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正文

习近平:这轮军改主要动“脖子以上”

2016-11-24 21:11 来源:学习小组  我有话说
2016-11-24 21:11:49来源:学习小组作者:责任编辑:李方舟

  攻坚,从“脖子以上”开始

  ——怎么看改革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

  2016年4月,北京红山脚下,来自中央军委机关各部门、各战区、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的高级干部齐聚国防大学,深入研讨新的领导指挥体制下军队建设发展大计。

  这次改革,把突破口放在领导指挥体制上,着力解决“脖子以上”的问题。随着改革大幕开启,沿袭多年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退出历史舞台,新的领导指挥体制登场亮相。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变动最大的一次,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一个标志性成果。

  一、从四总部到军委多部门制变化在哪里?

  从“4”到“15”,不只是数字增减、名称改变、机构重组、人员调整那么简单,而是结构性、功能性重塑,是对指挥、建设、管理、监督路径的战略设计,是决策、规划、执行、评估职能的全新配置,实质上是军委机关从定位到职能再到机制的再造。正如习主席指出的,军委机关调整组建,是这次改革中最具革命性的改革举措。

  从领导机关到办事机关。2016年初,军委机关同志领到新式胸标、臂章后发现,与07式标识相比,一个显著差别就是去掉了指挥刀。翻开军委机关各部门的职责目录,已找不到“领导”这样的字眼,代之的是“指导”“负责”“组织实施”等。有人形象地说,这标志着新的军委机关已经从“领导”的位置走下来了。

  我军原来实行的军委总部体制,对推动我军建设发展、保证各项工作任务完成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时,随着形势和任务发展,这种体制存在的问题也日益凸显,特别是四总部权力过于集中,事实上形成了一个独立领导层级,代行了军委许多职能,不利于军委集中统一领导。

  这次改革,军委机关由总部制调整为多部门制,由领导机关、决策机关转变为参谋机关、执行机关、服务机关,告别“领导范”,当起“办事员”,对上直接为习主席和军委服务,对下指导协调部队贯彻落实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决策指示。

  从职能泛化到专注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过去,总部机关集管理、建设、指挥于一体,事无巨细一把抓,管了许多不该管的、管不好的,职能泛化、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相互掣肘、战略功能不强的问题比较突出。这次军委机关改革——

  从职能定位入手,优化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强化战略管理职能,把管全局、管政策、管规划等职能单列出来,部分具体事权下放军种;强化战略指挥职能,剥离原总部大部分建设管理职能,突出战略指挥和军事斗争准备牵引指导;强化法纪监督职能,把纪检、政法、审计部门独立出来,增强监督部门权威性;整合相近职能,集中配置信息化、装备发展、人力资源管理等领域职能。

  这样调整,聚焦中心、抓大放小,军委机关主抓全局问题、宏观问题、顶层问题,重点管政策、定规划、拿标准、作评估、抓监督,不再大包大揽、一竿子捅到底。

  从臃肿庞杂到精简高效。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曾尖锐指出:“中央庞大的机关,不要说指挥打仗,跑反都跑不赢。”长期以来,总部机关庞大臃肿、机构重叠、层级太多、直属单位庞杂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这次改革,看上去部门多了,但总的是层级减了、等级降了、人员少了。这个“多”,是符合现代军队专业分工和职能配置的多,是符合系统论要求的多,是符合权力运行规律的多。

  军委机关各部门根据职能定位和地位作用确定等级,实行差异化设置,不搞平衡、不搞一刀切;总体实行“部—局—处”三级体制,压缩精简机关和直属单位编制员额,在精兵简政、解决“头重尾巴长”问题上迈了一大步,为全军调整改革树了好样子。

  二、军区到战区一字之差“差”在哪里?

  根据军委命令,2月1日战区成立,随后不久全军按新的领导指挥体制运行。这标志着“战区时代”已宣告来临。从军区到战区,补上了我军多年来作战指挥体制的明显短板,实现了从战建一体到战建相对分离的华丽转身。

  战区是应对战略方向划设,而不是以地域划设。我军历史上军区的划设,主要考虑的是行政区域、地理位置、力量部署等因素,从最早西北、西南、中南、华东、华北、东北6大军区,到20世纪50年代13个军区、70年代11个军区,再到80年代7大军区,基本上都是以地域作为划设的重要依据。现在我们设立战区,主要是根据国家安全环境和军队担负的使命任务,统筹考虑对手与战场、对内与对外等因素,按照一个战区应对一个或两个战略方向作战任务原则确定的。战区担负着应对本战略方向安全威胁、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使命,对于维护国家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战区是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而不是单一军种指挥机构。2016年初夏时节,京畿重地,首都联合防空实兵演习,多军兵种密切配合,密织“天网”。过去由原北京军区空军主导的演习,这次从方案制定、兵力调配,到演习实施都由中部战区全程参与,“中军帐”里各色迷彩交相辉映,演兵场上各军种力量紧密配合,呈现出联合作战指挥的新变化新气象。原来的军区,平时主要指挥区域内的陆军部队,一旦有事还要抽组人员、临时搭台。

  这次改革,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把联合作战指挥重心放在战区,作为本区域、本方向唯一最高指挥机构,所有担负战区作战任务的部队必须坚决服从指挥,从而构建起顺畅高效的联合作战指挥体系,更好整合运用战区内各种作战力量,实现从“指头硬”到“拳头硬”。

  战区专司主营打仗,而不直接领导管理部队。战区顾名思义,价值在战、关键在战,最根本的职责就是思战谋战、研战务战,一切工作主线都要突出备战打仗这个主责主业。有指挥员这么说:“抓联合作战,我的岗位在哪里?就应该是身着迷彩服、脚蹬作战靴、扎进指挥所,坐在指挥席上推方案、拟命令。”战区机关所有席位都是为打仗而设,所有干部都是指挥人员、参谋人员。

  战区主战,就是要把部队建设管理职能剥离出去,不能像过去军区那样建用合一、“吃喝拉撒”全都管,真正从繁杂的行政事务中抽出身来,更好地肩负起牵引建设、指导备战职能,聚精会神研究打仗、指挥作战。

  三、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有哪些考量?

  2016年1月,央视开年大剧《陆军一号》开播,再次把人们的目光聚焦到陆军这个历史悠久的军种。陆军是我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敢打善战、战功卓著、战史辉煌。这次改革,专门成立陆军领导机构,体现“军种主建”原则要求,顺应信息化时代陆军建设特点规律,为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提供了顶层设计和组织保障,可以预见,一支灵敏、合成、多能、高效的陆军将立于世界东方。

  明确陆军建设责任主体。由于历史原因,我军一直没有建立单独的陆军领导机构,建设管理职能主要分散在原四总部20多个部门,军区直接领导所属陆军部队,总部管一摊,军区管一块,“婆婆”虽多却没人当家,谁都管却没有统管,这已成为陆军现代化进程滞后于其他军种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次改革,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组建战区陆军,打破长期以来陆军实行的“总部代行、军区直管、建用一体”领导管理体制,明确了一个管一切、负全责的“主人翁”,提供全局性专业性统一建设指导,在陆军部队的建设、训练、管理、保障全过程各领域发挥主体作用,切实为陆军部队换羽腾飞创造良机。

  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铺平道路。军种联合作战,一个基本的前提是各军种保持平等、相对独立。过去我们联合作战指挥,大都是陆军唱主角,联合指挥机构的陆军色彩比较浓厚,这就无法做到对各军兵种等同等距指挥和保障,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这些年,我们在构建联合作战体制方面作了不少探索,但始终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次改革,补齐了我军组织体系中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短板,使陆军与海军、空军、火箭军等诸军种以平等地位融入联合作战指挥体系,有效解决了陆军与其他军种的“身份”差别问题,扫除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一个重大障碍。未来联合作战中,各军种围绕同一目标展开行动,根据不同任务不同阶段轮流唱“主角”、当“配角”,形成效能互补、一体联合的制胜力量。

  为军委机关转型创造有利条件。原先的四总部,一些部门设置、政策制定、资源分配,不少是仅面向陆军的,分散牵扯了机关战略指挥和抓军事斗争准备精力。有人极而言之,四总部感觉好像陆军的四总部。军委机关要真正落实管总要求,履行好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职能,如果不剥离陆军建设管理职能,就不能从繁杂具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难以集中精力统全局谋大事。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有利于军委机关摆脱“大陆军”思维模式束缚,更好地调整职能、精简机构和人员,使军委机关真正立于三军之上。

[责任编辑:李方舟]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