性变革。

  强军的鼙鼓激越高昂,发展的步伐铿锵坚定,改革的力度前所未有。这是风起云涌、勇搏激流的一年,这是披荆斩棘、砥砺奋进的一年。

  这一年,推进改革形成强大势场,成为军心所向。“惟愿我的转身,换来部队的转型”“改革如棋,吾愿为卒”……全军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号令意识,人人进入“角色”,放下个人“小算盘”,甘做改革“铺路石”。

  这一年,改革硕果累累,关于改革的记忆丰富而深刻。宛若雷霆之间,新军种成立,总部制落幕,五大战区授旗,联勤保障部队成立……“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新体制初步形成,改革战略快速落地、精准落地。

  “产生于过去的如今,孕育着伟大的未来。”改革鼓点激荡人心,三军将士将继续坚定拥护改革、支持改革、投身改革,在改革的浪潮中昂扬奋进。

  聚焦主业谋打赢

  军委机关要把谋打赢作为最大职责,强化随时准备打仗的思想,集中精力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

  ——摘自习主席接见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时的讲话

  转眼间,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已经启动一年了。这一年,我深深感到,随着新体制的建立,军委机关能够集中主要精力投入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了,各项工作向备战打仗主业更加聚焦了。

  我清晰地记得,在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组建后召开的第一次党委扩大会上,领导强调最多的就是如何尽快从旧体制摆脱出来,有效履行作战筹划、指挥控制和作战指挥保障等主要职能,更好地为军委服务、为战区服务、为军种服务、为官兵服务。

  服务,重在实打实的行动。这一点,在筹划新年度工作时便体现得很明显。与以往相比,为了更加注重贴近一线、服务部队,今年初我被派遣跟随工作组分赴军委机关有关部门、各战区和军种调研,摸清情况、搞准需求、听取意见建议,努力使工作从开始就走在正确轨道上、一起步就干到大家心坎里。

  去掉“领导范”,当好“办事员”,就要放下架子、扑下身子、立起好样子。今年夏末秋初,一项全军性重大演训活动依托某战区举行。在组织筹划阶段,军委联合参谋部主要领导先后5次深入任务部队,传达学习习主席和中央军委重要指示要求,共同研究实战化措施办法,帮助解决棘手困难问题。

  作为战略战役训练局的一名参谋,我参与最多的当然是演习演训,这一点感受很深。以今年的全军战略战役集训为例,其筹备组织与往年的最大不同,就是更加聚焦服务军委战略筹划和战略指挥,自觉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集中精力保障军委研究战略和作战重大问题。

  相信负责具体办事的机关工作人员和我一样,都曾受过“文山会海”之累。实话实说,如今,以军委联合参谋部名义下发的文电、组织的会议明显减少。相较而言,我参与起草各种规章制度、条令法规反而多了起来。我相信随着法规制度的不断完善,定将进一步促进新体制下备战训练工作由人治、文治、会治到法治的根本性转变。

  (本报记者 梁蓬飞、通讯员 张泽星采访整理)

  主战步履正铿锵

  建设绝对忠诚、善谋打仗、指挥高效、敢打必胜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

  ——摘自习主席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上的训令

  年终岁尾,盘点工作,我自己都大吃一惊,改革这一年来,战区上下聚焦主战、围绕中心开展工作,事务性工作大大减少,我们处今年只打了4个阅批件。

  聚焦主战的事做加法,偏离打仗的事做减法,专司主营给我们带来了“干正事”的喜悦。一年来,尽管大家也很忙,可每一个人都劲头十足。如今,战区上至将军下至士兵,穿迷彩服、蹬作战靴成为常态;官兵轮流奔赴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心无旁骛担纲作战值班,见缝插针搞演练推预案,专司打仗成为最强音。

  就连过去相对冷门的外出学习培训,也成了抢手的“香饽饽”,大家争先恐后报名参加联指参谋培训,唯恐能力素质跟不上趟。前一阵子我粗略统计了一下,近一年来,战区机关学习训练时间竟达到了120天以上。

  更让我高兴的,还是联合的理念真正深入人心了。还记得战区组建伊始,我刚从原沈阳军区到北部战区任联合训练局某处处长,就遭遇了一件尴尬事:一天,一名海军参谋报给我一份文书,我发现他在表述坐标时,前面多了一个“位”字,没多想便用红笔给标了出来,还告诫他起草文书要细心。

  可没想到,参谋告诉我,坐标前加“位”是海军通用做法,再对表《军语》,我羞愧不已。尴尬之余,我陷入了更深的反思:过去我们也搞联合,可总局限于“一年一度”“坐在一起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却很难“一年四季常态联”“心与心联、芯与芯联”。

  如今,这些原本难以逾越的鸿沟,在战区悄然消失了。“我们来自各军种,但联合是唯一身份。”这一理念已深入人心,讲台上,大家轮流登台授课、传经送宝;工作中,大家相互学习、取长补短;演训中,大家聚焦联合、发挥所长,齐心协力上演一幕幕“联合活剧”。

  前不久,我们处参与筹划指挥一场联合演习,大家分工负责、攥指成拳,既发挥熟悉各自军种部队的优势,又牢牢把握联合作战这条主线,很好地完成了演习任务。

  看到战区茁壮成长,作为第一代战区人,我由衷地感到自豪和骄傲,相信在不久的明天,战区的体制优势将越来越明显。

  (本报记者 刘建伟、特约记者 石 榴采访整理)

  转型发展气象新

  在新的起点上加快推进陆军转型建设,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

  ——摘自习主席视察陆军机关时的讲话

  我清晰地记得那是2015年12月25日,原单位领导找我谈话,告知组织调我赴北京新组建的陆军领导机关任职的决定。

  “坚决服从!”虽然刚安顿好的小家又要面临新的分离,但我没有任何犹豫。第二天下午,我和原军区机关的10余名同志带着进京赶考的心情,一同来到了陆军机关高井营区。一下车,就感受到了北方冬季寒风的刺骨,看到了久违的雪花。

  天很冷,但大家的心都是火热的。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各自办公室。办公室虽小,其中却卧虎藏龙,一群大校、上校、中校,都是原总部、军区、院校的精英。大家来自五湖四海,现在都是陆军机关的一员,纷纷脱衣挽袖,你扫我拖,一会儿工夫就把办公室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

  健全组织、转隶交接、建章立制、工作筹划……陆军机关成立之初任务压茬、接续推进,白加黑、5加2成为常态。但大家毫无怨言,身处改革强军的大时代,那就是一个字:干。牺牲点个人的“舒适指数”,换来陆军转型建设的“发展指数”,值!

  今年,我们局的一件大事就是负责筹备陆军机关正规化建设研讨会。这是清晰勾画陆军机关未来建设蓝图的一次重要会议。

  按常理,准备首长的讲话材料肯定必不可少。可咱左等右等,一直等到离开会还剩一周的时间首长也没安排相关事宜,沉不住气跑到首长办公室一问,首长就说了3个字:“自己写。”首长的稿子真短,就薄薄几页纸;真实,全是干货;真新,都是接地气的话,咱还真是写不出来。

  研讨会如期召开,日程紧凑,连夜晚都利用上了。经过逐字逐条审核,233条机关权力清单,初步构建起机关权力运行链条“明责-授权-立规-问责”的闭合回路,为陆军未来建设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也让我们感到大半年的辛苦调研没有白白付出。

  见微知著,陆军机关近一年来的可喜变化让人欢欣鼓舞,作为一名军人我深以为傲。改革的大幕已经开启,尽管未来的挑战依然严峻,但从这里,我能闻到一支军队换羽重生的气息,参与其中,我热血沸腾。

  (本报记者 钱晓虎采访整理)

  改革·基层视角:“元年”变化多

  刘志红近影。

  有了新称呼,穿上新军装……今年是火箭军建设元年,军营处处是变化。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实战化训练强度、力度更大了,从靶场到战场的距离更短了。

  成就感更强了。今年是我当营长第3年,也是最忙最有成就感的一年。从野外驻训到跨区机动,从实兵演练到实弹发射,今年全营创下在陌生地域训练近7个月的历史纪录,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

  两个月前那一幕,是对我们连续征战的最好回馈。初秋戈壁,随着我一声“点火”命令,指挥号手沉着冷静按下发射按钮,导弹呼啸升空,精准命中靶标几何中心。指挥部评判,在贴近实战条件下,我们打出了该型导弹历史最佳精度。

  硝烟味更浓了。今年5月,我营跨区挺进东北参加红蓝对抗。对于我来说,拿下那个老对手不在话下。不承想,这次部队刚抵达,转运卸载物资时,便遭“蓝军”特战分队打击。全营仓促应战,“损失”过半,最终错过发射窗口。复盘推演时,我带头检讨:“打破以往演练的惯性思维刻不容缓。”

  问题意识更强了。9月底,我一返营,便接到旅召开实战化训练梳理诊断会通知。与以往演习归来数成绩不同,大家主动把自己摆进去,分析原因、共同研判,揪出100多个问题,并明确权责,挂号销账。我想,正因为这样复盘检讨式总结已成常态,今年全旅才能在40余次演训和实弹发射任务中,次次交上优秀答卷。

  说一千道一万,战斗力是检验改革成效的最好标准。这不,前几天,我参加旅党委实战化专题议训会,大家一门心思研究如何结合单位新使命、武器新特点、部队新情况,研练制胜新战法训法,推动实战化训练实些再实些。

  (口述人: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营营长 刘志红

  本报记者 王卫东、通讯员 奉 雷、肖 航采访整理)

  改革·基层视角:改革看我的

  军改一年间

  裴德毅近影

  11月22日,一大早出操,天空下起雪。我忽然想起,去年冬天,部队因改革移防搬迁,也是个雪天。

  当时,我休假在医院照顾住院的父亲。正在排队交医药费时,营教导员告诉我,部队接到了移防搬迁命令。

  要不要立马回营?作为儿子,父亲病重时我应陪床照顾;作为营主官,我同样有责任带领官兵执行命令。

  “你是军人,顾小家,更该顾大局!”看到我左右为难,妻子劝我安心回单位,说她会照顾好父亲。当晚,我告别父亲返营。

  从搬迁到入驻新营区,工作千头万绪:营房破旧,官兵怎么住?训练场窄小,组训怎么展开……我带着官兵一个难题接着一个难题啃,一忙就是四个月。

  成家立业,家家有本难念的经。9月份,儿子裴柯上小学。从择校到办理入学手续,再到每天接送,加上照顾父亲,都是妻子一人风风雨雨,忙里忙外,其中多少心酸,而我一概不知。

  时值旅里首次南下跨过黄河,在山岳丛林地带参加演练,我们营又被赋予前沿攻击和实弹射击重任。

  演习打响之际,妻子累得病倒了。我打电话安慰妻子,才聊不到5分钟,我便匆匆挂断,转身回到指挥位置。此后整整12天,我带着官兵拟定作战计划、推演战法,忙得没有正点吃过一顿饭。

  演习结束后,我特意给妻子和儿子各买了一身衣服。结果,由于半年多没回家,儿子个头又长高不少,衣服小了一截。

  “一、二、三、四……”收操时,官兵嘹亮的呼号打断我的思绪。虽然这一年过得紧张忙碌,但看着官兵一个个虎气十足,我打心眼里感到骄傲自豪。

  如今,“脖子以下”改革即将开始,我带头承诺:“进退走留听党的,履职尽责看我的!”

  (口述人:第27集团军某旅装步四营营长 裴德毅

  何孝林、本报记者 杨清刚、特约记者 高 冰采访整理)

  官兵寄语

  @战略支援部队某总站上尉马拓:正如80年前的长征一样,今天的改革同样是一场伟大的长征。我辈尤当披荆斩棘,奋力开创改革强军新篇章。

  @北海舰队某通信团中校王洪慧:受党教育多年,应有“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和“甘为强军献一切、愿做改革铺路石”的境界。

  @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某分部中校康杰:走进新体制、改出好风气,改革为优秀干部脱颖而出提供了宽广平台。强军可期,真心点赞!

  @第41集团军某司训大队上士吴哲:改革为“强军战车”校准了“方向盘”、升级了“发动机”,我们汽车兵爬坡过坎信心满怀、动力澎湃!

  @空降兵某师上尉赵波:百舸争流,奋楫者先;中流击水,勇进者胜。抓住机遇,奋发有为,勇立时代发展的潮头。

  (来源:解放军报)

  军改一周年,你应知道的8个新提法!

  1强军目标→世界一流军队

  2016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解放军报》刊登社论《为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努力奋斗》。今年3月,“世界一流军队”这一提法首次走进民众视野。之后,高频出现在媒体上和官方讲话中。有时和“强军目标”捆绑出现,有时单独使用。署名“钧正平”的官方文章披露, 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是习主席今年在军队重要场合提出的,这是对党在新形势下强军目标的进一步深化。文章还指出,所谓世界一流军队,就是要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剑鸣匣中,令敌胆寒。

  2习主席在军队的新头衔

  2016年4月20日,一则新华社通稿引起网友极大兴趣。这天上午,习主席首次以“军委联指总指挥”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评论指出, 习主席首次着迷彩戎装以军委联指总指挥身份亮相,预示着新的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已经形成,改革首战定局、成果丰硕。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以来,短短4个多月时间,就成功搭建起“四梁八柱”,彰显全军官兵对改革发自内心的拥护和支持,折射出推进改革已形成强大势场,成为大势所趋、军心所向。

  3总部机关军委机关

  改革前,解放军四总部被称为“总部机关”。改革后,军委机关不能被称为“总部机关”。这次军委机关调整组建,把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军委机关由原来的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改为七个部(厅)、三个委员会、五个直属机构共十五个职能部门。《解放军报》文章指出, 改革之后,军委机关新的职能定位是军委的参谋机关、执行机关、服务机关。调整后的军委机关将以主要精力履行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职能。这样调整,使军委机关职能配置更加合理,工作运行更加高效。

  4军区级战区级

  在本轮军改前,解放军按照不同的地域环境等标准划分七个军区,以司令部所在地北京、沈阳、济南、南京、广州、成都、兰州分别命名。那个时候,相关机关被称呼为“军区级机关”,相关领导被称为“军区级领导”。今年初,原七大军区番号撤销,正式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前不久,新华社报道称,全军副战区级以上单位纪委书记培训班在国防大学举办。可见,“军区级”已经改称“战区级”。从军区到战区,一字之变,带来的却是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的历史性嬗变、结构性重塑、革命性新生。

  5第二炮兵火箭军

  2015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火箭军授予军旗并致训词。这标志着第二炮兵正式更名火箭军。 原名第二炮兵,是兵种定位;现名火箭军,是军种定位。第二炮兵由原来的战略性独立兵种,上升为独立军种,意义重大。国防部发言人指出,考虑到第二炮兵实际上担负一个军种的职能任务,这轮改革将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解放军报》指出,没有军种的全新定位,“联合作战”只是空中楼阁。习主席强调,火箭军全体官兵要把握火箭军的职能定位和使命任务,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

  6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 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

  2016年10月10日,一场冷峻寒流过后,秋日暖阳洒落金瓯一片。全军各大单位和军委机关各部门党委书记齐聚一堂,专题研究部署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深入推进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这条新闻在互联网上引发网友强烈共鸣。以此为节点,《解放军报》此后的表述基本都是 “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之前表述有“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更加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深入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等。腐败,“往往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作风专横于一身”,是我们事业最大的敌人,“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否则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表述的变化,既表明我军“除恶务尽、不留隐患”的鲜明态度,也表明唤回军队政治生态绿水青山的坚定决心。

  7新闻宣传新闻舆论

  2016年6月下旬,《解放军报》新闻《全国首次“网络媒体国防行”活动综述》披露了海军一个处室的新名称:政治工作部宣传局 新闻舆论处。军改之前,海军主管新闻舆论工作的处叫宣传处。军改之后,陆军、空军、火箭军等也都成立了新闻舆论处。由“宣传”改为“舆论”,反映了我党我军对舆论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宣传是单向性地说服,舆论强调的是引导性。

  8限职级限衔级

  2016年9月18日,解放军报融媒体《2017年军队研究生招生政策十大变化》披露,“在职干部报考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研究生, 由不限衔级调整为必须具有少校以上军衔(截至录取当年9月1日,下同)。报考军种指挥学院研究生由不限衔级调整为必须具有上尉以上军衔。”以往多要求“限职级”,这是近年首次要求“限衔级”。建立军衔主导的等级制度,是军官职业化制度改革的基础。此次“限衔级”表明,军官职业化制度改革正稳步推进之中。该制度将使军衔主导更加鲜明、服役制度更加科学、发展路径更加清晰、任职资格更加严格、发展环境更加纯正、待遇保障更加优厚、退役安置更加顺畅。

  (来源:向党看齐)

  相关链接

  一年前的今天,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闭幕。在这次载入史册的会议上,习主席发出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的伟大号召,开启了我军历史上一场划时代的整体性、革命性变革。

  军改一周年,改革强军成为军心所向,改革成果可谓硕果累累。

  而这一年,军报始终相伴。

  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