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自卫反击战老兵踩地雷后用身体滚雷场助冲锋

2016-11-25 09:59 来源:解放军报  我有话说
2016-11-25 09:59:03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责任编辑:胡连娟

  女儿军营建功 父亲“E路”守望

  ■本报记者 马 飞 通讯员 梁建才 宝斯议

  深夜,滇西的夜空繁星点点。查岗归来,第14集团军某团五连副连长安笛望着窗外摇曳的树影,愈发思念父亲。

  下午,安笛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通过微信给父亲安忠文发去一条语音信息:“爸,我被评为先进个人了!”远在四川老家的父亲回复道:“恭喜女儿,爸爸为你骄傲!”尽管没在父亲跟前,但她想象得出父亲高兴的样子。

  安忠文是一名老兵。当年,他参加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在战场上被地雷炸伤后,横着身子向雷场顽强滚进十多米,用身体引爆一颗颗地雷,打开了冲锋的道路,荣立一等功,被原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那一战后,安忠文双目失明、右腿截肢。

  在安笛眼中,父亲勇敢、坚强。虽然身体有诸多不便,但安忠文仍顽强地学会了使用电脑。他能上网“阅读”新闻,能通过语音读屏软件与女儿在网上交流,鼓励女儿成长。

  2009年8月,17岁的安笛考入军校后,感到很不适应。加之中秋节临近,从未出过远门的她萌生了想退学回家的念头。“爸爸,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我特别想回家……”她不敢给严厉的父亲打电话吐露心声,便录了一段话,通过电子邮件发给父亲。

  电脑前,安忠文一遍遍地听着女儿的邮件内容,摸索着找到手写键盘,慢慢地一笔一画地回复:“索玛(安笛的彝族名字),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穿上军装就得有军人的样子!岂能想回家就回家……”

  看到父亲的回信,安笛越想越委屈,一气之下关上电脑,既不回父亲邮件,也不接电话。女儿“失联”了,安忠文不免有几分自责,思来想去,他再次打开电脑……

  中秋节当晚,安笛格外想家。想到自己很久没有联系家人,她打开邮箱,再次看到了父亲的勉励:“我的索玛,中秋快乐!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从军几十年,每到这个时候我也特别想你和你妈妈。可我是名军人,选择了军装就意味着必须为国舍家。在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我和战友们抱着‘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信念抛头颅、洒热血,为的就是用一家不圆换来万家圆……”

  安笛脑海里浮现出失明的父亲在黑暗中摸索着写下邮件的场景,她鼻子不禁一酸,含泪给父亲打去电话:“爸爸,对不起,我错了!我一定不会再那么孩子气了!”

  军校毕业后,安笛来到基层,开始总遇到各种“小状况”,当排长没踢好“头三脚”。在军营网吧与父亲视频聊天时,情绪低落的她求助说:“爸爸,大家老是把我当小孩子看,我该怎么办才好?”

  “傻丫头,战友们指出你的问题,正是在帮助你。当年我和你的叔叔伯伯们也经常相互批评,但感情比亲人还亲。我被地雷炸伤,大家拿着急救包想冲过来救我,结果好几个人倒在了雷区里。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我一咬牙就向前方的雷场滚了过去……”

  听着父亲的诉说,安笛仿佛置身炮火纷飞的战场。在接下来的训练生活中,她严格要求自己,虚心接受批评,很快赢得了全连战友的认可。

  今年9月中旬,安忠文旧伤复发住院治疗。安笛因为演习在即,无法请假回家。部队出发前,她给父亲发去一条微信语音信息:“爸爸,你还好吗?对不起,在你最需要照顾的时候,我却没能在你身边。”

  安忠文很快发来一条语音信息:“傻孩子,自古忠孝难两全,把你送入军营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你不再只属于我和你妈妈。30多年前,我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可我依然踏上了南下的火车。谁让我们是军人呢!”父亲的话像投入湖中的一粒石子,让安笛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爸爸,我懂了!”次日,安笛随队深入云贵高原某演训场,出色完成演习任务。演习结束后,安笛回到驻地打开手机,微信里听到父亲的语音信息。安笛心里甜甜的,按下语音键回复说:“爸,女儿没给你丢脸!”

[责任编辑:胡连娟]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